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电线价格联盟

【百姓故事】秦立才:学校那些事儿(16)

江南综艺2019-10-08 15:36:12

 

作者简介 秦立才:男,19662月出生,中共党员,曾任大冶市第四中学党支部书记,现刘仁八镇中心学校辅导员。爱好文学,尤其钟情于大冶民间方言故事的搜集、整理和挖掘,曾在大冶风云网刊登《挖掘大冶优秀方言文化晚上讲给堂客听的故事》连载故事近百篇。现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大冶风云网文学原创特邀会员,被大冶风云网授予文学原创达人勋章。在全国大型网站红袖添香发表长篇小说《张校长的故事》、《阴间女同学》以及中短篇小说30余篇;在湖南鬼姐姐网站发表长篇签约小说《阴祸》(56万字)以及中短篇小说数拾篇;在鬼大爷网站发表长篇小说《新聊斋志异红玉》、《一个吸血鬼的爱情故事》以及中短篇小说数拾篇。在中国原创文学网、四川莲心栖息地平台以及黄石文坛等发表中短篇小说、散文诗歌等共计60余篇。其中散文《红线绿线系着的鸡腿》获中国原创文学网最佳优秀作品选。




学校那些事儿(16)

 文/秦立才


没有想到为了我们苦做了一辈子的父亲,没有享受几天福,就撒手人寰,这是我们没有预料到的。于是,我们夫妇俩就风尘仆仆的往家里赶,一路上,我们心情虽然很悲痛,但是看见家乡山区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我们也感到非常高兴。


特别是张婷,因为是她离开这里八年以后第一次回家,踏上曾经熟悉的土地,看着曾经熟悉的一切,所以她心情格外激动。


沿路看见很多乡村小路都倒了水泥路。沿毛铺山路上去,路面也已经拓宽,虽是土路,但是也通车了,听说也在准备倒水泥路。一路上,所看到的不光是低矮的茅草土坯房,还有一栋栋小别墅一样的两层小楼房,掩映在青山翠竹之间。


看着这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张婷是感慨万千。特别是到了我们曾经到前进高中报到那天,走在山路上一个大石头下休息时,她因为走累了,坐下来第一次大胆而又害羞的,把头靠在我肩膀休息时的情景。


还有一次,蓝老师考上上海音乐学院,要离开这里,我们赶回山里去看望她时,走到这里,张婷也是因为走累了,爬在我肩膀上,撒娇要我背她时的情景。


我们之间那些甜蜜的往事,一幕幕又浮现在我们眼前,她就触景生情,又因为长途跋涉,坐车坐累了,于是她就把车子停在路边,想休息一下。我们就下车欣赏山林这景色的别致,回味那曾经的拥有,我们就又情不自禁的坐在那个石头上,她又靠在我肩膀上,闭上眼睛不能自已,激动得眼泪都流下来。


我也很受感动,就紧紧抱着她,静静的享受这一刻的温馨和浪漫。一阵山风,拂面而过,我们马上感到一阵凉爽,路途的老顿,马上就感觉烟飞云散了。


    这时,正好有一个年龄和我们相仿的青年开小斗车下来,准备把一车活鸡送下山,张婷就马上很有礼貌的拦住他,请他帮我们把这一刻美好,拍下来。


    “哎呀,你们不是张婷柯金吗?我们同学啊!”


    “汪明天!”


    在他准备帮我们拍照时,我们都认出了对方,高兴的惊叫起来。当时我和张婷读五年级时,汪明天读四年级,所以张婷对他还不是那么熟悉,于是我就向张婷介绍起他来,因为我们当时同学关系非常好,他又非常调皮,当时让不少老师很头痛。


    那年皮老师想偷懒,在床边土墙上戳了一个洞,用个竹筒安在洞里面,晚上不用起床,一侧身就可以把尿排出去。结果皮老师在整汪明天时,让他发现了这个秘密后,于是他就又玩了皮老师一次,把竹筒外面那一头用泥巴堵死了。结果皮老师那天晚上拉尿时,尿倒流把床上打湿了一大片,第二天早上起来晒被子、洗床单,气得只差没有跺脚骂老娘了。


    也是那次皮老师惩罚他时,让他无意间捡到了女知青于娇写给皮老师的纸条,也就是晚上到竹林约会的那个纸条,结果我们就把纸条塞给了正放学回家的皮老师儿子狗趴子,叫他儿子狗趴子拿回去给了他母亲,于是就出现了老支书一声枪响,惊散一对野鸳鸯的故事。


    我讲这个故事时,张婷在一边笑死,悲痛的心情和沿途的劳累,随这一笑,也轻松了许多。听说皮老师现在还在坐牢,我和张婷,也感到很遗憾,叹了一口气,说他虽然教书不负责,但是毕竟曾经教过我们,也可以说是我们的老师,现在他还关在牢里,他老婆和孩子,还有皮支书,是多么想念他。想起这个,我们又叹了一回气。特别是皮支书,老来儿子身陷囹圄,我想一生那么好高的他,那心情是何等的悲伤。


    于是,我就和汪明天在路边石头上,坐了一会儿,各自谈了现在这几年的情况。张婷就在旁边,靠在我旁边上,静静的听我们说话,偶尔也插一两句。


    汪明天他现在在家里,已经包了一个山头,在开发竹子的生意,还承包了知青那些年在荒山栽种的果树,现在也在产生经济效益了。在竹林里,他还办了一个大养鸡场,养了几千只土鸡。因为是野生的,散养,所以鸡的生意很好,说城里人现在喜欢吃乡下家养的土鸡土猪肉了,说这些东西原汁原味,营养丰富。


    我也谈了我们的情况,也说了这次回来的目的。听说我在北京一个动植物研究所工作,他就很高兴,说正好有一些关于养鸡养猪的问题想请教我,我就笑着跟他说,“你是找对人了。”


    于是,我们就约好,等我把我父亲的事情处理好以后,再约他聚会一次,毕竟同学一场,虽然分别了这么多年,但是感情还在。


    “我把皮老师玩弄于娇那个事戳穿以后,我和皮老师们之间还有很多故事呢。”汪明天玩皮劲又上来了,就开始吊我们的胃口。


    我就叫他快说我听听,他说,说来话长,过几天相聚时再详谈,因为车上的活鸡要急着送下山,已经给别人约好了的。我说好,再会,于是,我们就握手分手了,他开车下山,我们就开车上山。


    到家以后,父亲还没有入棺,因为我们这里是大山区,按政策可以不火化,可以入棺土葬。又因为我是父亲唯一的儿子,所以他老人家入棺前,必须要等我赶回来,见上他最后一面,才能够入棺。


    我看见父亲躺在床上,已经穿好了黑色寿衣,身上盖着一块白布,我就扑到他身边,揭开白布,看见他身体早已冰凉了,人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两个眼窝深深陷了下去,我就一时控制不住,爬在老人家身上,握着他早已冰凉变硬的手,失声痛哭起来。


    张婷也是爬在床边嚎啕大哭,三个姐姐还有两个姑姑她们,也跟着哭起来。父亲对我的恩情,对我的厚爱,我是终生难忘。我的眼前,老是浮现出那个严寒的冬天的情景:那年,因怕积雪压倒房屋,父亲就砍倒门前那棵大树,把我放在树上鸟窝的信件弄丢了,他就在那天寒地冻的黄昏,打着赤搏,在山沟冰水里,弯下身体,把身体泡在冰水里,用手一点一点的摸,我看见他身体冒着热气,嘴巴冻得发紫,牙齿也冻得格格作响。可是我这个不肖之子,欺负他老人没有读书,还骗他老人家说是学习资料。


    想起那个事,我至今都羞愧难当。张婷知道这个情况以后,也是一样,感动得哭得更伤心了。要不是父亲在水沟里找到那些信,张婷还看不到我那几十封信,也就不能了解我喜欢她的整个心里过程。也正是因为这些信,使她在那两年最痛苦,最无助的时候,有了爱,有了强大的精神力量支撑,使她才能坚持下来了。


    所以,她就很感谢父亲。这是一笔来之不易的、金玉不换的宝贵精神财富,所以她就格外珍惜,至今都当着宝贝一样珍藏着,有空的时候,就经常拿出来欣赏。我看见她,每看一遍,都是泪流满面。


    张婷也回忆那年,父亲挑着一担白炭送到学校去,感谢她父母,对我的关心。见张校长不收,就急了,就赖在她家里不走,一定要他们收下。并且,她还记得,一并送去的还有几斤他老人家自己烧的苕酒,还有一只兔子,还有我母亲赶夜给张婷做的布暖鞋。


    那年冬天下大雪,天寒地冻的,特别寒冷,幸亏有了这双布暖鞋,帮助她度过了那个寒冷的冬天。每每想起这些,张婷就激动不已,她就想起了我们,在那样一个政治环境和自然条件如此恶劣的情况下,仍然有那么多善良的好人在默默的帮助他们,她现在就经常在想,要不是他们无私的帮助,他们一家人,还不知道怎么度过那些艰难的岁月,和那些苦难的年华,所以,她就常怀感恩,至今都对那些帮助过他们的人,感谢不尽,并把他们铭记在心。


    我还在张婷面前,回忆起父亲,那天晚上,在火炉旁对我的谆谆教诲,犹在耳侧;他挑着我去前进高中求学的担子,送我到路口的情景,我至今都历历在目。


    现在,斯人已去,他的音容笑貌已不复存在,可是,他对我们无私的厚爱,对我们的谆谆教诲,仍然在激励着我前行。那两年,要不是常常想起他老人家殷切的期望,和父爱如山的厚爱,我不知道我当时能不能坚持下来。


我因为是肖子,要守着父亲灵堂,负责灵堂事务,还有负责接待所有来宾吊念,所以不能离开灵堂半步,于是,张婷就要负责所有丧事内务。我们俩就这样分工。


我们这里山区,老人去世后,入棺入土,都需要别人帮忙,因为棺材至少要八个人才能抬上山去埋葬,所以也叫八抬。关于这个八抬,还值得一说,因为逝者入棺前后,有很多工作要八抬来完成,所以孝子孝孙们要披麻戴孝,提着肉等礼物,恭恭敬敬的上门,磕头跪请,因为有求于他们,所以这个时候,就叫他们叫八仙。


请来以后,要肥酒大肉的招待他们;他们一旦被请来以后,就不能走了,主家再招待不好,即使有怨言,也不能辞别,还要把事情做好做完,这是规矩,一直要到把棺材抬上山,抬上山以后,任务就完成了一大半,所以这个时候,在地位上有所降低,就叫他们叫八抬。


特别是在过去那个时候,有钱有势的主子,就对他们不是那么尊重了,知道他们不做也迟了,要把剩下的事情完成。棺木入土以后,他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所以这个时候,就更不把他们当人了,就叫他们叫八脚。


以上反映的是过去一些有钱的主子,一种为人处事的傲慢,和对苦力者的一种藐视。但是在一般老百姓那里,完全是因为经济困难,没有那么多好东西招待八抬他们,所以就早上吃得最好,还要跟一般宾客有所区别;抬上山以后,任务完成了一大半,中午伙食也比早上差一些,等把棺材入土以后,到了晚上,伙食比中午又要差一些。这反映了那时人们生活的艰难,也反映了人们心里的一个变化过程。


“早上叫八仙,中午叫八抬,晚上叫八脚。”张婷了解到这些民风民俗以后,就找我和三个姐姐姐夫商量,说钱不是问题,因为父亲一生吃了很多苦,对我们又很疼爱,所以张婷说要把父亲的后事办得风风光光,让老人家走得没有遗憾。


于是就交代屋哈为事的人,说选择本地最好程序来操办。丧事期间,对上门帮忙者,一天三餐,伙食按最好的办,每天都是一样,出殡时三个正餐,因为有来宾,所以要另外提高标准招待。对八抬,自进门之日起,每天每餐高标准招待。


当家的话一出,屋哈房头为事的人就好办事了,于是就请八抬的请八抬,请阴阳先生的请阴阳先生,请道士做道场的请道士,请扎纸扎的请扎纸扎,请乐队的请乐队,还有请亲戚的请亲戚,购买的去购买,跑堂的负责跑堂。


大家就按照领事者的安排,各司其职去了。并且张婷,还把领事者叫来,特别交待他,说不要他们为她节约,按最好的办,凭账单子一天到她这里一结。并且还说,对帮忙的人,除伙食以外,还要求每天派一包稍微好一点香烟,说帮忙的人也很辛苦,不要亏待了他们。屋哈的人见张婷办事考虑周全,果断大方,有人情味,所以大家帮忙也很有劲头。


正在吩咐时,只见另外一个为事者,过来说,阴阳先生到了。张婷一听,忙起身去迎接阴阳先生。

 

   按照我们这里山区的习俗,最先请进门的是阴阳先生,因为父亲要入棺,阴阳先生就要根据我父亲的生辰八字,还有老黄历,来推演我父亲的入棺具体时辰,这都是有讲究的。


待入棺时辰定了,大家就开始通知亲戚朋友和有关人员,主家就准备给来宾分发盖头布,我们亲属就披麻戴孝,和来宾一起,和父亲送最后一别。


阴阳先生,还要在这两天,在我的陪同下,拿着罗盘指针,到山上到处选择最合适的坟地。俗话说,百人奔,不如一人困,就是这个道理,说明坟地的重要性,一家人将来发不发,有没有富贵,就看这先人埋的坟地是不是风水宝地了,所以阴阳先生的工作也很重要,一般主家是把阴阳先生当着贵宾来招待的。


当然,大富大贵之地,一般人也是困不起的,强行葬下去,搞不好还会出事,祸及子孙。除了选择风水宝地之外,阴阳先生还要推算好入棺和出殡的日子和时辰,也要张榜告诉大家,入棺和出殡日子忌哪些人,不能犯冲,比如说吧,我父亲入棺忌是65年和74年出生的,出殡时,是忌76年和81年出生的,那么在入棺和出殡当时,那一个时间段,这四个年月出生的人,最好回避一下,否则,会犯冲,对他们不吉利。


听老辈人说,以前见过很多不吉利的例子,说有一个犯冲的人,不相信这一套,看见出殡很热闹,就跑去看,结果看了之后,犯冲,还没有看完,就发病倒在地上,又抽筋,又吐白沫子,把其他人看见了,吓得要死。所以这都需要阴阳先生推算准确,这不是搞着好玩的。


还有一个,比如,阴阳先生推算,一连几天都不宜出殡,亡者在家里多放一天,就多一天费用。中国人讲究一个亡者入土为安。那么一连几天都诸事不宜,怎么办,有些阴阳先生就要冒险,选择一个日子,强行出殡,并且还要做一些手脚,如杀公鸡祭鬼神,来化解这些不利因素,不然,也会招来麻烦。


张婷和我听阴阳先生说得这样神乎其神,就知道他这么说,无非是想抬高自己的身价,尽管如此,我们还是随乡入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于是,我们还是把阴阳先生当着贵宾来招待,那时,一般主家,最多也是给个几百块钱,打发他,张婷因为想把事情办好,不留遗憾,所以就给了阴阳先生一个吉利数字,一千八块钱,叫他把事情办妥当。


阴阳先生见主子这样大方,很是惊喜,嘴里忙说,“放心放心,保证你满意,绝对帮你们家寻找一块风水宝地。”


阴阳先生把我父亲入棺时间,选定在当天晚上十点整。于是,当事者就吩咐帮忙者,请道士,请八抬,通知亲戚,通知厨房,还有打锣打鼓的,还有帮忙跑堂的,都要一一请到位,各司其职。于是,紧张繁忙的丧事就正式开始了。


因为八仙很重要,所以我就想亲自出马,张婷怕我是个书呆子,不会为事,不会说话,怕我得罪了人,于是她也要跟着去,我们就一起披麻戴孝,在房头领事带领下,提着酒肉等礼物,一家一家,登门磕头跪请。张婷也是和我一样,恭恭敬敬的,三步一磕头,五步一跪请。八抬看见我们态度这样好,很受感动,没有一个不答应帮忙的。


当天晚上随着入棺时间临近,大家都忙得不亦乐乎。先是锣鼓敲打起来了,同时八仙也到了,在我们一家人的嚎啕大哭声中,鞭炮齐鸣。八仙就用一块兜尸布把我父亲兜住,四个八仙就一声“起”,抬起来到屋哈祖堂上,准备入棺。


在入棺前,八仙还要把在我父亲落气时,烧的火纸,也叫赶路钱,用一个白布包着这些纸灰,也叫灰枕,放在棺材里,放在我父亲的头下当枕头用。听说死者,在去黄泉路上,会碰到无数的索命鬼在为难他,他就用这些随身带的纸钱去打发他们。


另外,八抬还要把事先准备好的,用一根筷子串起来的九个煮熟肉丸子,放在我父亲手边,俗称这叫打狗坨,就是说,父亲在过鬼门关时,去天国的路上,有无数的恶犬,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他,所以为了引开它们,就把手上肉丸子,丟给恶犬,把它们一个一个引开,父亲的魂魄,才能趁机快步穿越过去,否则,就会被那些恶犬围住,被咬得面目全非,血肉模糊。


这些工作,是一般人做不到的,所以这个时候,对八抬特别尊重,称呼他们叫八仙是有道理的,肥酒大肉招待他们也不为过。张婷听八仙这样一说,吓得心惊肉跳,就忙吩咐厨子把那九个肉丸子,做大一些,把赶路钱也多烧一些,免得父亲在去那边的路上有麻烦。


八仙把父亲放入棺材里以后,八仙就放灰枕,放打狗坨,然后,就叫我们亲属,到棺材那边,跟父亲见最后一面。我们都披麻戴孝,在看父亲最后一面时,想起父亲一生的苦难,以及对我们的厚爱,我们就情不自禁的哭得死去活来。


张婷也是当着生她养她的父亲一样,哭得特别伤心。连屋哈的人,没有一个不说她有孝心的,都佩服她会为人处事。那几天,张婷硬是把嗓子都哭哑了,每天都叫我泡清凉茶她喝。我有时也提醒她,叫她注意一点。


但是她说,想起父亲一生这样苦,没有到北京去享一天福,想起这个,她就伤心起来。见她对我父亲这么有孝心,我心里都有一些惭愧,我也很受感动,我就趁没有人时,就把她抱在怀里,亲吻她,说,“亲爱的,真难为你了。”她也紧紧的抱着我,把头埋在我怀里,我就感觉她又哭了。我就说,“亲爱的,学会保重自己,别哭坏了身子。”她就轻轻的对我说,“我们相爱,你父母就是我父母。”


等大家都送别之后,八仙就开始盖盖布,然后再把石灰一筐一筐的往棺材里面倒,直到把棺材装得满满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是痛心不已,哭声震天。斯人已去,他的音容笑貌再也看不到了。石灰装得越多,可以防白蚁这些虫蛀,所以棺材就特别重,需要八仙抬上山。这个时候把他们叫八抬,一点都不为过。


把石灰装好以后,就开始盖棺材盖,并用四枚长铁钉,把棺材盖四个角牢牢钉死,并在钉时,还要带四块小红布条一并钉死,然后把多余的红布,撕下来一些,系一个铜钱,送给我们子孙保存着,据说一个可以当着纪念,另外一个,它还可以保佑我们一生幸福平安。


在入棺过程中,也就是在我们跟父亲道别过程中,道士也在紧张的忙碌着,他们要给我父亲开咽喉。在小锣小鼓有节奏敲打下,道士一边唱,一边念念有词,还有画符下跪摔板什么的,看得旁人眼花缭乱,意思是把父亲咽喉打开,免得他到那边以后,因为咽喉没有打通,不能说话,也不能吃饭,这些环节都是不能少的。


道士在念唱时,我们就在棺前磕头作揖,姑姑姐姐张婷她们女人就在棺材旁边哭棺。这个过程中,始终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哭声震天。帮忙的跑来跑去,跑堂的钻上钻下,看热闹的挤进挤出。大家各司其职,丧事紧张而繁忙。一直忙到晚上十二点多,然后又是吃饭,忙完就是第二天三点多了。于是,大家就安排休息。


我因为还要守灵,所以我就在父亲棺材旁边用几块门板,安了一个简单的床,想陪着父亲最后几天。幸亏那时已经是五月份了,天气有点热了,好在我们山区晚上气温低,但是蚊子多,所以就点了好几支蚊烟香。


晚上,我除了守灵之外,还要给灵前的长明灯添油,每间隔一段时间,还要给父亲上香烧纸。因为那个时候,手机在有人使用了,也在慢慢普及了,所以,张婷每天晚上,都及时给在北京的妈妈和儿子打电话,询问他感冒的情况,以及吩咐儿子要听外婆的话,及时吃药打针什么的。儿子也很懂事,一个劲的答应妈妈的吩咐,见妈妈声音有些沙哑,就问妈妈缘故,并也叫妈妈注意身体。


我岳父也时常打电话过来问候我们,除了对我父亲表示哀悼之外,还向我母亲表示歉意,说他因为讲学不能赶过来,同时,还交待我们,叫我们也注意身体,别累坏了身体,有事多找长辈商量。


忙完这一切,张婷听说我在守灵,也跑过来说,也要尽孝,想多陪父亲几天。见她这样虔诚,我就答应了,于是她回到家里,洗了以后,就过来。还有三个姐夫,也在旁边安了床,那几天,我们就一起为父亲守灵。


有时,我也看见,张婷坐在父亲棺材旁边,陪着父亲,把头爬在父亲棺盖上,默默的垂泪,那个情景,真的让我很动容。我就走过去,也坐在父亲旁边,握住她的手,她就又把头靠在我肩膀上,我就抱着她,说,“你的孝心父亲看见了,他老人家在天之灵,会感到慰藉的,也会保佑你的。”张婷就哭了,说,“父亲一生好苦,没有享受一天好福。”并对父亲轻轻的说,“父亲,你要原谅我们不肖啊!”


这个时候也已经是三四点了,半夜三更了,鸡也在啼叫了,我就安慰她说,“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做,早点休息吧,不然明天吃不消的。”


趁她睡觉了,我就到父亲灵前,把道士已经写好的灵牌,“故先考柯公正国大人之灵位”,放在一个装满米的升子上插好,把父亲的遗相摆放端正,然后就和三个姐夫,把灵前布帷挂好,再把早写好的挽联贴好。


这都是我自己写的,只见正中一幅这样写着,横幅是“音容宛在”,挽联“梧桐沾雨天垂泪,青山戴雪地披麻”,两边一幅是,“山后翠竹犹见父容泪濛濛,门前沃土不闻斯音泣声声”。


然后再给灵前桌上的长明灯,添加一点菜油,把灯芯拨了拨,我们也就赶忙抓紧时间睡一会儿。


 

第二天早上,我起来比较早,给长明灯添加了一点灯油,烧了纸香,跪在父亲灵前,磕了三个响头 .就和姐夫他们,围着灵堂转了一圈,仔细看了看棺材的情况,很正常。


在以前,听老辈人说,有的棺材因为装的石灰太多,重量太重,如果死者人太胖,重压之下,就很容易把死者肚子压坏,就有血水从棺底渗透出来,一滴一滴往下滴,很是吓人,碰到天气炎热,特别做气味,主家没有办法,只能用一个盆子,在棺材下面接血水,多洒一些花露水,用香味盖住血水的气味。


就吓得主家人哭天呛地的,说他先人好可怜。这样,对主家,不吉利不说,造成心里阴影也比较大,说出去也不好听,有的关系不好的人就到处散布谣言,说某某先人开肠破肚了,肯定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得到了报应。


所以主人一般早上都要仔细检查一遍棺材,看有没有问题。幸好,我父亲的棺木一切正常,我想,这也是父亲一生忠厚老实,不害人,处处让人,也可以说是善有善报的结果。


我还和姐夫一起商量了一些事情,都是后面几天要准备的,姐夫说,还要准备几个草垫子,准备来宾吊念下跪用;还说要请一个文房先生来,帮助来宾在花圈紬子上面写挽词,说很多送花圈紬子的自己不会写,送来请主家写;也叫我自己准备好祭文,在出殡当天要念的。当商定这些以后,就清闲了一些,我就围着祖堂转起来。


我们这里因为是山区,所以地基有限,屋哈祖堂,就建得比山下那些屋哈的祖堂自然要小一些,另外我屋哈人口少,集资就比较困难,为了建这个祖堂,屋哈为首的,还到北京去找过我们,特别是想找张校长,想他帮忙,多捐资一些。


我岳父听说以后,因为对那个山区有感情,在那里生活了好多年,所以,他老人家就半句话没有推脱,就跟我们夫妇商量了一下之后,很爽快的捐了十万元,把去的人喜死,原本只想来捐个两三万元的,没有想到张校长这样大方,一出手就惊人。


所以,我父亲这次办丧事,屋哈的人,没有一个不尽心尽力帮忙的。因为早上时间不忙,灵堂比较清静,来宾这个时候来吊念的比较少,所以,我就有时间,把祖堂仔细看看。


祖堂去年建好落成的,还在墙上建了功德碑,上面刻有我捐款十万元的名字,并且还把我高风亮节无私捐款的精神鼓吹了一番,其实这些钱都是我岳父大人捐献的,写谁的名字,当时屋哈为首者还征求了我岳父的意见。我岳父就说,没有千百年的亲戚,只有千百年的家庭,所以只能写上我的名字妥当一些。


另外,我岳父后来对我说,署上我的名字,我回去光彩一些,也就是说,我带张婷回去,在别人看来,是衣锦还乡。我父母在屋哈的人看来,也脸上有光,对于岳父这个周全的考虑,我们心里表示感谢。


父亲入棺以后,到登山之前这四天,就是来宾吊念过程,于是,亲朋好友纷踏而至,因为我岳父是北京一个大学的教授,又在刘仁八工作多年,我们也在北京工作,我又是在北京那个动植物研究所工作,他们有很多有关动植物方面的问题,要请教我,所以当地政府的各级领导看得起,也送来了花圈悼念。


不少同学听说了,也赶来了。汪明天也拿着花圈来吊念我父亲,我很感谢他,他看见宾客这么多,我这么忙,坐了一会儿说还有事就告别了。我就说,后会有期,握手送他出门。


王艳和陈小惠也赶来了,她们来时正好那一段时间,没有其他人来吊念,所以我们就有时间坐下来,一起好好谈谈。张婷一看见王艳,就激动的跑出门去迎接她们,抱着她就痛哭起来,她们同学感情一直都好,也一直在保持联系,因为多年不见,分外亲热,互相拉着手,就彼此说个不停。


后来,她们两个人就到我父亲灵前,磕头作揖,吊念完了,我和张婷也对她们表示了感谢。然后,我们就留她们吃饭,她们也同意了。于是,我们就一边等吃饭时间到,一边坐在一起聊天。


我看见小惠,多时不见,越发漂亮了,看见她,我心里就感觉很亲热,很温暖,心里就有一种紧张的感觉。她也是一样,看见我,脸都红红的,像抹了胭脂粉一样,我就避着张婷,偷偷问她现在怎么样了,她说还不是那样。


她在武汉那个科技大学读书时,经常跟我联系,写信,打电话,后来有手机以后,就经常给我打电话发信息。我就知道她心里喜欢我,但是我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不敢往那边去想,所以就对她比较冷淡。


我越这样,她心里就越思念我。有一年暑假,还有一年国庆节假期,她还跑到北京去要见我,我怕张婷有想法,就没有跟她说,就跟小惠约了一个地方,当面把事情都给她说清楚了。虽然我说清楚了,但是,小惠因为想我想得走火入魔,想绝了。我看她都成了花痴,就更怕见她了。那时,我也在读大学,所幸,我跟张婷不是一个大学的,要是一个大学,时间长了,小惠老是找我,她肯定会发现的。说不清还会影响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后来,我就狠了狠心,我就她的电话也不接了,信息也不回了,故意冷落她。她就很伤心。


虽然后来,她好了一些,但是一直都没有谈朋友,说她,她就说暂时不想谈。毕业以后,她还到北京去找了一份很好的工作。也到我单位去找了我,我还请她喝了一回茶,我们都谈了许多,也劝了她很久。看见她一个姑娘,也是这样漂漂亮亮的,不比别人差,找个各方面条件好一些的男朋友应该是很容易的,但是,她就是不想跟别人谈,就要找我,看见我的人都是好的。


我心里有时,也很痛苦,因为我经常对她蛮狠心的,不理她,其实,仔细想想,她也是一个多么可爱的姑娘,善良,贤惠。特别是想起一起复读的那一年,她无微不至的帮助我,让我度过了那么多困难,在我人生最无助的时候,是她在旁边安慰我,鼓励我。


后来,看见我缺钱读大学,还找她父母死纠缠,要她父母资助我,特地上我家,给我送去了一千元,那时,一千元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想起这个,我心里就很感谢她,想想后来对她的冷淡,我也感到很自责。我想我是不是做过了,是不是太忘恩负义、抹面无情了。可是,我不这样做,我又能怎么办呢?所以我心里就常常很痛苦。


我心里就常想,她思念我到了这个地步,有时,我仔细想想,也很可怜很同情她的。所以就想帮助她度过这个难关,多劝劝她,开导她,或者在我单位或是张婷大学,帮助她介绍一个合适的,到那时,她说不清就想开了。其实,我也只不过是个很平常的人,是她把我想得太好了,美化了我,我心里就很惭愧,所以我就越想帮助她。


因为我现在是已婚,所以我只能把她当小妹妹一样,关心她,叫她有合适的也谈一个,毕竟年龄也不小了。她就说,不慌,等几年玩够了再说。实际我知道,她心里还是在喜欢我。那年,我决定到北京去见张婷时,她就失望的哭得好伤心。我到北京去以后,那一段时间,包括我在北京读大学期间,我们之间,还经常电话书信联系。我就经常提醒她不要这样,并且还跟她说,希望她把我忘掉。她也知道,这样等待是没有任何结果的,但是她心里还是有一种舍不得。


她大学毕业跑到北京找到了工作以后,有一段时间,我为了让她恨我,忘记我,我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与她联系,她打电话我不接,写信,我原路退回。她就慌了,不知道我出了什么事,就跑到我单位来找我,当看见我好好的之后,就知道我是故意冷落她,就伤心的哭着跑了。


后来,我怕她出事,没有办法,我只好把情况给张婷说了,把张婷请出来,想她帮帮她。张婷也理解我,也理解她同情她,说一起去好好帮助她。于是,我们就一起到她单位去找她,见面我就把张婷介绍给她当好朋友,张婷心地也真是善良,一见面,就把她当小妹妹看待,就拉着她手不放,对她问寒问暖,关心倍至。


小惠见她待她这样真诚,也很感动。后来我们,还到她租住的地方也去找过她,看见她租住的条件环境这样差,还帮助她重新找了一个房子,她看了满意之后,我们还一起帮她搬家,收拾房子。张婷用真心换真情,这样,接触了一段时间之后,看见我和张婷夫妇感情这样好,又看见我们俩对她这么好,她心里才慢慢的走出来了。


这次,我们没有想到她会跟王艳一起过来。张婷看见她来了,也特别高兴,也去抱着她,仔细的打量她,赞叹她,说她这样清爽漂亮,好可爱,特别是听我说,我复读那一年,她对我无微不至的帮助,使我度过了那个难关时,张婷就不但要当面感谢她,而且还说,这么善良漂亮的一个好姑娘,她也真是喜欢她。


于是,她就像姐姐一样,过去当着王艳的面抱着她,非常亲热,当面感谢她,那一年对我的关心。张婷突然这样一说,说得小惠还不好意思起来,她也就抱着张婷,两个小女人,就都感动的落下眼泪。


我就当面对张婷说,你这么喜欢她,就帮她在你们大学,看有没有合适的老师,介绍一个给她,张婷就问小惠同意吗,说还真有一个,早就想介绍给她了,各方面条件都是没得说的。小惠看见张婷待她像亲姊妹一样这么真诚,就不好意思的点头同意,说完就害羞的低下了头。


“看,我们的小惠都害羞了。”张婷就高兴的笑了,见她害羞,就又抱着她,安慰她,说,放心好了,我们会把你当着亲妹妹一样关心的,说得小惠心里好温暖,眼泪都流下来了。


我和王艳也很高兴。她事后,对我说我好有福气,娶了这么一个好妻子,说她心里是真心的佩服张婷。这次与张婷见面,还真打开了小惠的心结。后来,她们两个人在我家吃了饭以后,看见又有不少来宾来吊念,王艳就说想回家去看看父母,就跟我们告辞,和小惠一起走了。


亲朋好友来吊念,一般除了送花圈以外,还要送被子等礼品,也有送包袱的。我自己也要包几百个包袱,七七日之内,逢七都要烧给父亲。里面用专用黄皮纸折得方方正正的,外面用白纸一包,然后开头就写上“头七化袱”,中间正文写上“故先考柯公正国大人收”后面是我们孝子贤孙的落款,“孝子柯金具”。包袱封面,还要写一个“封”字,不然这些纸钱烧了之后,父亲就在那边收不到。


听说,那时困难时期,或者有一些不肖者,不懂孝道,舍不得花钱买黄皮纸,就弄虚作假,里面折一些小孩用过的作业纸,或者废旧报纸,外面用一层白纸一包,就神不知鬼不觉的烧给他先人,想唬弄鬼,结果,听屋哈死去又还魂的人回来说,他先人在那边穷得衣服都破得遮不住丑了,每天靠祈讨过日子。


“好可怜啊!”张婷听别人这样一说,眼泪都流下来了,就交代我们说,凡是烧给父亲的包袱,她要一个一个检查,保证合格,并且她自己亲自动手写,把字写得工工整整的,别人写的,她也要认真检查一遍,保证不出差错。


为了保证烧给父亲的纸钱和物品,他老人家收得到,在写包袱时,还要给帮助给父亲抬轿子的抬夫,帮他搬东西的力夫,还有牵引父亲去那边的脚夫等魂鬼,一些功夫钱,也就是人力工资,没有这些魂鬼的帮忙,烧给父亲再多的东西,如后面还要烧给老人家平时穿的衣服,用的被盖,用品,还有纸扎的一栋别墅等,他老人家都是收不到的。所以,张婷就吩咐大家,凡要求做的环节,都要认真做好,做到位。


后来,听说扎纸扎的给我父亲扎了八个纸美女,烧给我父亲到那边去享用,张婷一听就急了,“这怎么行,坏了父亲的名节!”于是,就跑去找扎纸扎的理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