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电线价格联盟

微博征兵宣传:国防领域亟待开启“互联网+”时代

国防参考2019-01-15 15:09:53




摘要 jfjbgfck
当下纯粹依赖传统征兵宣传已难以满足人们多元化的媒介需求,而以手机为载体、以微博为代表的征兵宣传“微时代”逐渐形成,这意味着传统征兵宣传亟待与新媒体征兵宣传形成合力,增强征兵宣传效果。




“互联网+”这个概念最早由易观国际CEO于扬在2012年的易观第五届移动互联网博览会上首次阐述,随后被腾讯CEO马化腾作为两会提案提出并出现在2015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这也标志着“互联网+”行动计划被正式纳入政府工作议程。


马化腾认为,“互联网+”是指利用互联网平台,利用信息通信技术,将互联网和包括传统行业在内的各行各业结合起来,在新的领域创造一种新的生态。也就是说,“互联网+”不仅仅局限于电商领域,它与各行各业都可以实现紧密联系,是新常态下创新驱动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正如微博可视为社交领域与互联网充分融合后形成的“互联网+”新兴移动社交平台一样,“互联网+”在军队与国防教育工作中的具体应用与实践则突出表现在每年征兵期间开展的微博征兵宣传。


互联网时代催生微博征兵宣传新形式

微博征兵宣传是近些年来随着微博的兴起而衍生出的全新征兵宣传形式,宣传主体为官方机构的加“V”微博认证账号,主要包括报纸、广播、电视、网络等新闻媒体,还有地区政府发布等政府外宣部门、公安厅等司法机关、高等院校等教育单位、地方社区街道等,具有内容短小精悍、表现手法多样、传播时间集中、传受互动性强等传播特点。微博征兵形式的产生基于一定的时代和社会背景。


以微博为代表的社交“微时代”开启。当下纯粹依赖传统征兵宣传已难以满足人们多元化的媒介需求,表现在受众不仅在量上,更是在深度上对内容的要求、对多媒体创新表现形式的需求,以及基于Web2.0大背景下对互动的需要。而此时以微博为代表的新媒体的诞生则满足了人们的需求。


微博裂变式的传播轨迹极大地拓宽了信息源的覆盖范围,由单线转向网状式辐射,信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广泛传播;互动性作为新媒体的根本特征,传受主体多方之间的互动共享带来了内容的深化与多层级诠释;在表现方式上,形式多样的多媒体信息处理方式丰富了内容的意义表达,也具备更大的受众吸引力。


根据2015年1月发布的第3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与《2014年中国社交类应用用户行为研究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已达6.49亿,手机网民规模达5.57亿,占网民总数的85.8%,微博覆盖率为43.6%。以手机为载体、以微博为代表的征兵宣传“微时代”逐渐形成,这也意味着传统征兵宣传亟待与新媒体征兵宣传形成合力,增强征兵宣传效果。


“90后”目标受众与新媒体联系紧密。自2008年起,兵员征集对象主体正式调整为各级各类院校的应届毕业生,征兵对象年龄限制区间在18~24岁。


以2014年征兵为例,符合2014年入伍年龄标准的青年为1990~1996年出生,属于典型的“90后”。他们是伴随互联网成长的新一代,不仅见证了互联网的兴起与发展,也最早接触移动新媒体并应用于实践。他们与新媒体接触频繁,思想更加开放多元,获取信息的渠道也由过去的报纸、广播、电视逐步转化为以微博、微信、移动新闻客户端为主的社交新媒体,而新媒体也对他们的生活习惯、人际交往、思维方式等方面产生了不可低估的影响。


正如越来越多的“90后”习惯于刷微博而非看报纸,相较传统征兵宣传,他们也更倾向于主动接收来自新媒体的征兵宣传,“90后”宣传对象的这一新变化也要求征兵宣传结合其媒介接触习惯而充分发挥新媒体的优长。


微博征兵宣传的探索与实践

征兵宣传首次在微博中出现是2010年4月30日由@河南商报发出的一条新浪微博,其内容为,“ 【征兵】如果你是一个有军旅梦想的应届大学毕业生,请不要错过机会,河南省今年高校毕业生入伍预征和招收士官工作已经开始。与去年不同,此次预征,将首次使用网上报名制,即所有参军入伍预征(义务兵)的高校毕业生,必须登记预征报名网实名注册,在线登记报名,据了解,网上预征报名在全国尚属首次” 。


从数量上看,以新浪微博为例,自2009年8月16日建立,截至2014年12月31日,以“征兵”为关键词的认证微博已有44万余条,2010年以“征兵”为关键词的认证微博数仅有159条,2011年进入快速发展期,由2011年的不足7万条发展为2014年的15万余条,虽然这并非等同征兵宣传微博的数量,但以小见大可反映出微博征兵宣传的发展轨迹。



(插图:李宇阳)


从内容形式上看,早期微博依旧是传统征兵宣传的照搬上网,内容多以直接的口号式宣传与征兵新闻报道为主,多为纯文字呈现,以媒体微博为主要传播主体。而随着政府部门、公安警务、街道社区、高校等传播主体的加入,传播内容与表现形式更加丰富多彩,内容上增添了不少军人情感类话题,军人形象图片、征兵宣传片等也大大增加,在总体表现上以图文结合为主,还出现了视频、长图、漫画、GIF动图等新形式。


从转发评论上看,早期征兵宣传微博内容形式较为单一,转发评论较少,甚至有些负面报道转发的态势强于正面宣传。随着微博功能的完善,“点赞”功能成为反映受众态度的又一体现,点赞数、转发评论量大量增加,互动性增强。尤以2014年“军营小苹果”征兵宣传片的广泛传播为甚。


微博征兵宣传是“互联网+”在征兵领域的具体应用实践,体现了互联网、新媒体与国防军事教育工作的结合。作为征兵工作的助推器,微博并非单纯负责信息传送,更是在了解新媒体特性的基础上,注重互动等受众多元需求,其根本优势在于实现了由信息输出转化为理念输出这一创新2.0过程。


从媒体自身来看,微博征兵宣传不仅具备传统媒体的基本属性,即传递实时征兵信息,畅通征兵信息公开渠道,让人们能够及时了解最新征兵信息,同时,还显现出了新媒体的特殊价值,开创性地为公众提供了围绕征兵议题表达个人意见与集体观念自由交流碰撞的平台,方便了征兵主体为应征个体及时答疑解惑,满足了交互的个性化需求。


就社会及国防而言,不同于社会其他职业,军人承担着保家卫国、奉献社会的重任,而军队的发展也直接关系到国家的安全。随着新军事变革的日渐深入,军队愈发迫切需要大批优秀青年加入其中,而微博征兵宣传则为军队征集高素质青年、优化我国兵员结构提供了良好的契机。


微博在“90后”年轻人中的影响力与覆盖率逐渐超过了摆展板、拉条幅或是传统媒体的传播,它让各个学历层次、不同地域环境的青年成为宣传的直接对象,这种撒网式的广泛传播相比传统征兵宣传效率更高,为推动我国国防事业发展作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


从军队内部看,宏观层面上微博征兵宣传作为新媒体征兵宣传的开创性表现,顺应了时代发展潮流,有助于推动我国征兵事业与时俱进的发展。


具体来看,微博征兵宣传不仅作为宣传输出的新媒体窗口,同时还是接受舆论监督举报的重要平台,尤其是连接公众与政府的政务微博,确保了征兵工作透明公正,可有效防止征兵腐败与诈骗,有助于完善征兵法制建设,进而帮助公众提升对征兵工作及整个军队的信任感。


基于互联网思维的微博征兵宣传优化路径

“互联网+”并没有明确的官方解释,但结合当下诸多权威专家学者的阐述,笔者以为,其基本理念是借助(移动)互联网,以个体需求为基础,实现传统产业的“互联网化”。但这并非仅仅是将互联网简单应用于某一产业,更重要的是“互联网+”背后的互联网思维在国防领域中的渗透与应用,打造了互联网应用与实践的优化路径。以下以微博征兵为例略作说明。


一是打造分工明确的一站式互动征兵平台。要真正发挥微博的互动性这一根本职能,则需在微博线上打造一个互动式的征兵平台。相比各自为战、功能混杂不清的各类微博征兵宣传主体,该平台应当集结各微博主体的优势。


例如,警务类微博应充分发挥警力资源以增强对征兵诈骗行为的实时监督,强化征兵法制建设;政务类微博则应集中于征兵政策信息的公开和公众互动,掌控舆论的话语权以进一步提升议程设置能力;而媒体类微博则主要负责政策公布之后的跟进传播,进一步扩大影响力;再如高校与社区类微博,应重点抓住自身区域内的有限受众,发挥人际传播功效,将更多的潜在征兵对象转化为核心征兵对象。


在以上传播主体中,作为政府问政议政工具的政务类微博应为发展主轴,微博变革了政府的回应模式,政府决策结构由传统的垂直式向交互式发展,应依托于微博的舆情监督功能,借助行政手段回应公众的关切,形成健全的政府回应机制。各微博主体应增强各方互动,真正形成一个公开、开放的舆论广场,实现互动的循环式流动。


二是以移动思维为导引,开创大数据在征兵领域的运用实践。对于移动社交新媒体而言,基于云计算与大数据基础上重视用户体验、实现智能化的人机、人人交流是未来发展的主流趋势。


一方面,我们应当熟悉手机小屏的特点并加以利用,增进对手机、平板这类移动载体构造的认识。


比如,通过有效控制视频时长,配合耗费较少流量的动图信息输出等方式迎合受众实际需求;另一方面,应通过人群划分、大数据挖掘以了解人群对征兵的意向,掌握用户喜好,开展有针对性的宣传。


这也要求彻底摒弃过去不加择选的照搬照抄模式,大量增加原创信息、创新宣传手段,从大数据提供的精准用户数据出发,正如Netflix拍摄《纸牌屋》所取得的成功经验,要将用户兴趣爱好的抽象表征转化为服务于收视率的实际数据


在微博征兵宣传中则可借助新浪微博平台提供的专业数据来分析网民的关注走向,从他们可能感兴趣的热点问题切入,逐步将其注意力转移至征兵工作中来。



(军营“互联网+”:一道无限可能的加法题。)


三是要加大对“90后”社群的心理行为特征研究。“90后”作为当下征兵宣传对象的主体,具备一定的共性特征,这就要求征兵宣传首先要了解这个群体的基本心理特征;其次,在获知他们对军人、从军态度看法的基础上,采取对策或化解矛盾、转变观点,或强化认知;最后,因为要借助微博传播,则在内容形式呈现、语言口吻表达等方面都应结合他们的喜好特征进行传播。这就需要依靠新闻学、社会学、心理学等诸多学科共同实现。


正如“军营小苹果”的成功并不仅仅是征兵宣传片的成功,更在于它将征兵宣传片衍生为一种文化现象,是基于青年流行文化基础做出相应调整的结果。媒体应始终服务于“90后”受众的真实需求,不断改进“讲故事”的方式,这也与“互联网+”的理念基础相契合。


当前我国出现“征兵难”现状主要是指优质兵员的缺乏军队面临征集高素质兵员难的困境,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性循环,部队缺乏足够的吸引力招纳优秀人才,这是部队环境艰苦、经济待遇较低、未来发展不明朗、和平环境导致国防意识欠缺等诸多原因交织作用的结果。这不仅需要相应的政策做牵引,也对创新征兵宣传方式提出了新要求,微博征兵宣传已显现出巨大的发展潜力。


微博征兵宣传最大可能地拓宽了征兵宣传范围。首先,使信息的广泛传播成为可能,让多元人群接触到征兵信息;其次,它与时俱进的内容形式符合当下发展趋势、符合青年人的爱好需求,依托于日益深入的军队反腐与新军事变革的大背景,微博征兵宣传也有助于军队形象的改善;再者,它在一次次的传受主体交互中有效地影响与改变了单个受众的观点,弱化了刻板成见或强化了积极观点。它是社会舆论的即时监测器,是社会多元意见的采集库,它不再是自上而下、广种薄收的地毯式宣传,而是主动交互式的针对性宣传,而这也是“互联网+”的魅力所在。


南京政治学院 许小青


看过瘾了吗?回复数字编号获取更多精品文章(注意文章编号都是四位数哦):

0070:乔良:扬我所长 打赢未来“网电空间战”

0097:“新脑皮层战”走上历史舞台,我们准备好了吗

0106:打造网络安全“铁骑”刻不容缓

0109:面对“白蚁战术”,如何筑牢思想“防火墙”

0116:网上国土硝烟弥漫,当今中国如何打赢网络“上甘岭战役”

0117:高度重视电磁空间斗争,第五维空间攸关国家战略安全

0138:“大科学”之道,是自强之道,更是王者之道

0144:我国北方干旱地区地下有超过两条黄河流量的优质水

------------

更多精彩请关注国防参考(jfjbgfck)微信公众号,点击右上方人像图标“查看历史消息”,或者回复“目录”获得往期文章编号,回复编号即可查看相应文章(0001、0002、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