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电线价格联盟

​六个打工仔诠释当代的“羊拉精神”

羊拉之家2019-01-15 12:56:55

六个打工仔诠释当代的“羊拉精神”

2017-06-05 

何谓“羊拉精神”?这是迪庆州本世纪2006年前后,迪庆州委宣传部与德钦县派出省州县新闻媒体采访组前往羊拉村,采访村民为了修建长达34公里的羊拉村公路,羊拉人提出外出的干部必须捐钱回来修路,而村子里的群众全面义务投工投劳参与修路,提出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哭。三年1200多个日日夜夜,全村劳动力除了70岁以上的老人与13岁的孩子没有出现在羊拉公路上之外,其他中、青、老年人夜以继日在公路上战天斗地,当时的羊拉人下决心即便家就在公路下面不远也轻易不会进入家门。当时羊拉村提出激励全州干部群众的一种求真务实的实干精神,那就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特别能协作!短短三句话概括起来就是“羊拉精神”的精髓!

采访回到香格里拉以后,我们两个省报记者曾经采写了“与羊拉人一起疯狂”;“羊拉全面向贫困宣战”的长篇通讯发表在春城晚报与云南日报上,高度归纳与肯定了羊拉精神。


而今,时过境迁让我们重提“羊拉精神”,我们既希望“羊拉精神”必须与时俱进,也就是不忘初心,求真务实,真抓实干,勇敢向前的精神缩影。而今天我们用六个羊拉打工仔的经历,来诠释与速递当代的“羊拉精神”,有着非常深远的意义。

·敢当羊拉人,敢吃天下苦!


“羊拉”在云南滇西北或者在迪庆州而言,它不过是一个地理名词的符号而已,“羊拉”它像牦牛的角尖直抵西藏的芒康县,号称云南的北极;因为这地方太远太偏僻,是大山大水组合出的一幅相对贫瘠的山村风貌画卷。干热的河谷,稀少的植被;满眼的苍凉,贫瘠的土地。造就了羊拉人坚毅的性格,集中培训劳务输出,走出大山创造利润,靠自己的勤劳的双手创造打工经济,从而彻底改变自己的口袋,丰富自己的脑袋。


羊拉地处德钦县东北部,金沙江西岸,东与四川巴塘隔江相望,西北与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芒康县接壤。全乡国土面积1087平方公里,相当于共和国国土总面积的万分之一多一点。处在“鸡鸣三省”的地理位置,全乡耕地面积7829亩,辖甲功、羊拉、规吾、茂顶四个行政村,总人口达到5577人。距离德钦县城与州府香格里拉在200多公里与300公里之间,这样的地理环境特殊的生存状况,更加坚定了羊拉人走出大山闯世界的决心。


羊拉的农民工,大多小学与中学毕业,他们虽然没有知识但他们有文化,这种文化就是人们日常生活的劳动文化、劳动技能、劳动技术,生活方法,生活方式。他们坚毅果决,勇敢勤劳。敢于吃苦,从不讲究环境艰苦,也从不挑剔脏活与累活,只要自认为可以赚钱不要亏本,就义不容辞接招干下去。所以,无论在香格里拉无论是砂石厂工地、城市建设开挖下水道现场、到雪山密林深处竖立电杆,架设电线,到矿山隧道里开挖矿石、公路开挖现场还是桥梁铺设的地方,到处都有敢于吃苦的羊拉农民工的影子在工地上晃动。据不完全统计整个羊拉乡每一年的劳务输出达到600多人,如果按照每一个农民工一年打工赚回30000元计算,600多个农民工每一年的打工经济收入达到2000多万元以上,细账不可算,小钱变大钱。



·六十多个钢筋般的羊拉汉子开通了梅里雪山雨崩高压线路

2013年的夏天,德钦雨崩这个梅里雪山最美的景区30多户农家已经实现户户通电,手持中国移动可以站在雪山之巅可以与世界对话了!在此之前,本报记者与迪庆州供电局的同志们一道前往雨崩采访,沿途看到工人们在云岭西当村将大理等地运进来的9米长的200多根水泥电杆,拆成均匀的400多根,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把这笨重的水泥电杆四到八个人一组,扛着翻越海拔4100米的雨崩雪山垭口,地势陡峭的地方采取绞盘的做法,如果不是他们嘴里吼着自己民族的劳动号子,我们还误以为这一群工人肯定就是来自四川天府之国的民工,否则根本吃不了这种苦。然而本报记者停下来采访获悉,其实在这里栽水泥高压电杆的60多个工人全部来自于德钦羊拉的农民工,我不禁对这群农民工竖起大拇指随口说出;敢当羊拉人,敢吃天下苦!了不起呀!中国民工的脊梁,真正的康巴汉子就在这大山深处,就在雪山草原的劳动工地上。


·太星汉子;只有找到活路就要拼命干!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们羊拉人没有多少人读过书,也不太会认字,但我们从不偷懒,我们如果找不到“活”干的日子里,反而感觉心里空落落的不踏实。来自羊拉甲功罗仁小组的太星这个康巴汉子说起话来就非常朴素。我这个人出来打工已经20多年了,一开始带着几个人在村子附近修公路的挡墙,抢修过水毁工程,带着工人抢修过输电线路,通讯线路,参与过藏区许多的田间沟渠的治理,也参与过从德钦县城抬光缆线翻越甲午雪山,也参与过白马雪山的隧道的施工建设,德钦、维西、香格里拉、开发区,几乎参与了所有的输电线路的架设安装。打工仔的日工资八十年代初,一开始3---5元,后来到了九十年代20---30元不等,而今大多在200---300元,除去吃喝,一年下来也就是3---5万元左右。



香格里拉市虎跳峡镇大多村子的河道治理我们羊拉人大多参与过。总而言之凡是比较辛苦的活路,我们都反复学习参与过。有时候工价高,有时候工价低,但我们从来不去讲究工作的苦与累。这是因为我们的家乡羊拉太远,家里不仅有老人要吃饭,孩子需要读书用钱,我们如果不能全身心投入就无法改变家人的命运。所以,一般我们羊拉人打工赚到的钱,那就是血汗钱,我们舍不得花出去,更不会拿出去赌博!因为我们深深知道,打工赚钱的每一个环节的不容易。


·羊拉汉子多吉;我生活在大山里就喜欢与石头沙子打交道

     今年快四十出头的羊拉汉子多吉,原本来自于羊拉乡羊拉村拉青卡村子,外出打工已经十七年。一开始其实我什么也不会干,慢慢就学会了如何使用这些劳动工具,什么样的电钻,什么样的柴油发电机,什么样的拖拉机,什么样的挡墙,如何使用水泥与沙子,它的配比度如何掌握?什么样的岩体爆破需要多少当量的TNT炸药,如何铺设沥青路面,如何使用锤子,如何打磨自己的劳动工具,总而言之这一切只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刚开始打工的时候,我曾经到过德钦燕门参与道班的铺路,筛沙子铺路,砌挡墙,也到中甸附近的砂石厂参与过砂石的粉碎。打工仔的日子与收入从三元钱一天到现在的300元一天,这过程是我自己通过二十多年的打工积累的经验,才逐步变成一个技术工人的,所以现在的报酬或许比那些没有技术的工人们好一些,不过家里人太多,随时需要用钱,一年下来也就有三万左右的收入可以拿到家里开支。而每一次当我自己拿到属于自己的那份工钱时,眼睛里就会出现孩子盼望用钱的神态,媳妇望夫的眼神,家里父母期待的目光,所以我舍不得在路上花出去。 

·拉巴多吉;从打工仔变成包工头

    我也是羊拉村拉青卡的农民工,一开始在村子里曾经养过鸡、羊,但这些农副土特产品由于路程太远,完全就变成改善自己家里生活了。到了20岁那一年,父母多病耗光了家里的积蓄,不得不加入打工仔行列,一开始也在德钦公路段燕门段参与铺路,筛沙子、砌挡墙,开山炸石,修路建桥,后来还参与了香格里拉机场的建设,可以说许多的砂石配料还是我们羊拉农民工提供的。通过近二十多年劳动经验的积累,而今我早已学会了各种先进劳动工具的使用与修理,遇到一般的小工程我自己就去购买这些工具,我几乎每一年购买一些劳动工具,包括柴油发电机,电钻,大锤、炮杆、翘杆、筛沙子的用具、在不断购买劳动工具的同时,我自己还发动村里的亲戚朋友组成劳务输出的施工队,有活一起干,有钱一起赚!随着时间的推移,一般的小工程我们羊拉人就可以承包过来做,我们的劳动收入就可以从平时的100元提高到170--200元以上,通过参与多种不同施工现场的建设,我们不仅锻炼了自己的打工队伍,积累了丰富的劳动技术经验,由于羊拉人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协作,特别能奉献,所以我们外出承包小工程,诚信度比一般人高,许多工程项目部相信我们,我们的“活路”多起来,日子也一天天好起来。我们靠自己的体力与技术赚钱,我们也不可能像导游一样搞“一锤子”买卖,赚钱容易花出去也非常容易。而今通过多年的打拼,拉巴多吉已经在迪庆州经济开发区买了房子,把家也从羊拉搬迁过去了。


·拉姆;任劳任怨香木公路建设工地的女汉子

我拉姆的家就在羊拉乡规吾村罗米小组,家里土地不算多,大多属于旱地没有多少收成,上有八十岁的爷爷卧病在床,两个小孩一个读高中,一个读初二。六年以前我曾经到香格里拉香木公路上打工做饭,后来到州藏医院里当清洁工,这两个小孩每一年需要2400元的开支,而我打工的收入从2500元到3000元不等,特别是前些年两个学生需要集中办学而到了学校,接送娃娃的压力大了,开支也在不断增加。由于学校或许没有开始什么劳动课,学生放学回家宛如太上皇一样,什么也不会帮忙家里人分担一些家务。现在的学生只有知识没有文化,连最起码的道德文化也没有,见到人不会喊也没有礼貌,费了油而灯不亮!有时候放学回来还看不起我们这些打工的父母,我们虽然身为打工者也不知道今天学校里的老师是如何教育孩子的?然而我们这一辈人已经吃了不少的苦,为了让孩子们少受苦多学点知识,我们做父母的哪怕再苦再累也值得。


·规吾村的央宗,白族汉子心里期盼最踏实的婆姨

看到眼前这个朴素的拉姆,让我突然之间想到20年以前,一个名叫杨师傅的大理鹤庆人带着一群大理施工队帮忙我们一家建盖大门,而在这群施工队里唯一有一个女工,挺着肚子已经有五六个月的身孕还在搅拌水泥砂灰。我非常纳闷地问杨师傅说;怎么你们施工队伍里还有一个女工,看来这个女工不像是大理人而像个藏族。这杨师傅拖着浓浓的白族口音对我说;他自己原本是鹤庆的山里人,退伍回来以后到羊拉打工修路,工地就在规吾村附近,一天山里的石块滚下来将杨师傅压住,若不是这个叫央宗的放羊娃将巨石掀开,杨师傅早已变成残废。由于杨师傅常年打工在外,他爱人丢下一个不满两岁的孩子与他人私奔,此后不久这个名叫央宗的放羊娃变成杨师傅的爱人,原来如此!杨师傅是个快人快语的白族汉子,他对我毫不掩饰地说;他爱人央宗长得牛高马大,一般男人背水泥只需要一包就已经气喘吁吁,央宗可以一次性背两包水泥上楼,所以吃饭也是如此,一般男人三碗饭,而他们家央宗夫人要吃三个馒头两碗饭才饱。但是这个央宗平时话语不多,勤劳苦干,各理其事能找到活做,不怕脏活,孝敬老人、尊重男人、无怨无悔,这就是羊拉女人的品性。所以看到杨师傅不断夸奖自己的女人,我的感觉就是羊拉人的道德文化就是一种佛家思想信念的守候,正确的道路上得到的东西就是文明与道德,而从不正确路上得到的东西或许就是不道德不文明。

·州府县城----羊拉的劳务输出中心业已建成

由于羊拉人人多地少,劳务输出一直是羊拉乡唯一的经济出路,打工经济也一直是羊拉人赖以生存唯一出路,多年以来勤劳勇敢的羊拉人在改变自己口袋的同时也改变着自己的脑袋,在外打工的打工仔,打工妹一开始不会玩手机,更不会玩微信,而今这些便捷的手机已经变成羊拉打工仔,打工妹手里不可缺少的通讯工具。据不完全统计羊拉四个村委会出来打工的劳务输出总计在600人左右,平均每一个人一年除去吃喝费用,大概能找回2-3万元的收入,600个打工仔打工妹或许一年可以找回来20000万的收入,这或许还是一个保守数据。为了更为有效管理这批打工仔,打工妹,羊拉乡派出专门人才在州府香格里拉县城设立了羊拉乡驻香格里拉劳务输出中心办事窗口,由羊拉乡政府的永宗负责联系工作,负责建立档案,联系卡,打工者的维权等一系列工作。


据羊拉乡党委书记立青农布介绍;而今在州府香格里拉除了在施工工地参与建设的打工仔与打工妹之外,还有的羊拉人参与旅游在藏民家访点靠自己的才艺吃饭,也有的羊拉人开饭馆,包宾馆,而今羊拉有钱人还在武警路、环西路建盖了三家酒店宾馆,许多的羊拉人已经学会了各种劳动技术与技能,在公路工程,在水利建设工地,在城市建设,在矿山隧道,在砂石厂到处都有羊拉人的身影在晃动,他们的穿戴与工人们一样,头戴安全帽,身穿工作服,如果你不细心去发现区分他们那一张张幽黑的脸的表情,这是因为羊拉人特有一种坚毅、果决、责任、信心的脸,只有静下心来观察他们花钱的吝啬与简朴,你才可以区别这些工人是不是羊拉的打工仔与打工妹。

编后语;其实“懒惰”与“勤劳”永远是相伴相生的两个民族,他们与生俱来就在一个蓝天下长大。太阳、月亮、风雨对待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有句古语说得好“穷人无种一懒就成”。在这全国上下开展“精准扶贫”的今天,有些“向日葵”民族为什么自己不会考虑如何改变自己口袋的同时,而进一步改变自己的脑袋呢。把自己家庭的脱贫责任与义务统统寄托在别人身上,这些难道生活中最普通的道理,难道不值得决策者们去深思熟虑,难道不值得“向日葵”一族去思考吗?  



更多羊拉消息请扫扫关注——羊拉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