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电线价格联盟

行摄村居 | 桂城这个500多岁的“长者”,居然拥有新生儿般“娇嫩”的face?

桂城公信2019-09-11 11:56:23



佛山本地  最权威  最亲民的服务型社区媒体

点击标题下方蓝字  关注街坊们最信赖的朋友


自古以来,人们都会首选在近水的地方栖息而居。而桂城这个古村,不像叠滘一般临水,但却有河涌穿流而过,自然少不了各种古老建筑,能满足现代人对了解过去的需求和渴望。

经过数十年的岁月变迁,这里仿佛历了一次轮回:一块块土地从大片的耕地变成了低矮的厂房,现今又回归自然建成生态休闲公园;一条条河涌从清澈见底到污水淤泥,今年又恢复了水净河清……


当然,它的精彩远不止这些。



大家好~在秋风呼呼吹的周六

公信君为各位带来【行摄村居】

今天的主角有段“长估”

你知道是哪里吗?




那么,就跟着公信君一起

细听桂城这个古村的潺潺往事吧




夏 东 孔 溪 村



▲崭然一新的夏东


村区名片

孔溪村,位于桂城街道夏东居委会以南与佛平旧路交接处,距离街道办事处约1公里。相邻自然村有:东面五房沙村、南面平西村、西面夏南二村、北面涌口村。孔溪村有一条河涌名孔溪涌(即三圣河的支流),是与涌口村、南海一中、五房沙村一脉相通。




孔溪村起源于石孔雀


每一个古老的村落,都有属于自己的历史印记,夏东孔溪村亦然。


▲夏东的航拍图


两棵年逾500岁的古榕树、建于清朝的孔溪四方古亭(后来改名焚香亭),多年来一直守护着这条文明的村庄,见证着孔溪村的发展历程,见证着周氏、胡氏两大家族关系的每一次微妙变化。


▲夏东一角


孔溪村原称“孔墅”。“我们的祖宗在580多年前就到这里来定居,繁衍后代了。”88岁的孔溪村村民周泽材介绍,孔溪村的祖宗(周氏、胡氏、陆氏、叶氏、孔氏等人)从南雄珠玑巷迁徙至平洲,途经此地,发现此地虽是沼泽、海滩之地,但鱼肥鸟壮,土地肥沃,觉得这丰富的自然资源可以使他们尽快安家谋生。



▲航拍孔溪村


祖宗们商讨之后便在此地挖筑土墩安营扎寨,修建房屋,围垦造田,种桑养蚕织布。后因“夏漖埠”的繁华,商船渔艇来往众多,他们逐渐开始了男性修造船艇,女性养蚕织布的平淡而幸福的生活。

因祖宗信奉风水,他们便在村中挖筑了一个较高的土墩,雕刻了一只被视为吉祥物的精致美丽的石孔雀安放在土墩上,以为村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孔溪村牌坊


石孔雀远望十分显眼,一度成为此村标志性的风景,吸引了不少船艇前来停泊观光。逐渐地,此地被称为“孔墩”,后被命名为“孔溪村”。

可惜到了清朝初期的某年农历七月,时值“涨潮”又遇强台风,石孔雀被强风海浪刮到河溪,失去踪影。有些姓氏的祖宗认为石孔雀丢了,村里的风水就被破坏了,于是相继迁走,至今孔溪村还居住着以周氏、胡氏为主的1000多名原居民。


▲航拍俯视孔溪村



500多岁的“老古董”被救活


在孔溪村的最中心位置,有两棵年逾500岁的古榕树。它们生长旺盛,枝叶繁茂,苍翠浓郁,宛如一把撑天巨伞,罩在孔溪村上空,是孔溪村村民休闲纳凉、遮荫避暑的好去处。它们给孔溪村带来了不少生机与活力。


▲孔溪村村中心


“现存在夏漖中的这么有历史的榕树已经屈指可数,所以我们都为这两棵榕树感到自豪,都希望尽自己的能力去保护它们。”周泽材说,其中一棵榕树的主干已经被白蚁侵蚀得很严重了,热心村民胡根珠曾经找过治白蚁的公司前来研究救树对策,但最终因找不到白蚁窝而以失败告终。



▲500多年历史的参天古树全貌


然而,村民们并没有由得这棵榕树自生自灭,他们担心主干支撑不起支干的重量,在支干下面焊了一个铁架来分担主干的压力。除此以外,村民还用木杉把榕树根引到隔离的荷塘,希望榕树根生长茂盛后能支撑起部分支干的重量。


▲村中美景一角


年过七旬的胡根珠老人,多年来一直热心村中公益事务,既出力又出钱。最让村民称道的,是他把“孔溪会堂”昔日“臭翻天”的荷塘打理得井井有条,花钱种荷花,养锦鲤,养寿龟,让臭气冲天的死水潭变成荷香满池,鱼儿戏水的美景。



▲重获新生的荷塘



内藏清朝的“不可移动文物”


孔溪村内古建筑多,有“三堂”:世德堂、追远堂、永思堂;“一公”:缪祥公;“三房”:东朝房、莲波房、心泉房;“三庙”:天后庙、财神庙、三元庙;一香亭,都是建于乾隆年间。



▲孔溪村牌楼


在古榕树的不远处,有一个被评为“南海区不可移动文物保护”的焚香亭,俗称“乡亭”。此亭始建于清朝乾隆申寅年(1794年),重建于1989年夏天。

亭内四柱均刻有对联:“赫濯配天,德遍寰區瞻浩荡;威灵护国,恩留桑梓乐帲幪。”“德著乾坤扶赤子,恩流明月照苍天。”亭顶四角均有一只寓意吸纳四方之财的貔貅石雕。


▲孔溪焚香亭为“不可移动文物


 “原本我们村有更多的古建筑的,但因为各种整治原因,现在拆的拆,熔的熔了。”周泽材甚感惋惜。以前焚香亭附近有两座庙宇,分别是三元庙和天后庙,村民经常到这两座庙祈福,然后到焚香亭里面的一个大鼎上香。

后来因为大跃进时期,全民掀起大炼钢铁的热潮当时把大鼎熔了。后来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庙宇被列为“四旧”而被拆除。直至近年,村民又在其他位置重建了天后庙。



▲孔溪焚香亭


村中原有一所永宁小学,和两座相当有历史的宗祠,但因当年夏东经济落后,在建造夏东小学时因资金不足,孔溪村民商议后就把小学和两座祠堂拆了,把有用的物资贡献去夏东小学的工程中了。


▲夏东小学


直至1985年,香港同胞胡盛孙、胡詠孝两叔侄牵头捐资建起孔溪会堂(即胡氏追远堂),1994年香港同胞周演森带头赞助重建了占地面积300平方米的孔溪文化中心(即周世德堂)。


▲孔溪会堂



正月两场千人团拜宴热闹非凡


说起乡情,不得不提的是孔溪的新春乡亲团拜宴。年初六、年初八,夏东孔溪村都会举行新春乡亲团拜,邀约全村老少1100人,以及邻村的同姓兄弟400多人聚首一堂。


▲孔溪村高桥


为了让团拜顺利进行,胡根珠、胡国旋等老一辈村民,不仅提前几个月邀约村民,还提前采购。筵开数百围酒席,从村前的文化中心广场,一直延伸到村里的“孔溪会堂”周边。


▲孔溪会堂


红布圆桌挤满了街头巷尾,随着锣鼓兴奋跃动的10只醒狮,在鼎沸人声中缓缓前行,给每位乡亲父老拜年。10米长的红炮仗高挂祠堂前,声声爆竹,乡亲举杯同贺。


▲西宁桥


白切鸡、西兰花炒鲜鱿鱼、盐焗双果丁、家乡扣肉、蚝肉发菜……多款家乡菜式深得乡亲欢喜。每一围台大概500多元,还有舞狮,都是热心乡亲积极参与赞助和组织的。“年初六是380围,初八再摆200围,还专门请粤剧团在文化中心连演三晚。”乡亲们高兴地说。


▲夏东的科举名衔


▲夏东的榕树道路


“团拜除了增进同村与邻村兄弟的感情联系,还为了孝敬孝敬村中的老长辈们。”村小组长之一的源哥给出的理由很简单,胡根珠等老人的心却乐开了花。据了解,村中330名老人,除发放每月1000多元补助,过年过节还有油米、利市等。


▲夏东的观龙台



解决三圣河的黑臭关键在孔溪涌


没有车水马龙,没有人来人往,三圣河就这样安静地流淌着。尽管三圣河全长7700米,流域面积约为32.62平方公里,涉及10条支涌和7个社区居委会,但其从黑臭河涌变成清水河涌的关键,在于孔溪村的孔溪涌。


▲环境宜人的夏东


三圣河的河涌整治与旁支孔溪涌相连,由于孔溪涌的水体流动性较差,在截污前多年来承担流域内的生活污水,纳污强度高,导致其生态受破坏严重,生态系统濒临崩溃,尤其是南端的黑臭情况比较严重,影响到沿线居民生活和三圣河的水质。



▲夏东鲤鱼潭的石雕


为解决这一难题,桂城环保部门引进专业公司在孔溪涌与三圣河间建旁路处理系统,一方面把部分污水引到旁边的市政污水管网送至污水处理厂,另一方面通过生物接触氧化技术修复生态自净功能,每24小时进行一次水置换,加快水质改善。此外,还将建设节制闸,待污水处理好后再排入三圣河,减少三圣河的污染负荷。


▲三圣河改善范围示意图


此外,桂城街道不断完善三圣河水利设施,建成多个引水排水、节制、调度的窦闸,通过引水泵站从佛山涌引入活水,流经支涌乌隆涌进入三圣河,从而起到改善水质作用。


▲三圣河“充氧曝气”治理点


目前,三圣河整治工程大部分已经基本完工,水质感官较好,水面没有漂浮物,水质不断改善,大部分时间和指标均基本达到有关指标要求(Ⅴ类水),基本消除黑臭。




跟着公信君看完了夏东的故事

走完了夏东的角落

是否觉得像看了一部长电影呢?



记得带上你们的宝贝单反与长镜头

一起来到重获新生的夏东

拍上1个G的美照吧~




看好公信君为各位准备的交通攻略

一起去夏东看看拍拍吧~

 交通攻略 


自驾交通:从广州或佛山中心城区自驾车,只需30分钟即可到达夏东,按汽车导航行驶即可。


公交出行:经过夏东的线路有佛232路,桂04路,桂06路,桂24,桂30,桂32,G3等公交线路。




撰文 - 陈钰君

摄影 - 曾昭弘

编辑 / 公信君 - 丁当

做最 in 桂城人

请关注我们的  桂城公信 ↓ ↓ ↓

听说只有最爱桂城的人才扫得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