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电线价格联盟

白蚁防治所,自己就是“白蚁” 这篇文章太狠了!

物业管理资讯2018-12-05 17:49:24

这个季节,全国不少地方都在持续下雨,梅雨季节的来临,也让白蚁之害暴露。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国内还有一个具有政府部门性质的机构叫“白蚁防治所”,它是干什么的?我们需要它吗?

白蚁之患,不可小视

白蚁危害甚广,且隐而难察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是古训,这里的“蚁”,就是指白蚁。能够溃堤,并非虚言。2001年,四川会理县大路沟水库因白蚁危害而垮坝,导致16人死亡。

现在这个时节,正是白蚁群体的活跃期,尤其是各地梅雨季节来临,潮湿、闷热的天气为白蚁的繁殖提供了温床。全国除新疆、青海、宁夏、内蒙古以及东北三省外,各省均有不同种类的白蚁分布,其中广东和海南,最受白蚁之苦。

被白蚁扫荡过的木质地板

别看白蚁个体小,但其危害性几乎深入到国民经济的各个领域,对房屋建筑、水库堤坝、通讯设备的危害尤烈。据专业人士估计,我国白蚁造成的经济损失,每年在30亿元左右。更危险的是,白蚁之患隐秘难察,它们往往通过墙壁缝隙、混凝土裂缝和木门框入地部分,钻到室内到处为害,而其巢穴多在地下和物体的隐蔽部位,不易发现。

而白蚁防治所,才是最大的“白蚁”

为了形成白蚁防治“全国一盘棋”,这项业务从此由官方包揽

自上世纪80年代起,为加强白蚁的防治工作,“形成统一的有效治理”,全国白蚁防治中心成立(现属于住建部直属事业单位),此后,全国各城市都相继成立了白蚁防治所(分属各地住建委)。从此,白蚁防治是官家的业务,官家的责任,民间不得插手。

为什么白蚁防治所要属于住建委呢?这说明,官方认为,治白蚁要从居民住房抓起。这种逻辑,也延伸到地方性法规中。这些地方法规都集中强调了一点:凡新建(包括翻、改建)的各类房屋,必须采取白蚁预防措施。而这些措施,“由各地管理部门专门设置的白蚁防治所(站)具体实施”。

这是江苏的地方性规定,明确了白蚁防治工作由当地白蚁防治所实施

有措施,自然产生费用,而这笔白蚁防治费,是纳入建设工程预算的。建设单位在领取《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时,必须与当地白蚁防治所签合同,并按建筑总面积缴费。否则,造不了房、开不了盘。

从白蚁防治费中提20%作所谓“基金”,实际成了部门小金库,从不公布去向

对于每年国内能收取多少白蚁防治费,从没有一个部门披露过。某南方城市白蚁防治所官员曾表示,这笔钱全部都要上交的啊,我们自己又落不到。但这位官员话只说了一半,还藏着另一半。根据原建设部(现住建部)的规定,各市白蚁防治所可从年度白蚁防治收费中,提取20%的资金,设立“后备基金”用于复查。

全国几乎每一个城市都有白蚁防治站

提取20%后,这笔钱能有多少?有一个数据,截至2014年年底,安徽首府合肥一共提取了7000万白蚁防治费作为“基金”,但披露的信息仅限于此(根据20%的比例,可以推测合肥收取的白蚁防治费为3.5亿),至于这笔总量7000万的“基金”,用了多少、用在哪里、收益多少,全部不知。

除了合肥之外,其余城市甚至连这点零星的数据都不公布。白蚁防治收费的多寡,和城市人口、建筑物总量有关,越是大城市,这笔收费自然越多。据此推测,国内一线城市的这笔费用,应该相当可观。

什么资金最容易出问题?正是不知总量、不知去向的部门金库。为什么白蚁讨厌?因为白蚁贪婪,它什么木头都吃(主要是吃其中的木质纤维),而白蚁防治所,也似乎学到了类似的习性。

扼制民企进入行业,是为了“规范市场”?

上文提到,各省的地方法规都表明“白蚁预防措施,由各地管理部门专门设置的白蚁防治所(站)具体实施”。但这样的地方法规,和原建设部早在2004年就颁布的第130号令冲突。130号令规定,只需具备一定条件,即可设立白蚁防治单位。

既然原建设部规定民企可以进入这个市场,而各省却又强制要求白蚁预防措施只能由官方指定部门来实施,那这样的“开放民企进入”有何意义?所以,多年以来,全国各地的白蚁防治民企,一直在和当地的白蚁防治所打游击战,东躲西藏找一些边缘业务维持生计。

以江西南昌为例,2007年南昌首家白蚁防治民企成立,相继和近60家房地产公司签订了新建房屋《白蚁预防合同》,但好景不长,在2010年,南昌多个政府部门联合发文,宣布这样的《白蚁预防合同》无效,必须和市白蚁防治所签订才算有效。给出的理由是:一旦放开,白蚁防治市场将无从监管,尤其是白蚁防治有个15年包治期,一个私营企业对这个很难保证。

按照这种说法,也不应该允许民营企业来开发房地产。因为商品房还要求3到5年的保修呢,一个私营企业很难有保证。

开明地区率先搞起了“白蚁防治行业协会”,但只是又多了一个牟利工具

广东作为开明地区,很多政策都是率全国之先。2007年,广州就已经成立白蚁防治行业协会,根据该协会官网资料,其会员单位为139家。只要是名列其会员的企业,都能进行广州市相关白蚁防治工程的招投标。

广州白蚁防治行业协会,有139家会员企业

看起来,这确实是对民企开放了市场,但真实情况是:会员企业每接一单工程,都需要无偿上交工程款总额的2%给协会,作为“合同管理费”。除此之外,从2007年至今,该协会共向会员企业收取了超1000万元的保证金,并要求无息保管十年,每年仅返还十分之一。

这几乎是强盗行为。不仅要和每家企业无息贷款10年,还要抽头2%项目款,这哪是它们所宣称的“非营利行业性社会团体”呢。那么,广州市白蚁防治行业协会和官方有什么关系呢?

这家协会的“业务指导部门”正是广州市住房管理政府机构,而广州市白蚁防治所,还是这家协会的“会长单位”。和国内很多所谓“行业协会”一样,很多事情政府部门不方便出手,便假模假式地搞一个行业协会,自己垂帘幕后。

虽然2014年年底,广州市民政局对广州白蚁防治协会作出撤销登记的行政处罚,但这家协会仍在进行相关业务

这直接导致白蚁防治不力、价格虚高

好话也得说第二遍:请尽快彻底开放白蚁防治市场

专题走到这里,解决方案已经呼之欲出,社会上有各种各样的危害,有些危害需要政府去监督,有些不需要。而即使是需要政府监督的部分,也不可大包大揽。这样做的后果是必然的,正如全国白蚁防治中心自我剖析的那样,“大部分白蚁防治所,长期处于独家垄断经营状况中,因此无论在对外服务和内部管理上,都存在着许多不足,比如服务态度差,单位对施工人员监督不力,未建立质量保证体系,在预防工程中偷工减料等。”

很难得看见政府部门深刻地批评自己(大多数都是承认工作中存在“不足”,而否认先天就有缺陷),既然全国白蚁防治中心已经知道问题出在“长期垄断经营”,就应该推动这个行业的市场开放,使开发商不再抱怨白蚁防治收费太贵(若允许他们自己想办法,会降低不少成本),使居民不再诉苦饱受白蚁骚扰却无人问津。

最近,国家气象局宣布,将取消所有和防雷有关的行政审批程序,充分放权,这和《今日话题》前段时间的呼吁不谋而合,希望白蚁防治部门也能拿出这种勇气,发现了问题就要解决。

结语

要治白蚁之患,先治白蚁防治所。


转载于:腾讯评论 今日话题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于微信号:wyglzx

物业管理精品课堂推荐

物业特色领导力与执行力

广州班7月18、19日

物业企业培训管理及内训师特训营

北京班7月24、25、26日三天两夜

咨询热线:4000-90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