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电线价格联盟

泉州中山南路3座骑楼坍塌 两辆货车被压扁

泉州微新闻2018-12-02 08:33:51

泉州微新闻微信号:qzxinwen

每日推送大泉州最新鲜新闻资讯

【泉州】回复“1”【晋江】回复“2”

【石狮】回复“3”【南安】回复“4”

【惠安】回复“5”【菜单】回复“0”

推荐图文、投稿请直接回复即可。

爆料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骑楼塌成一片废墟

东南网8月13日讯(海峡都市报闽南版记者 韩影 彭思思 徐锡思 吕波 通讯员 吴文霞 肖安康 文/图)租客老陈和老李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他们会成为患难之交。

昨天上午9点半左右,泉州市区中山南路7、9、11号楼骑楼坍塌,租客老陈率先逃出骑楼,老陈的大嗓门还救了年岁稍大的老李。他们刚上了马路,轰的一声,三座骑楼瞬间坍塌。

两辆货车和两辆电动三轮车被废墟压扁,老李五金店的一个伙计小艾被困在楼顶,被消防用单杠梯救下。所幸,事故并未造成人员伤亡。

坍塌事故惊动了鲤城临江派出所、消防、新桥社区和鲤城住建局等单位和部门。现场被拉上警戒线,专业施工队昨天进驻现场,今天上午开始正式的拆除工作。海都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已有七八十年历史的骑楼,还面临一系列的危房翻建困境。

【现场】 两辆货车都压扁了

11号楼房主已经失联很久,目前由鲤城住建部门代管,这些年也一直没人居住。据周围厝边介绍,事发前,这座骑楼出现轻微坍塌,但始终无人修缮。

7号、9号均为三层小楼,建筑面积总共1000多平方米,房主是同一个人,姓蒋。这两栋楼都出租了,由于年久失修,屋内破败不堪,承租者并未用来居住。

7号楼的租户是李庚众,今年68岁的湖南人,他来泉州20多年,一直做五金生意。李庚众说,他租这栋房子将近10年,一直用作五金店的仓库。

9号楼的租户是陈毓海,今年53岁的浙江人。和老李一样,他也在泉州做了20多年筛网生意,9号楼也是他租来的仓库,记不清楚租了多少年了。

坍塌事故后,7号楼前的一部白色小货车,9号楼前的一部灰色小货车,全部被压扁。废墟下还有两辆三轮电动车,是租客老李的。

被压在废墟下的车辆

【逃生】 “要塌啦,快跑啊!”

昨日上午9时30分许,老李和老陈先后到仓库取货。

老陈打算开门进仓库,他的儿子刚把电动车停在路边大树下,便发现9号楼骑楼柱子上的瓷砖开始脱落,一眨眼的功夫,柱子就开始摇晃开裂,“要塌啦,要塌啦,快往外跑啊。”老陈的儿子大喊。

反应敏捷的老陈,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马路上,却见隔壁老李还傻傻地站在骑楼下,“老李,你倒是快跑啊,往外跑!”老陈扯着嗓子喊。

年岁稍大的老李这才发现不妙,赶紧跑了出来,几乎同一时间,骑楼轰然塌陷。老李五金店的一个伙计小艾,事发时已经上了二楼取货,却不料被困在黑漆漆的楼上。热心厝边立马报警,还拨打了119、120。

消防赶来后,小艾按照救援人员的指挥,沿楼梯走到了三楼天台上,救援组将一个单杠梯,搭在7号楼与邻栋衔接处,最终,在安全绳的牵引和救援人员的保护下,小艾从瓦片屋顶走到了安全区域。

“没砸到人,真是万幸啊,万幸。”老陈和老李虽都一身灰土、惊魂未定,但能完好无损地逃开一劫,两人都异口同声地庆幸。

坍塌现场,凌乱不堪

【房主】 将申请危房翻修

骑楼坍塌后,新桥社区郭书记、鲤城区住建局张局长到现场查看。经社区人员多番联系,房主蒋阿伯终于赶到现场,蒋阿伯今年60多岁,他称这两栋房子是他叔公的,这么多年来一直出租。

“以前这房子还好,是这次台风下雨了,才这么快塌陷。”昨日下午,蒋阿伯拿着房契等材料到了现场,说要开始申请危房翻修。

鲤城区住建局张局长介绍,倒塌的三座骑楼,11号楼是1930年前后建的,另外两座是1940年前后建的。由于整条中山路的骑楼结构都被列入了古城保护的范围,骑楼坍塌后的重建较一般的房屋稍显麻烦些,“善后必须得请有资质的拆除公司,普通的公司不行。”张局长介绍,近年来,中山路的骑楼坍塌现象频发,作为古城保护建筑,翻建重修有一定讲究,能保护的就尽量保护,实在不能保护的也要修旧如旧。

“最近台风雨,社区工作人员也都很担心,前一天晚上还过来走访过。”新桥社区郭书记介绍,由于中山路骑楼多为木质结构,年久失修、白蚁滋生,加之连续的阴雨天,也加剧了骑楼腐蚀坍塌。

【走访】 十年两改 遮住腐烂却未防治

昨天下午,记者走访了整条中山路,发现不少骑楼都存在安全隐患:有的顶部天花板已经脱落,电线横七竖八;有的天花板裂开,整块板子耷拉下来,随时都可能坠落;也有的骑楼,天花板与砖墙衔接的地方,青苔滋生。

“你看,装潢得再漂亮,都只是表面功夫,里面的木头加剧腐烂着。”昨日下午,水门社区查林娜副主任带着海都记者入户走访。中山南路559号是家佛具店,佛具店40多平方米,房顶的木梁都腐烂了,有好几个窟窿,为遮雨,老板将这些窟窿用塑料布盖了起来,但屋内十分潮湿,木梁和承重柱都被白蚁蛀了。

查林娜调到水门社区工作10多年了,她介绍,这期间,政府牵头对中山路骑楼进行过两次立面装修,但这些装修,只是表面上遮住了腐烂,没有真正防止腐烂和白蚁蛀食。

“要赔偿没处赔,修缮还要自己掏钱,很多房东不愿意修理。”海清社区金主任介绍,中山中路的骑楼住人不多,大部分都出租给店面,还有不少店面一直没有出租,处于无人管理状态。

海清社区王书记说,这些店面翻建需要经过危房鉴定部门鉴定,还要走一系列程序,有的甚至要经过文管、规划等部门批准,程序太复杂,很多业主和租户不愿意,也就没有修缮。

一座荒废老房围墙夜半坍塌,愁坏周边住户

骑楼问题大事记

●2013年10月30日,中山中路161号骑楼的天花板摇摇欲坠,一整片铝扣板几乎掉光。

●2013年8月27日,中山路576号门外的骑楼吊顶坍塌,差点砸到路边阿婆。

●2013年5月18日,中山南路462、464、466、468号店门口走廊的天花板发生坍塌,所幸未造成伤亡。

●2013年4月17日,中山中路161号店铺外天花板摇摇欲坠。

●2012年10月31日,中山路79号店门口一米多长的天花板出现了整体脱落。

●2008年4月7日,中山中路骑楼上的两块天花板先后掉落,砸伤两位路过的市民。

●2007年6月9日,中山南路108号店面骑楼倒塌,还好没有人员伤亡。

□相关新闻

老房围墙坍塌 邻居担忧

房屋“主人”有三家11户,意见不一难协调

东南网8月13日讯(海峡都市报闽南版记者 凯航 夏鹏程 实习生 叶浩田 文/图)昨日凌晨3点10分,老房突然传来巨响,吓醒了惠安县螺城镇西北社区的几户居民。

“半夜3点多,突然‘哐、哐、哐’,吓都吓醒了”。昨日上午,63岁的欧阳国明,讲起惊魂一刻,一下子提高了音量。

声音来自他家南侧距离很近的一栋老房子。老房子少说也有近百年历史,大概30年前,最后一户人家搬出后,就一直荒废着,6年前,房子开始发生坍塌,屋顶倒了一半。昨日凌晨大雨未歇,老房子二楼围墙再次发生坍塌,墙土重重砸地上。

掉落的墙土,主要砸在老房子东侧,仅有40厘米宽的小巷。这让住在老房子东侧的欧阳进平和欧阳进生两兄弟,十分尴尬。

老房子与东、西、北侧三面的房屋,相距都仅有不到40厘米的距离,一旦倒塌,墙土、横梁等,肯定会砸到周边的房子。欧阳进平兄弟俩所住的房子,是五六十年前翻建的,一旦倾斜的围墙倒塌,“根本顶不住”。

住在老房子西侧的,是年过八旬的柳先生,“这两天台风来了,怕老房子倒了,到朋友家去住了”,相识的邻居说。

令人很尴尬的是,这个“不定时炸弹”,想拆却不简单,除去庭院仅40平方米左右的老房子,“主人”却是3个大家庭,共11户人拥有。

欧阳国明等人,这两三年也先后找过这些人家商量,但11户人家的想法始终无法统一,他们也曾找西北社区居委会帮忙协调,最终也没达成一致。

“不是我们不愿意拆,我们也很无奈”,二房长子阿钦说,一旦现在拆除,又没法重建,到时涉及赔偿问题,将会造成很大的损失。三房的长子阿金与阿钦有一样的顾虑,他也坦言,三房之间,协调利益分配已经不易,拆房难度还很大,势必花费不少钱,得不到便宜还惹麻烦,也就没人愿意出头。

在欧阳进平等人的劝说下,阿钦和阿金都表示,只要有关部门愿意给出承诺,或允许翻建,或能够承认房子现状,保证若涉及拆迁,则能够得到合适的赔偿,他们就答应拆除老房子。而在听说老房子再次发生坍塌之后,大房的相关5户人家,也都纷纷表态,“只要其他人愿意,我们也不会阻拦”。

对此,惠安螺城镇副镇长林景波表示,将安排社区先行协调欧阳进平等几户人家,临时转移到安全地方安置,同时,他也会协调惠安县住建局方面,今日前往现场查看并协调处理,一旦该房子符合重建条件,将引导户主重建,解决隐患。


优秀账号推荐


南安

掌上新闻

提供南安地方资讯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