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电线价格联盟

古村推荐 | 中国乡村妖怪志

古村之友志愿者网络2018-11-07 12:44:32

《中国乡村妖怪志》是童圆娃发在“未确认生物吧”的图文集锦,作者自言其生长的村庄“由于开矿的缘故已经沉在水下”,所以时常想起那个小村子,以及伴他长大的那些乡野传说。童圆娃用windows系统自带的画图工具绘制了一些妖怪,并配有简短的说明,不知不觉间已有近百则。这些乡村妖怪极为典型,中国各个乡村几乎都有类似的传说,但却长期被忽略。童圆娃所作的补上了空缺,且又能以平和的心态正视乡村的暴力、畸形和蒙昧,与那些大合唱中模拟口型的美化乡村者保持了距离。在这些故事中,可看到古代志怪的影子,身处所谓的“科学与理性”的时代,妖怪仍在乡村秘密生长,而妖怪们所呈现出的荒诞与狂乱,数千年来未有大变。经作者授权,选其中一部分推送。


↓ ↓ 




半截瓮


目击半截瓮的村民不少,常常在隆冬腊月的后半夜出现,看见它会有大厄运。半截瓮像个瓮,在北方比较流传的叫法是“半截缸”。半截瓮是没有头的怪物,身材敦实像个大缸,眼睛长在手掌里,冬天就在深夜游荡,夏天潜伏在水里。人一旦遇到它,性命难保。



水猴子


也有叫水鬼的,短小精悍,水里力大无穷,性情残暴,喜欢把人拉入水底溺死,将人口耳鼻喉里塞满泥巴。据说水猴子的传说与海狸鼠有关,海狸鼠原产南美,80年代国内兴起养殖海狸鼠之风,其皮毛可做名贵衣料,不久行情变坏,很多养殖户放生了,海狸鼠扩散到自然水域中,大多数水猴子事件就是这东西所为,在水下力气很大,喜欢抓人的脚腕拖下水窒息死后吸血。




黑咕咚


咕咚二字原字是什么,不太确定,黑咕咚就是黑乎乎。毛咕咚就是毛烘烘。因为有些人讲方言吃字,所以不确定黑咕咚是不是黑咕隆咚。黑咕咚也是说一种水鬼,他出现的水域有黑烟狼藉,而往往野外河里洗澡的人意识到黑烟靠近,则已经大祸将临。



蓝光怪


小时候,在乡下姑姑家长大,晚上不老实,大人睡着后就趴炕上往外看,经常能看见一高瘦一矮胖的两个人,从院子大门那里的暗处走出来,农村晚上很黑但能清晰看见两个人发蓝光,就好像夜空的颜色。这边农村的房子都建在台子上,走上台子后,家门和窗户之间正好有一处墙造成的视野盲区,他们每次径直走到那块视野盲区后就不见了。我是阴年阴日出生,加上身体不好的缘故,小时候经常看见这些东西。那时候到现在已经有十几年了,还记忆犹新。



麻姥姥


传说有个奶妈,过去专给大户人家少爷喂奶的,长了一脸麻子,有一天忽然发狂,挖了小少爷的心,捧着嚼食了。之后逃窜,经常在旷野伏击男性,成年男子则被其用镰刀割了男根,年幼的则被挖心。后来麻姥姥成了拐子的别称,也有人拿这个名词形容一些心地不正的老太太。



血虎

 

血虎有吆喝、咋呼的意思,形容人讲话声音大得过分。比如:“俺俩有话好说,你血虎啥子?”此词渊源:传言有个怪物,头大如斗,气吁吁的,发声如雷,但童心未泯,若遇其大发雷霆,给个拨浪鼓,其气全消。



刘巧

 

传说人在逆旅之中,常常看见前方有光火,走近发现是个美少妇。此妇说自己名叫刘巧,从娘家返,遭遇如何如何,听者一旦动了带有色心的恻隐,答应结伴而行,必遭挖心之害。



鹄天子

 

70年代中期,江淮一带发大水。水灾之前,有许多异象。有人在旱地里看见一个银发老太划着一条小舟,小舟上还有个穿红棉袄的小姑娘,船头立着一只大鸟。看到这一景象的农夫,很是诧异,心说大冬天,旱地里怎么有个船,还有一老一小一鸟?于是靠近一探究竟。农夫先问老太,怎么在旱地里划船呢?老太太笑而答:马上就有水了。农夫再瞥了一眼那鸟,差点没吓死,那哪里是鸟,分明是个鸟人,蓝色,红眼,看着十分可怖。接着,这年夏天,就爆发了大洪水。有人说,那农夫看见的老太和红孩儿正是瘟神一类的东西,那蓝鸟,叫鹄天,是个向人间释放霉运的厄神。



人瘤

 

农村人重男轻女,而有的家庭,一而再,再而三,生的全是女娃。有这么一个家庭,想生男娃,却迟迟没有,一个两个三个皆是女娃,都被他爹一一处理了,或扔,或溺死。后来这个爹的脖子上生了一个肉瘤,全是疙瘩,每个疙瘩都像一个婴儿的头。这个爹,死于此瘤。

 


蓝皮怪

 

故事是这样的。传闻有一种怪物,能隐能出,全凭自己的意愿。这个怪物身长大概一米左右,蓝皮,红眼,头上一溜小辫,生性贪淫好偷。它会遁地,偷回了金银取悦女人。过去有懂此门道的人有一个生财之道——专门用美色勾引这种怪物给自己敛财。此怪物身形矮胖敦实,肥油满肠,肥肉裹腰,又说烹了此物来食用,可长生不老,容颜永驻。



鱼男

 

村后的另一个村,比较富裕,得益于渔业,因为挨着河,西北角傍着大片的湖。农忙后,家家打鱼、养鱼。说有这么一家子,奔富的劲儿卯足了,螺丝要拧坏的劲头。起早贪黑捕鱼,顺着河道能跑到邻县去。所到之处,一个鱼鳞也不留。接着就富裕了,接着呢就出事了。人都说是鱼族的报复,但这个报复却在无辜的第三代上,也就是这家子的小孙子身上了。这小孙子,十七八岁,患了一种怪病,从头往脚长鳞片,眼看就快成了一条鱼了。后来这孙子的样子变得十分吓人,娶不着媳妇了。又说这家子断了鱼的后,鱼也断了他的后。



掏肠怪

 

1995年,我还很小,还没入学,那一年的夏天,整天跟在大孩子后面到处跑着玩儿。有一天早晨,我们一群小孩,大小不一,高矮参差,在连接集市和村落的石桥上玩儿。突然就炸开了锅,各种嚷嚷声,等我反应过来,桥下的河边不知何时已经聚满了人。顺势看去,原来大家都在看河里的一个河漂子。是一个很浮囊的男尸,趴姿浮在河面,穿一件蓝条海军样式的T恤。这样的事件,那年夏天一共有两次,当时的说辞无非是经济纠纷类的仇杀。但坊间还有各种另外的版本,其中比较吓人的版本是这样的:有人亲眼看见一个羊头人怪,虎背狼腰,上身长,下身短,浑身陶泥色。此怪要是抓着误入滩涂的落单者,必先扼死,掏出肠子、内脏,再将余物扔到滩涂里,任其腐烂。恰巧遇到暴雨,尸体被冲刷入河道,就顺河漂入村民的视线,成为一个骇人的故事。



痋 男

 

村里有个傻子,智商略低,长得好似巨灵神。他倒也无害,对人总是躲躲藏藏。他家里人也算是和他划清界限。久而久之,这傻子就见什么吃什么,田间地头,只要有活物,他抓着就吃,什么蛤蟆,小蛇,麻雀之类,都是他的腹中客。但这些东西不好逮,于是,傻子就常常翻人墙头偷鸡摸狗,是真的偷鸡摸狗,偷回去生吞活剥,可怜又可叹。



黑龙潭主

 

村子20多公里外,是淮河蜿蜒流经之处。这蜿蜒之势劈开一座矮山,成就一个小峡谷,这个小峡谷叫硖石。距离硖石不远的转弯处,河道之下还有一深潭,当地人叫黑龙潭。当年淮河上没有桥,乡民过河都是从这硖石摆渡。有一年的夏天,天热得出奇。各色人等为了生计还是船来船往。因为坐船的都是贩夫走卒,衣衫褴褛,一看就是干活出力的。这一天,有个翩翩少年,容貌惊为天人,犹如出水芙蓉,不沾俗尘。当时溽热难耐,这少年宛如一剂薄荷,清凉爽快。少年周围的看客,不论男女,都吃惊地看他。这少年和船客一同上了渡船,大伙看得真真切切。船到水中央,忽听水声澎湃,大家扭头望去,那少年,已是倏然而去,没了踪影。后来坊间都说,船客们遇见的正是黑龙潭的主人小黑龙。



长鼻怪

 

说有这么一家人,生了很多女儿,叫若男,盼男,来男,生到第四个女儿时,估计也是绝望了,遂给老四取名胜男。意思说,咱们两口子就生到这儿了,许是没有生男的命,干脆,生女当男养,胜过男的。所谓有心栽花,无心插柳。年过半百时,两口子却生了一个男婴,有喜也有悲。喜的是终于生了一带把儿的,悲的是竟然是一怪胎。怎么呢?原来这男婴浑身紫黑,双眼泛红,最奇的是竟然长着一个象鼻子,犹如男根长在脸上。

 


飞虎

 

村里有一颗古槐,粗有几抱,参天而立,蓬蓬如华盖,遮天蔽日。到了夏天,槐树下成了村民乘凉的好去处。平时风和日丽,三两村叟树下下棋。有这么一天,有个下棋的老叟,不经意一抬头,但见一怪物择梢木而栖,探头向下,正好和村叟四目相对,碰个正着。村叟惊魂嚎叫,那怪物却腾空振翅,飞到云端。据那几个村叟所言:怪物形状如虎,通体黛绿,有肉翅一对,虎头蛇颈。这究竟哪是什么东西呢?是几个老头老眼昏聩还是确有其物呢?



双生女

 

故事是这样的:从前有一对老夫妻,年过半百,生下一怪胎——一双头女婴。女婴渐渐长大,村民发现,这孩子还是个驼子,靠肩膀的背鼓出一大块,驼得厉害。有一年夏天,这双头女子在河里洗澡,极为隐蔽,却不料被同村干活的老汉看个正着。老汉一看才知,这怪胎背上哪是什么驼子,分明是一对修长的翅膀。

  


大红蛇

 

这个故事的背景是九十年代中期。那个时候,田地里还是立着相距十来米的木头电杆子。为了防止其腐朽和安全绝缘,电线杆周身涂满了沥青隔水。在一个深冬腊月,天很冷了,田地里是初长的麦苗,嫩绿油鲜。有一个农夫从田埂走过,无意间一抬头,一条周身通红的大蟒蛇,盘绕在电线杆的高处,张嘴吐着血红的信子。这农夫哀嚎着跑回村里。等大伙闻讯而来,随着去那农夫指认的地点一探究竟的时候,那只有孤零零的漆黑的电线杆杵在那儿,别无它物。



有眼无珠

 

高中时代偶尔在我妈面前用了“有眼无珠”这个词。我妈听后脸色很不好,说:你也年纪不小了,以后这个词别说了。我当时很疑惑,有眼无珠这个词,形容人“眼瞎”,难道有什么禁忌?后来问我爸,说,不知。像是孕妇效应样的,脑子老想这个词的别意,还真被人解答了。原来,有家人的闺女,天生眼盲,白内障样的,人都以为她瞎,谁知她下体有只眼睛能视物。但,根据这个传说,此词有什么特殊用意吗?不解,奇哉。

 


煤精

 

轮窑厂烧砖的大炉子一燃起来,中间不能停,否则损失很大。这个轮窑厂的大炉子经常罢工。窑厂的主人心疼不已,也找不出什么原因,接着呢,这生意没法做了,不出砖头,光耗煤炭、人工、电力,实在招架不住,索性散伙不干了。轮窑厂废了之后阴森可怖,人迹罕至。挖砖坯的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渗出水来,成了一条一条水沟。烧砖的窑也黑咕隆冬。有一天白天,有个农夫途经轮窑厂,就看见那窑里窜出个人来,浑身漆黑,红毛飘飘,大白天的两眼突射光芒。农夫以为这次必定遇害,谁知那怪物,跳来窜去的,消失在生砖坯堆里。后来有人说那是煤块成了精,所以那煤窑烧不着也是煤精作祟。



自燃人

 

我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是一个夏天,那时候我还是一个穿梭乡野整天顽皮的孩子。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我误打误撞地进了那个常年裹着纱布条,穿着厚棉袄的妖怪的家门前。可能是为了通风,他的小屋敞着门,我忐忑地扒在门框朝里面环视一周,和那个“怪物”的眼神撞个正着。我像做贼一样的,吓得跌坐在门口。他穿着很鼓囊,满头满脸绷着纱布条,那布条在阳光下仿佛是渗透着血色的。那个眼神,在夏日的阳光下,明亮温和又略带忧伤。从前我们一直被告诫要远离这个怪人,原来他一出生,皮肤薄如蝉翼,血管、心脏、五脏六腑隐约可见。后来他的家人发现,他对阳光异常敏感,稍微多一点日照,那皮肤就开始出现灼热的红点,甚至会晒伤燃烧起来。接着,无奈的家人就只能用纱布裹着他,让他远离灼烧之苦。后来,也就是前几年,他二十来岁的光景,就已经走到人生尽头了。

 


喜娘

 

传闻喜娘的形象是人头蛇身,看上去是个中年妇女的样子。喜娘钟意在正月的夜晚出现,尤其是出现在正月十六新婚夫妇的洞房里,等新婚夫妻疲惫睡去之后,其则悄悄蜿蜒而入。当是时,其面目狰狞,红雾翻滚,喜娘贴近新人床头,吸取新人的喜气,吸饱则走,并无他害。

 


大红鱼

 

这个故事发生在1995年。县里一个什么厂子排放氨水,河水变成暗红色的,鱼虾蟹皆亡命而浮,两岸乡民疯捞不止。氨水连着排泄三天,估摸着河里的活物所剩无几。第三天头上,雷雨大作,乌云压成城之势。突然,两岸捞死鱼的乡民,有一个扯着嗓子喊道:你看那是什么?乡民顺势看去,却见一条红色大鱼,奋劲击水,其双目白膜状,好似人类的白内障。据说这大红鱼有小船儿那么大,估计少说与有两三米的身长,而且其势如船,想来比较宽胖粗壮。这到底是什么鱼呢?

 


水鬼

 

阿公在初夏的时候搭了窝棚在瓜地看瓜,瓜地靠着湖。有一天夜里,阿公听见湖面呼啦啦的,像有人从对岸游过来。阿公心说不妙,肯定是偷瓜的贼。于是出了窝棚,在暗处候着。真有人从水里上岸了,借着微光,但见一人出了水,单脚跳着上了岸,然后一屁股坐在瓜地旁边,阿公一看,这东西浑身暗绿,青面蓬头,拿出一个瓶子似的东西,咕咚咕咚喝起来,然后又扭头顺势扭了一个瓜,两口就给啃了。边吃边看另外一只手,手里拿着的好似一个字条,口里嘀咕着:到时间了。说着,猛然一立,单脚跳着投进湖里,就听得又是呼啦啦声,那东西就不见了,水面恢复了平静。阿公遂大病好几日,吓得口不能言。

 


榕树怪


村子有几棵很古老的榕树,蓬蓬如华盖。阿成妈妈差遣他去隔壁送年糕,阿成就借着大屋前的照明去邻居家,要途经屋后的老榕树。当时外面空无一人,很安静,灯光也昏暗。就在阿成路过老榕树的一刻,忽瞥见一个红彤彤的东西从榕树上下来,起初以为是邻居家穿花衣的小妹在榕树上玩耍,等阿成偏转头去看时,见到的竟然是一个怪物,没有胳膊,没有脖子,一张绿莹莹的头脸就那么突兀地架在肩膀之上,浑身暗红色,前胸鼓胀好似妇人之乳。阿成很聪明,故作镇定,装作没看见的样子,掉头折返家里。之后,阿成再也不敢靠近那棵老榕树,他坚持认为那是寄居在榕树里的鬼魂。

 


人面兽

 

小娣的姥姥家有荔枝园子,小娣初一那年的暑假去姥姥家消暑。荔枝快要熟了,有一天特别热,眼看要落雷雨,天特别闷热。小娣就巴不得下场雨。这天浓云过后,又晴了,雨没下成。就在乌云要散的时候,突然就从小娣视线不及的右边,大摇大摆地爬出一个怪物,据小娣说就像个大胖子在地上匍匐似的。大摇大摆就进了荔枝园子,缓缓攀到树上,伸长了舌头拽荔枝吃,连壳子也不吐。小迪这才看清,这东西长着人脸,而且额面上还长着溜长的一个红瘤子。小娣说那东西很肥胖,行动也迟缓,通体跟荔枝树的叶子很近似,深绿色。跟着,小娣就惊声尖叫,找姥姥去了。小娣看见的是什么呢?爱吃的荔枝的人面兽形怪?

 


立 僵

 

村里死了一个年轻人。当时听大人们说这个年轻人血气方刚,有很多心愿未了就变成了僵尸。具体怎么判断是僵尸的,我也不知道了。后来就有风水先生在村外的野山找了一块煞地,挖了一个深两米多,直径也差不多两米,口窄低宽的穴。然后把那个尸体用黄草纸包得严实,又用串有铜钱的红绳子困扎好,竖着立在事先挖好的穴里。最后用糯米浆鸡血黑狗血还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和了好几大锅的浆糊。然后把穴慢慢浇筑到漫过人头。等浇筑成型坚固以后,再封土。封土的上层还铺了两块预制楼板。据说这样就把僵尸镇住了。

 


长舌妇

 

说有这么一个妖婆,最看不惯民风淳朴、妯娌和睦。她就喜欢看流言四起,纷争如麻,小语不断,大话连篇。这妖婆是有办法的,其舌有某种天赋,犹如壁虎的尾巴,断而复生。她这个舌头更奇,剪断了,顷刻全貌复然,毫无伤痕,如此反复,可搜集断舌无数。每每深夜,妖婆摆好储物罐,刳擦刳擦,忙不迭地剪断舌头,搜集满满一罐子,杵碎成肉泥,再佐以他料,做成浆糊状。然后找到民居外的水井、小河,将这浆糊倒入。只要此地居民喝了这下了蛊的污水,则性情大变,爱嚼舌根,散流言,最爱毒舌谩骂,以恶语伤人为乐,以唇枪舌剑为荣。

 


沥青池中怪

 

故事发生的地点在小学旁,废弃的沥青池中。沥青池是个玩耍的好去处,虽然有着某些隐患。冬天沥青凝聚变硬,旁边小学的一些学生经常在上边打出溜滑,黑黑的沥青被磨得油光锃亮。到了天气炎热之时,沥青变软,走在上边有种要陷入沼泽内的错觉。这个时候,更多的小学生在沥青池上跑来跑去,练习凌波微步。也有些小学生把脚陷入池中沾满了沥青。


有一个伏天的傍晚,蜻蜓四飞,蝉声聒噪,有个小女孩途经沥青池子往家走。突然一声巨响,轰隆如炸雷。小女孩惊坐地上,仰头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三头的怪物,浑身黏满了沥青,破池而出,三个头在空中胡乱摇晃。再看那沥青池子,犹如被炸的牛粪一般,狼藉不堪,四处都散落着黑黑的沥青。小女孩哇的就撒丫子往家跑。说也奇怪,或许那怪物的感知力差或者视力不好,它并没有追赶小女生。小女生平安到家,把刚才所见告诉家人,却遭一顿打,怪她年纪小小就信口胡说。这女孩正是我小学同学,我也曾是沥青池上玩耍顽童中的一员。只是今日那池子早被填平,盖满了民宅。当年看见怪物的女孩已为人母,但说起这个事情,仍坚持认为当年所见并不是信口胡说。假如这一切真如她所言,那这是什么妖怪,破池而出后,又去了何方呢?




你可能还想了解



(点击图片可了解主题展详情)


中国(深圳)古村与新乡村主题展暨乡村博览会

2017年8月22-24日

深圳会展中心一号馆

构建乡村、资本、创业、文化复兴、

产业展示、产业扶贫、产业推广与对接的

最佳平台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平台“志怪mook”

作者 / 童圆娃






全国古村落保护志愿者组织

古村落保护与活化

新乡贤社会价值投资平台

全国30个省、直辖市、地区

数万名古村志愿者

近千家古村落保护与活化的社会组织

两年孵化数百新乡贤创业项目

撬动上亿社会资产

古村之友新乡贤公益互助平台

古村之友研发的互联网公益PNPP模式

为新乡贤搭建起一个

筹人、筹款、筹资源的公益互助平台

           

 

(扫描二维码填表报名)


古村之友,荣誉之师

深圳市创意设计七彩奖特别贡献奖

中国慈展会项目大赛金奖

北大安平公益传播奖

香港公益创新金奖

明善公益榜年度最具捐赠价值公益项目

阿里巴巴全民公益合伙人

  中国文物基金会传统村落守护者杰出团队奖

 2016中国乡村旅游年度人物

中国古村镇大会风云人物集体奖

中国好公益平台创建品牌

哈佛SEED社会创新计划

2014-2015绿色中国年度人物提名

2015年中国城市化影响力机构

  2015年度深圳鹏城慈善人物奖提名

……

微信号:gucunzhiyou






推荐 阅读——

【新乡贤】系列文集

全国首个新乡贤公益筹款平台上线了

古村之友新乡贤工程指南

古村之友新乡贤工程联合战队征集

汤敏:如何用互联网PNPP模式培养乡村生力军

汤敏新乡贤工程具有怎样的时代意义?

新的历史语境下,我们应该如何解读“新乡贤”

凝聚乡贤力量 助推乡村发展 | 邹城唐村镇新乡贤培育经验

乡贤、乡绅、乡霸——古村之友眼里的新乡贤社会


新乡贤孵化案例合集

中华新乡贤,时代正能量 | 古村之友互联网公益PNPP孵化项目集


原创观点

汤敏:互联网时代,公益界正在发生的五大新转变——源自心愿共同体的力量

大慈为政,小慈为善

志愿者精神:最起码我有个身份是志愿者

九九公益,我们该看什么和防什么

通向未来新经济模式:“公益+互联网”的义利时代已到来

观点|评点乡村建设的六种浪费破坏行为

当下城市公共审美应向古村学习智慧

家谱——每个家族都不应该少的励志史诗

汤敏:孵化古村创客活化古村

观点|地名指领回家的路

我们应该保护多少古村落?——以家族需求和乡土记忆基础设施的计算方法


关于古村之友

一个30岁的小伙如何带起十万古村大军

古村之友的发展思想与指导纲领

最新最全的古村之友集训手册(第二版)

媒体报道|古村之友:公益是最大的商业


近期活动

(1)150万公益支持好家风建设|中华好家风、社会新气象

(2)300万公益支持推动人人扶贫新模式 | 山东扶贫创客公益大赛

(3)1000万公益支持市级新乡贤工程建设|中华新乡贤、时代正能量

(4)古村镇领域的专属主题展再次启航!(8月,深圳

(5)古村之友征集:联合!让乡村公益服务不再无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