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电线价格联盟

“南海I号”仿古船!今!天!早!晨!抵达湛江

湛江晚报2018-10-23 15:26:08

湛江晚报提示:“南海I号” 仿古船关键信息:按古沉船1:1的比例设计建造,长约30米,排水量估计可达600吨。用木料达800立方米,总造价700多万元。大桅直径75厘米,高达29米,重量12吨。最高时速可超7海里。

840多年前,满载货物的远洋贸易商船从南海往西行驶,还未到达目的地便沉没在南海阳江附近海域;840年后,循着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遗迹,“南海Ⅰ号”仿古船29日从沉没地重新出发,历时2天1夜于今晨抵达湛江奥休中心沿海,参与中国海博会展出。
800多年前的古船啥模样?如何行驶?船员的船上生活怎么过?他们如何吃穿?宋代大航海时代何等繁荣?……太多的疑问在心中期待解答。

启航
从阳江闸坡港出发
29日上午,在阳江闸坡渔港停泊着一艘全实木打造的古帆船,它底尖上阔,首尾高昂,船身红黑相间,护栏绿漆雕花,船头一对金龙闪耀,船尾一双金凤飞翔,船身还有铜钱、鱼眼、风筝等各式古典造型,这就是按古沉船1:1的比例设计建造的“南海Ⅰ号”仿古船。“仿古船整体造型以及所设计的各类装饰,均属于南宋福建船的特色。”仿古船总工程师林里安向记者介绍说。
上午9时30分,5名船员来到船尾转动帆木绞机,船尾仿宋风帆徐徐升起。紧接着,船员又来到船头甲板,一根一根拉紧链接帆骨的缆绳,运用起帆机扬起中帆和头帆。随后,沿着桅杆迎风升起宋旗。“古人的智慧令人惊叹,如今懂得靠帆掌控这样一艘大船的人已不多了。”船长林进华说道。
10时10分,开船令下,在一声响亮的汽笛声中,船长启动发动机,挂好档位,推动油门,“南海Ⅰ号”仿古船缓缓驶离闸坡渔港。船员们遵循古代仪式祭拜船头,续而在船头燃起鞭炮。
沿着木梯走进甲板下的货舱,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摞摞竹篓,竹篓外层的稻草下,一叠叠碗碟隐约可见。“根据‘南海Ⅰ号’考古发现,古沉船装载了6—8万件文物,瓷器数量最多,所以我们也尽可能地还原这一场景。货舱内碗碟层层叠叠,罐瓶以大套小。”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主任助理郭亨文带记者来到瓷器旁边的货柜,这里摆放了茶叶、丝绸等。打开一块木板,货舱底下都是沙子和石头,“为了增加船的重量,古人都要在船底放上压舱石。数量庞大的瓷器,重量也不轻,作为压舱货物,增加船的稳定性。”
来到甲板层的生活区,船员生活舱里约3米宽的床板上铺着竹席,摆放着竹枕、竹斗笠,床下还放着文房四宝。“根据资料记载,古人在船上也有记录航海见闻、途中趣事等习惯,所以笔墨纸砚必不可少。”郭亨文推断道。
记者留意到,生活舱内还设有厨房,土灶内堆放着木炭,灶上摆着鸭子、红烧肉。郭亨文解释说:“若是在宋代,船员都是拿木炭作燃料,用火盆或土灶生火做饭取暖。为避免风大引火,他们不能用明火,木炭就是最好的燃料。”


西行
平均6.5海里时速前行
相较于原船用风帆作为动力,仿古船技术更为先进,主要由发动机、发电机、液压舵带动。同时考虑到安全驾驶等因素,该船也安装了卫星导航仪等现代机器。仿古船以平均6.5海里的时速御风西行。
东平镇庆杭造船厂厂长林国富告诉记者,仿古船在原料选择上也十分讲究,防波板等船身上部主要选用来自马来西亚的梢木,该木料具备抗白蚁、抗腐蚀、坚硬、厚重等特点;底板和外壳板等船体部分则选用非洲进口红铁木;隔板均采用双层杉木,并设有玻璃钢防护层,确保雨天不漏水。仿古船所用木料达800立方米,总造价700多万元。
仿古船以平均6.5海里的时速御风西行。风起浪涌,仿古船也“随波起舞”,海水从左右未关的船口处灌打甲板,那根高达29米的大桅杆便一直左右摇晃。
“因为竖着3根又重又长的桅杆,这艘船受浪的冲击会比普通的钢壳船晃动更强烈。”总工程师林里安解释,“矗立在船中间的这根桅杆叫大桅,直径75厘米,高达29米,重量12吨,随着波涛而动,因而晃动加剧。”
说话间,几艘现代钢壳船相向行来。船长鸣笛提醒对方,并转动方向盘,提早避让。“若是在宋代,转向可没这么轻松。那时,要依靠经验丰富的大力舵手,几个人一起配合出力把舵。”林里安指着另一根根高14.5米、直径50厘米的船舵和一根长约2米长的舵把说,“但我们所坐的这艘仿船安装了2台发动机,每台发动机270马力,最高时速可超7海里。不过这艘仿船上的舵都能正常使用,配合风帆,我们也可以像宋人一样掌舵御风前行。”
下午2时许,海风轻柔地拂过脸庞。记者坐在仿古船驶过840年前古船驶过的地方,心中默默“念想”躺在水晶宫里的古沉船:“南海I号”已成文物供人们研究参观,仿古船却让它“活过来”,延续它840年前的生命。

 
夜泊
停定放鸡岛海域忆古船
一路西行,天公作美,海面风力5级左右,阵风6级,林进华船长高兴地告诉记者这是最适合航行的海况。
当日晌午,仿古船停泊阳西大树岛,船员记者一行稍作歇息后再度启程。下午5时许,仿古船按照原计划驶至茂名放鸡岛对开海域,“下锭!”船长一声令下,四名船员抬起铁锚抛下深海,仿古船在海面停泊休整。船停定后,船工按照各自分工对船上的设备进行检查。仿古船没有靠岸,在海面停定。船长夫人拿出事先备好的腊肉、腊肠等干货,拨开用于防止食物浸水变质的密封油纸袋,用煤气炉生火,为大伙准备晚餐。6时一刻,大海瞬间安静下来,不经意抬头,一轮上玄月挂于海天一色的天际之上。
夜幕之下,倚着船干,伴着海风,记者和船员和博物馆人员“穿越”到宋朝。南海Ⅰ号出水至今已7年,阳江市博物馆工作人员冯先生侃侃而谈:“南海Ⅰ号船体庞大,长约30米,排水量估计可达600吨;制作精良,水密隔舱技术成熟,虽已被海水浸泡了800多年,木质仍坚硬如新,敲起来当当作响。”冯先生说,沉船研究中有一个“宋船现象”。宋朝之前,在海洋丝路上的中国帆船不过是众多中的一支,可到了宋朝,在丝路沿途发现的沉船几乎全是中国船,除了南海Ⅰ号外,还有华光礁一号、泉州后渚沉船等,无一不是船形巨大,技术精良。
根据史料,南宋之前与我国通商的海外国家和地区只有约20处,而到了南宋则激增至60个以上,大量新航路被开辟,范围也从南海、印度洋推广至波斯湾、地中海和东非。突飞猛进的海洋贸易给南宋带来了巨额的财富,宋神宗时期仅市泊税收一项便占了当时财政总收入的15%—20%。

文/特派记者 林艳芳
图/特派记者 杨 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