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电线价格联盟

刘文展举报补课收费被退学,班主任却成了替罪羔羊 | 706

706青年空间2019-01-10 13:00:00

探索生活的更多可能性

「前言」

如果一板一眼恪守法律,收费补课这种恶性竞争方式就会被取缔,但现实又偏偏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校方想要学生出成绩,教育局也想要自己辖区学校出成绩,一些老师说不定能从中赚取微薄,而部分家长,可能也对收费补课敞开手臂,加之不同部门或组织间的关系网,于是暗中补课反而成为屋子里的人心照不宣又不去戳穿的事情。



刘文展不会回头。

 

在举报学校“违规补课收费”后,他的班主任找他谈话。刘文展认为自己的个人信息遭到泄露,于是再次举报,这一次的理由是“违规补课收费”和“泄露个人信息”。因为举报,学校决定“劝退”刘文展,而刘文展将自己的遭遇发布在知乎上,事件发酵。尔后,“9月19日,于都县教育局及实验中学派人到刘文展家中,校方代表向刘文展道了歉。9月20日,校方和教育部门又派代表家访,劝他回学校继续学业。”

 

他拒绝返校。

 

截至目前,刘文展拒绝与校方和解,他的班主任被解聘,校长被免职。但刘文展真正瞄准的是当地教育部,而后者仍太平无事。谈及未来的出路,刘文展在接受网易采访时说:“我要去华强北,等赚够钱了就自己出国留学。我现在在咸鱼上有卖手机的生意,一个月能赚到几千块,我已经几年没有跟爸妈拿过钱了。”

 

通过自己、家人、校方、教育局和媒体的言论,刘文展在舆论场上呈现多种面貌。有人为他拍手叫好,认为他是那个“指出屋子里有大象”的人,他的做法完全正当;有人认为他桀骜不驯,目无亲人师长;有人说他勇敢、聪明,有超乎同龄人的格局。

 

剥除修辞的渲染,至少,刘文展目前让校方和当地教育局处于尴尬境地,而在舆论场上,他是占理的一方,他的潜在对手们,一次次通过春秋笔法贬损他的道德,但在具体事情上,他们并没有条理清晰的回应刘文展的质疑。

 

一场少年与大人们的博弈,少年却在舆论上占据优势。刘文展是如何做到的?

 

他的成功,在于对法律条文的严格遵循,准确的说,是对法律“原教旨主义式”的利用。

 

刘文展说:“信访实名,我那么相信他们。就像你跟着一个人,到人家家去,他们就把你卖了。”这件事的起因,在于刘文展实名向国家信访局网上信访信息系统举报学校“违规补课收费”。按资料,刘文展于2017年3月7日发了第一封举报信,他在信中指出:于都实验中学存在周六上午及周末全天的收费性质补课行为,他曾于高一上学期及高一下学期初在其他网络渠道举报,但时隔半年,学校依然在补课。刘文展认为:于都县教育局不作为,并恳请赣州市教育局及以上部门明察。

 

刘文展的举报是我国法律意识形态明文鼓励的,监察机构也提倡如此。中纪委监察部举报网站“举报须知”里明文道:“纪检监察机关提倡实名举报。”中纪委信访室的回答对“实名举报”的界定是:“使用本人真实姓名或本单位名称,提供有效联系方式,向纪检监察机关检举、控告党员、党组织和监察对象违纪问题的,属于实名举报。”

 


同时,教育局的文件中明确规定学校不得收费补课。在文件中,这些行为都被严令禁止:

 

普通中小学校、民办中小学校违反规定,延长在校时间,组织学生在学校进行补课的;教师违反规定占用学生假期及其它课余时间在学校进行集体补课或讲授新课的;教师对中小学生收取费用补课的;组织、动员学生到校外场所补课,诱导、暗示或强迫学生参加补课班的;以及教师接受个人、单位(部门)聘请对中小学生进行有偿补课等。

 

所以,刘文展举报学校收费补课,是非常符合我国法律意识形态的。

 

刘文展反对的不是补课,而是收费,他说:“我反对的是收费。我可以理解补课这件事。”这个区分,他在接受采访时强调了两次。至于举报的原因,他说:“我们这里是贫困县,很多同学每天中午一包一块钱的干脆面,平时也没有衣服可以换洗,别说补课费,就是学费都是凑的,上个学期我亲眼看到一个同学因为费用辍学了。补课就算了,还违规收费。我是免费生,和学校签协议免掉了学费、补课费,其实揭发与否都和我没关系。”

 

但是,刘文展的举报被泄露了。

 

他回顾道:“我问袁校长,你怎么知道是我举报的学校,他说因为教育局下发的信访函里有我的联系方式。我说教育局给我的关于泄露举报人信息的回复里说并非泄露信访人任何信息,包括姓名、电话、住址,然后为什么袁校长的说法和教育局的不一样?当时袁校长非常尴尬,他的面部表情非常抽搐。他马上改口,说可能我表达有点失误。”

 

刘文展不是第一个遭此问题的人。2014年9月,曾任广州市白蚁防治行业协会副会长的陈善洪,向市国土房管局实名举报时任会长胡伟权公司有7份工程合同造假。国土局却将调查资料给了被举报人。这件事曾被南方都市报报道,后来不了了之。

 


在我国,中纪委、监察部提倡实名举报,凡实名举报优先办理。各地纪检监察部门也大多鼓励实名制举报。但是,如何保护被举报人的信息和人身安全,却一直是老大难问题。2015年,新华日报曾报道:“在那些向检察机关举报涉嫌犯罪的举报人中,约有70%的举报人不同程度遭受到打击报复或变相打击报复。”

 

鼓励实名举报,却没有落实“证人保护制度”,这成为了举报系统的一个“阿喀琉斯之踵”。在国外,不少国家设有专门的举报人保护法,如美国的《被害人和证人保护法》和《证人安全改革法》。新华日报指出:“美国马歇尔办公室专门执行举报人或证人保护任务,为被保护人提供工作机会、合理住房、平均6万美元的经济资助、变更后的证人及其家庭成员身份资料、心理医生和社会服务等,并在项目执行中提供保护,特别是在预审程序和出庭程序中,必须24小时贴身保护。”

 

但是,尽管“证人保护制度”没有完全落实,我国却存在推动“证人保护”的尝试。像南京市纪委曾推出实名举报“双向承诺”制度,由信访举报承办部门与举报人签订《实名举报双向承诺书》,当中规定:信访举报承办部门依纪依法受理信访举报事项,切实做好举报人身份信息的保密工作,不得扣押、延误和泄露信访举报内容。而在纪检监察机关的书面文件中,“为举报人严格保密,按照有关规定保护举报人的权利”也曾作为书面语出现。

 

可见,刘文展举报其个人信息被泄露,也严格符合我国法律意识形态的价值倡导。

 

在这件事上,校方和教育局的被动在于——他们面对的是一个按照价值倡导做事的人。这就是法律和教育提倡他做的事情,他做了,而且程序正当,可他却被劝退了,而他举报的对象,最后不过是底层的班主任成为炮灰。

 

刘文展的做法,和民间叙事中的海瑞很像。而在历史政治剧《大明王朝1566》中,黄志忠扮演的海瑞就是按照民间形象塑造的。

 

在这里,我们不妨以《大明王朝1566》的海瑞为例,来说说为什么刘文展的做法,与海瑞具有相似性。

 

在《大明王朝1566》中,海瑞是一个张口闭口《大明律》的人。他对于这一权威律法的引用使他获得了正当的力量,他的对手常常哑口无言,因为海瑞代表的是大明朝的法典。质疑海瑞,好像就是在质疑大明朝的法典。尽管在官场的实际行事中,更多官员只是表面一套背地一套,口称阳明,底子里怀揣着实用主义,做着悖逆法律的事情。

 

就如齐泽克所指出的,对于权力陈词滥调的意识形态最大的破坏并非对其的抵抗,而是对其绝对的严格遵守。即它说如此,我便如此。由此,意识形态与实际情况的割裂会暴露无遗,被宣传与提倡的话语的薄弱性,无所遁形。

 

海瑞一丝不苟地遵照着《大明律》的律令办事,由此就直接让那些口是行为非的官吏显出其虚伪的原型。阳明说“知行合一”,海瑞所抓住的便是以某人之“言”(知)来指出某人之“行”的不和与偏离。


 

这一点我们在2005年李敖先生于北京大学的演讲中也能看到。当李敖宣称“放弃自由主义,拥抱《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他同时指出中文对于美国的《Bill of Rights》翻译成《权利宣言》有误,因为英文原意其实是“权利的账单”,即权利是一项项明确写出的,就好似菜单一般,清晰而整齐,这是公民和政府之间的契约。我们同样可以按照其上的逻辑来理解李先生的这段话,也就是:《宪法》中的权利已经写的明明白白,只要你说出它,并对其进行严格的引用时,它便会发挥作用。这也不正是海瑞的所为吗?

 

而这位刘文展同学,他一样成功的利用了法律“原教旨主义”。他没有错,错的只是周遭人对法律已经阳奉阴违。

 

在中国,说一套做一套是很普遍的。高喊公正的人,也许在为落选者开通金钱铺好的后路;支持民主的人,也许享受自己一人独治的快感;呼吁勇敢的人,却对真正的勇敢者泼洒油腻的脏水;提倡宽容的人,反而对抗争者投以嘲笑的目光。

 

因为看到有人投机取巧而得利,所以自己也心痒;

因为不愿破坏原有的默契与和气,所以要堵住天真者的嘴。

 

现实的矛盾在于:完全按照法律条文行事,在一些地区反而成为“特例”。人们其实游走于法律与潜规则之间,产业、个人,都依附于潜规则,所以反而成为潜规则的守护者。

 

如果一板一眼恪守法律,收费补课这种恶性竞争方式就会被取缔,但现实又偏偏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校方想要学生出成绩,教育局也想要自己辖区学校出成绩,一些老师说不定能从中赚取微薄,而部分家长,可能也对收费补课敞开手臂,加之不同部门或组织间的关系网,于是暗中补课反而成为屋子里的人心照不宣又不去戳穿的事情。

 

刘文展自己也意识到现实层面的矛盾:“这是因果关系,你的学生成绩好就可以升职,就要补课;可是他们有禁止补课。为了升职他们就只能冒着巨大的风险。这是很矛盾的地方。”

 


但是,他还是利用海瑞的方式,成为了这个戳穿泡沫的人。

 

在文学的语境里,刘文展也许可以被塑造为一个堂吉诃德式的人物。但实际上,他的一言一行非但不荒唐,反而显示出他缜密的思维。他按照法律条文行事,也主动承担责任,他利用对意识形态的严格遵守巧妙完成了一次解构。剩下一地苟且,和一个出走的背影。我不知道他的品德如何,也无意知道,但仅仅从这件事而言,刘文展做到了“知行合一”。


-end-


今日话题

你怎么看待刘文展事件呢?


文字 | 宗城、重木

图片 | 豆瓣

编辑 | 吴宪达


about 706


706青年空间位于宇宙中心五道口,是中国第一家青年空间。706已经举办了上千场活动,发起了数十个创新项目,世界各地有趣好玩的青年人在此汇流。我们试图创造一种新型的实体空间形态,孵化具有潜力的合伙人项目,通过社群式的学习,倡导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和教育理念,让青年人探索生活的更多可能性。




长按二维码,关注706青年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