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电线价格联盟

一个疯子,用了30年时间,把一堆收集来的老古董,复原出两处中国人的桃花源

云南民宿2018-11-07 16:51:47

点击蓝字关注我 ↑↑

 关注云南民宿寻找原汁原味的他乡文化、体验民宿风情!



雕花楼、祠堂、官厅……

在上海朱家角的园子里,

明代五凤楼和清末古戏台相向而立;

而另一处的会稽山麓,

五十余幢明清古宅,

依山而筑,傍水而居。



谁能想到,这些雕梁画栋全部来自一个人的收藏。


30多年时间,他跑遍徽州与江浙地区,寻找即将倾塌或面临拆迁的古民居,收购、迁移、修缮、重建,终于将它们活化成眼前壮观的古建群落。



他是秦同千。

他想要复原属于中国人的诗意生活。



在家乡绍兴,

秦同千有两处仓库。

一处是过去的部队库房,

装满之后,

他又把一所空置的中学校租了下来。



屋外的空地上成片堆着:

石柱、柱础、拴马桩、栏板、雕窗;

库房内是分门别类的匾额、门扇、花窗。



户外还搭了些棚子,

下边成堆的大木料用雨布盖着。

每一堆木头就是一幢老房子。



二十多年来他一直在往回买。




时间回到1988年。

秦同千在安徽出差时,

看到一幢摇摇欲坠的晚清民居,

他既震惊又痛心,久久不忍离去。

脑子里萌生了一个吓到自己的念头:

我要把它买下来!



这是秦同千头一回买老房子:

雇用了20多人,

拍照、测绘、编号、分拆……

把拆下的砖墙和瓦片也编了号。

一个月后,

这幢古宅被迁至绍兴的一处仓库。



秦同千想着找块地方,

把这堆石料木料砖瓦原样搭成房子,

再通上水电煤气,

自己住着玩玩,或者开个茶室。

却没成想这一收就停不下来了。



看了这个太心疼,

看了那个不忍心。


“老祖宗这么好的建筑,

凝聚手工匠人多少心血,

怎么能想烧就烧,说拆就拆?”



没有人给他答案,

他就干脆一路买买买。



只要一听到老房子废弃或待拆的消息,

他都会想方设法,

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有年春节,

听说有几幢老建筑准备拆除,

秦同千急了,

正月初二即出发去安徽探访。


按照当地新年风俗,进门的客人要吃4个白煮蛋讨彩头。浙江人过年是不吃鸡蛋的,怕捣蛋,可是为了房子,那个上午,他跑了4户人家,硬生生吞了16个白煮蛋。



又一个冬天,听闻黄山附近有4幢长期弃置的老房子,秦同千冒雪连续驱车3小时前往,山脚不通车,天寒地冻的,他爬了2个多小时山才抵达目的地。


没有电的山谷里,

眼前只有3幢已经面目全非的老房子。

再迟些,

老宅一定堙没在尘土之中,

徒留残垣断壁。



他就这样乐颠颠地到处跑,

饿了就随便泡个方便面,

也不知道图个啥:

爱人说他收破烂,

女儿喊他老古董,

收购的房子不能住不说,

还难以保存。




秦同千是着魔了。

当听说大量古建筑流入海外,

甚至在国外整体复原;

当看到国内一边拼命拆古建筑,

一边又拼命建“假古董”,

他这心里啊,就不是个味儿。



为了几块难以搬运的青石板,

他会整宿无眠,

但下次听着有老宅旧居的消息,

他又激动难抑。


“有时甚至觉得,

古建筑是我痛苦的根源,

是我的牢笼。”

因为被困住了,

他更决心把这事做好。



慢慢地,

秦同千仓库里已有四百多幢老房子。

为了不让这堆“零部件”受到损坏,

秦同千在保管、修复等方面投入的资金,

要高于当年的购买成本10倍还不止。



自1997年起,

他就租下上万平米的仓库,

专门安置古建筑和古家具,

还聘请专人看管,

防潮、防腐、防白蚁,

不敢丝毫怠慢。



10多年前,

秦同千成立修复工厂,

从安徽、浙江、北京聘请200多位老匠人,

对腐烂甚至残缺的建筑部件整修加固。



再后来,

向秦同千询购古宅的人越来越多,

有些甚至开出数十倍于原价的数字,

但都被秦同千一口回绝。


“我对古建筑有一种敬畏感,

当初就是喜欢才买的,

现在为什么要卖呢?”




他放慢了收购老宅的速度,

开始认真考虑这些东西该怎么派用场。


国内与学者交流,

国外考察优秀项目,

他知道,

“老房子的特性是在使用中得到活态保护,

空置不用反而容易腐朽损坏。”



但是,

复建在什么地方呢?


“随便找地方建一个民居博物馆,包括建在什么工业园区,过一段时间可能又拆掉了——那时候这东西可能就当柴烧掉了。那我想不对,要找一个不能再让子孙去拆掉的地方。”



2008年,秦同千在绍兴会稽山的一个山坳里找了块地方:山清水秀,又不会受到城市动迁的影响。



秦同千当即把地买下来,

想着做个酒店。

因为只有酒店,

才是真正让人居住体验的地方。



买下地后,

他花了两年时间盯地方、想格局;

开工了,又呼朋唤友到工地,

像个孩子似的跑上跑下,

兴奋地向大家介绍自己的规划。



为了达到修旧如旧的效果,

秦同千费很多功夫找来老工匠,

为了配上原来的样式,

又千辛万苦寻找老材料。




为请古建筑保护专家阮仪三到现场指点,

秦同千自己都数不清跑了多少趟。




阮仪三是同济大学教授、古城保护干将,

平遥、丽江、周庄等知名古城古镇

都因为他的努力推动得以保全。




阮仪三一向强调古建筑的“原址保护”:

原材料,原工艺,原式样,原结构,原环境。

而秦同千的这种异地复建,

并不是他提倡的方式。


但架不住秦的再三促请,

老先生终于去了工地。

正是工程繁忙时,

几百个工人在架子上复建古屋。



那些专注的老匠人,

那些保存完好的建筑部件,

让老先生惊呆了,

“秦同千,你是个疯子!”



是啊,能做到这地步的商人,

恐怕真的是疯了吧!


阮仪三终究是默许了,

四处跑动指点江山:

比如房子是清中后期,

而某个部件是清早期的东西。



秦同千认真地听,把错的拆了,再去库房找对的配上。库房也没有,就再到市场上搜罗、等待;有些木雕被破坏掉了,就去找东阳人用同样的木料给它修复上去。



在会稽山麓——这个被命名为“品臻园”的地方,秦同千收藏的白果厅、雕花楼、盐商官厅、戏台等,成了餐厅、阅览室、咖啡厅等酒店公共设施。



而在另一处——上海青浦区朱家角品臻园,秦同千收藏的最大古宅“五凤楼”和一幢晚清戏台按照原样复建起来,围绕着这两幢古建的是一家奢华酒店、一个筹备中的艺术馆……




秦同千的古建修复团队,

有大木工、雕花匠、砖雕匠、石雕匠,

多的时候四五百人,

长期留聘的工匠也有近百人。




一个好的雕花匠,

吃住全包,每天工钱550块。

秦同千还找人采访几位老工匠,

出了一本“古建保护实录”。



老匠人们在这里做得舒心,

因为没人催没人逼,

他们可以不紧不慢地做自己满意的东西。


“古建修复最忌快。因为雕花是要边雕边琢磨的,有时候我们雕了一刀,就会坐到旁边喝喝茶想一想,人放空心放宽手放松。”



秦同千却越来越不愿意跑工地了。

有现实问题要考虑,

“太情怀了,钱从哪里来呢?”

他得回去做他的企业。


但至少,有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并认可他的工作了。




20多年,他亲身经历了一个“中国社会从对民族文化的轻视、丢失,到反思、觉醒、回归的过程。”



现在,秦同千常常会对着古建筑里的一根柱子、一扇门窗出神,构想以前在此生活的人们发生过的故事。



不知道一百年、两百年之后,也会有后人对着他留下的建筑出神、构想吗?


·END·

文来源中国元素

综合编辑丨云南民宿整理编辑

★ 免责声明我们尊重一切原著者的付出。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最快的时间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