苏州电线价格联盟

剑阁返乡创业姐妹花——走上白蚁 “治”富路

中国广元女儿节2018-12-05 16:13:28

都说剑阁女人有三大特质,“漂亮、能干、豪爽。”入驻剑阁双创中心的一对姐妹花,在她们身上,三大特质体现得淋漓尽致。魏晓娟和赵晓红,一年前开始从事白蚁防治行业,短短一年时间,她们把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成绩也有目共睹。


1975年,魏晓娟出生于剑阁。94年中专毕业后,她只身南下,凭借自己的勤奋和努力坐上了一家油画笔工厂的厂长位置。1999年,老板的合作伙伴退出了股份,自立门户,并用高薪挖走了她。3年后,在事业的高峰期,魏晓娟毅然决然的辞去高薪工作踏上了创业之路。开过服装店,开过美容院,甚至还做过工程……与很多创业的人一样,魏晓娟前前后后至少换过5、6个工作。

赵晓红生于1977年,土生土长的剑阁人,中专毕业后被分配到剑阁县元山镇供销社,2000年下岗分流,她凭借自己的实力考进了移动公司,还发展了副业——开超市。为了让乡亲们购物便利,也为了自己能赚点额外的收入,赵晓红开了剑阁县柳沟镇的第一家超市。 

2002年,魏晓娟和赵晓红在一个共同朋友的聚会上认识,相似的性格和价值观让她们的关系从普通朋友迅速变成意气相投的好闺蜜。

那时的赵晓红已经辞去了移动公司的工作,在下寺开了一家附着古风的“三国饮艺”茶楼。魏晓娟则在朋友的邀请下入股了上海一家防治白蚁公司,两人的事业都如日中天。

 


艰苦创业,姐妹同行同心同志向


在各自领域小有成就的俩人一直有在家乡创业的夙愿。一次偶然的聊天,成就了她们现在的事业。不甘朝九晚五工作的平淡,她们开始踏上了姐妹同行的创业之路。


没有悬念,也没有波折,在朋友的介绍下,她们直接拿到了四川绵阳片区的支付宝总代理。那时的支付宝正处于上升期,还没有被大多数群众接受和使用,魏晓娟和赵晓红要做的就是大力推广支付宝,招代理、做宣传,让更多的人知晓和使用支付宝。


“做支付宝的时候正处于上升期,我们两个不懂互联网这一块,就去学习了很多相关知识,但是对我们来说太复杂了,其实支付宝本身是一个很好的项目,是我们自己没有操作好,到后面就决定放弃了,现在支付宝已经普及开了。”魏晓娟带着回忆告诉笔者,虽然姐妹俩的第一次创业以失败告终,但丝毫不影响她俩再次创业的决心。

而意识到白蚁防治的商机,纯属偶然。


放弃支付宝的姐妹俩再次踏上寻找商机的道路,“先后可能考察过三四个项目,但最终都被pass了。”赵晓红说虽然魏总入股了上海的白蚁防治公司,但在寻找商机的途中怎么也没想到做白蚁防治,说来也很可笑,居然是一次偶然聊天中发现的。“明明自己手头有个很好的项目,偏偏没想到,还四处奔波寻找。纯粹跟手里拿着手机还翻箱倒柜找手机一样白痴可笑。”魏晓娟在一旁自黑打趣儿的说道。


白蚁是世界上五大害虫之一,破坏力惊人,分布除了南极洲之外,遍布全球,越靠近赤道越多,破坏涉及砖木结构的房屋、堤坝、园林、农作物、地下电缆等等,其体内分泌的蚁酸还会腐蚀钢筋,使混凝土变性。


魏晓娟告诉赵晓红白蚁的危害后,还告知她自己入股的上海白蚁防治公司有专业的技术团队和管理者,从上海调来技术指导,直接就能上手。


打定主意后,姐妹俩做了一个关于当地百姓是否重视白蚁防治的小调查。“调查结果让我们很吃惊,90%的人对白蚁的存在都带着疑问,大家普遍认为白蚁只会存在于农村或深林里,甚至有人还不知道白蚁是什么。”赵晓红一边沏茶一边告诉笔者,调查结果出来后,自己对此也有过疑虑,本地方的大多数市民对白蚁防治根本不屑一顾,能否做到像上海一样的市场确实让人很难预测。


已经尝到甜头的魏晓娟却十分有把握的认为,做这事准没错。剑阁县位于四川盆地北缘,气候潮湿,白蚁活动猖獗,但灭治机构却寥寥无几。魏晓娟认为,这就是商机。


为了消除赵晓红心中的疑虑,魏晓娟专程带着赵晓红前往上海请教了自己入股的上海公司的专业人士,顺便带赵晓红对白蚁防治这项事业考察了一番。听了专业人士的介绍后,姐妹俩终于达成了一致,下定决心做白蚁防治。


“这个是造福社会,造福我们人类的事业。考察之后听了专业人士的讲述,就觉着前景肯定广阔,相信会有很大的商机在后面,同时也能提倡我们家乡的百姓重视白蚁防治问题。”姐妹俩觉得灭白蚁这个选择没有错,造福自己也造福社会,完全应了姐妹俩想为家乡做贡献的夙愿。

 


口口相传,公司经营走上正轨


通过几天的考察后,姐妹俩回家就开始了专门防治白蚁的生活,并创办了广元市棉沪白蚁防治有限公司,还招了一名技术人员到上海学习技术。  

                         

但创业哪有一帆风顺。为了购买白蚁监测设备,她们花光了所有积蓄,甚至还借了不少,“没办法,你要做这个肯定是要投资的,一台一百多万,我们俩商量了很长时间,还是一次性买了整个一套流程所需的设备,缺了一台都没办法做这个事情,那时候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也有过放弃的念头”。“这个就跟做公益一样,确实是好事。又觉着肯定有广阔的前景,还是咬紧牙关坚持下去了。也想过直接拿上海的机器过来用,但那边每天都有忙不完的单子,缺哪一台都不行,加上两地距离相差甚远,机器运来运去难免会受破损,所以还是再买一套划得来。”魏晓娟和赵晓红一人一句的讲述着。

直至现在很多市民也还是对白蚁防治不重视,根本不相信自己的家里会有白蚁。可真的等市民发现了白蚁破坏严重的时候,却也不知道上哪儿能找到灭白蚁的了。有了白蚁找政府,打114,反正就是找不着她俩。


怎么办呢?机器买回来了,却没生意,俩人急坏了。拿着花了姐妹俩所有积蓄买来的灭蚁器械和蚁药,她俩想到了用最原始的方式——“扫街”发展客户,可跑了几天下来,收效甚微。

一筹莫展的时候,她们想到了找熟人做口碑。通过赵晓红的关系,她俩找到了一个做工程的朋友,商量着把工地的白蚁防治处理交给她们来做。


第一次上阵,魏晓娟就直接从上海的公司调来了几名技术人员,果然效果甚好。消灭了白蚁出来觅食所铺设的蚁路,魏晓娟掏出手机翻到当时拍摄的照片拿给大家看,“这就是白蚁用下面的泥土搭上来,一步步筑的这条蚁路,为了保护自己,避开天敌的扑食。很多人都不相信,蚁路下面会是这样的景象,等到人们发现了白蚁,就已经造成了惨重的损失。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经历,加上在朋友的宣传下,她们的“灭蚁事迹”在工程圈内慢慢传开了,很多做工程的老板直接找到她们做白蚁防治,截至现在已经有7个大型工地的白蚁灭治工作由她们接手。


到基层去,市场逐渐打开


虽然生意逐渐好起来,公司已经走上正轨。可姐妹俩还是觉得离她们想要的结果远之又远,于是她们想出了一个招数,到各个乡镇村做免费宣讲,还发起了传单。“白蚁在你家,我来消灭它。就是我们的宣传口号,吸引群众了解白蚁危害情况。”赵晓红说这样的活动每周都会进行一次,由近至远。


每次宣传前,姐妹俩都会带着白蚁毁坏的物品放在展示台,所有的毁坏物品都是她们有意搜集的,这样一来不仅吸引了村民的好奇心,更让大家直观感受到白蚁破坏的危害性。

随着宣传的循环渐进,广元市白蚁防治有限公司被越来越多的当地人知晓。很快,剑阁的几大超市、企事业单位等一些场所,也成为了姐妹俩的客户,市场被逐步打开。此后,姐妹俩如法炮制,相继打开了各村、镇、乡,甚至剑阁周边地区的市场。


在魏晓娟和赵晓红看来,做她们这行,最重要的是口碑。“我们的客户,很多都是做建筑的,她们对防蚁、灭蚁的技术要求非常高,因为跟安全有直接的联系,这是最基本的要求。这些游击队是做不到的,只能由专业的公司做,也只有做好了,才能得到对方的认可,进而进一步合作。”魏晓娟说,她们的包年服务占据了优势,只要找他们做,都有15年的质保期限。

就像已经磨合很久的铁搭档一样,现在两位在白蚁防治的建立过程中紧密分工合作,魏晓娟主要负责公司运营、团队建设和技术对接,赵晓红则偏重客源对接、平台合作及市场传播,二人角色互补,加上很多给力外援,组成了一个非常高效的核心团队。


而她们的故事也证明了,一个优秀的创业团队的组建不是拼接,更多的是相融。

截至目前,姐妹俩相继拿下了剑阁县30多家企事业单位、超市及工地的白蚁防治业务。现在,公司进一步拓展了市场,更值得高兴的是,姐妹俩觉得她们做了一件自己想做并有利于社会的好事。


来源:剑阁双创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