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电线价格联盟

妖精,放开那只穿山甲!

智客2018-12-12 13:21:27


本文综合自“微在weizeit”(ID:wezeit-daily)、“侠客岛”(ID:xiake_island)、“我报道”(ID:wobaodao)



经典的动画片《葫芦兄弟》

早已经成了一代人的童年回忆,

里面可爱的小配角穿山甲也借此火了一把,

第五集中穿山甲为了救爷爷和二娃,

舍身拖住蝎子精,

最终死在妖精的毒手之下。



时隔多年之后,

在荧幕之外,

赚足了观众们眼泪的小穿山甲,

还是被“妖精”吃掉了。



“妖精”来者何人?


2月6日,

一则反映“广西官员请吃穿山甲”微博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一名为@Ah_cal 的网友在微博上晒图称

“广西某领导请我们在办公室煮穿山甲吃”

并表示说:

第一次吃,口感味道很好,

已经深深的爱上这野味了!



这组照片被扒出后,

立即引发外界哗然。

穿山甲作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竟然就这样被人在办公室煮了……

这让一些网友感慨道:

这些官员,

一边喊保护野生动物,

一边吃得津津有味。

合着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为了让他们吃啊。


对此,有媒体评论称:

如果属实,不仅涉嫌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

更涉嫌违规违纪甚至腐败。

不管背景多深,

相关部门都应一查到底,

核实真伪,给公众一个交代。

同时也是警示:

党纪国法面前,

没有特权和例外。 


2月6日下午,

在受到大量质疑之后,

这名被戏称为“穿山甲公子”的网友将微博删除,

仅留下一句“散了”,

随后,删得只剩一个句号。


那么问题来了,

“到底是什么'妖精'吃了穿山甲?”

最关键的一条线索——

微博中说的到底是什么活动?

有媒体指出,

2015年7月8日到10日,

“投资广西 走向东盟——

2015年香港企业广西行”活动在南宁举行。


参加活动的香港企业考察团200余人于7月8日晚抵达南宁。

9日上午举行了“投资广西 走向东盟——

2015年香港企业广西行广西商机说明会”,

下午按照工商科技、金融服务、文化旅游3个专业板块

开展投资合作项目现场对接洽谈。


随着舆论的发酵,很快,广西官方发话了:

广西壮族自治区投资促进局表示:

“本次活动是严格按照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自治区公务接待的有关规定开展的。”

“对博文中所配图片,

广西壮族自治区投资促进局进行了仔细辨认,

合影照片中的用餐人员,

没有该局任何领导或工作人员。”

“该局自2004年成立以来,

到2015年7月15日前

没有李姓或黄姓领导班子成员,

现任局党组书记黄文标同志

于2015年7月6日至7月17日在新加坡培训学习,

2015年7月21日,

被任命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投资促进局党组书记,

8月10日到该局报到任职。”


其他部门怎么说?

国家林业局保护司动物处值班工作人员:

“若食用野生穿山甲肯定涉嫌行政案件,

他们已经关注到网络反映的这一热点问题,

希望网友有更进一步的详细信息进行反馈。”

广西自治区林业厅

“该厅已依据《野生动物保护法》

对此事开展调查核实,

并依法查处涉野生动物违法行为。”

各大机关对这件事都格外严肃,

还有《野生动物保护法》坐镇,

随便谁都能看出这绝非小事……



为什么不能吃穿山甲?


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2014年的评估,

没有一种穿山甲是安全的。

其中,中华穿山甲和马来穿山甲已被列为“极危(CR)”物种,

比大熊猫目前的评级“易危(VU)还要高两级。

穿山甲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哺乳动物之一,

和恐龙一个时代,

恐龙都灭绝了,

它却一直繁衍到了现在。



它们有一流的防御力一身的鳞甲只要蜷缩起来,

森林之王也拿它没办法,

还能防中带攻,

控制鳞片进行切割运动,

张口就想吃它们的动物一般最后都捂着嘴跑了;

它们吃东西也不挑,

主要吃白蚁,

或者蚂蚁、蜜蜂、马蜂以及各种昆虫幼虫都可以,

基本上不会饿肚子;

它们会挑土质松软的土坡打洞,

在里面住上十天半个月,

换个地方再打。


为什么突然变这么惨?

穿山甲主要生活在丘陵地带的阔叶、针阔混交林中,

当生存环境因为人类的毁林开荒、修建道路、矿产开发或森林采伐而遭到破坏。

另外,东南亚和非洲物种的入侵,

也会加速穿山甲种群数量的减少。


当然,最主要原因是严重的捕猎

在中医里,

穿山甲的鳞片

被认为可以活血散瘀、打通经脉、散热解毒,

6000 多种中药处方里都需要用到“过山龙”,

也就是穿山甲鳞片。

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报告指出,

传统的滋补方法是

造成穿山甲在中国逐渐消失的原因,

人们对穿山甲越来越大的需求导致偷猎活动猖獗,

使这一本就濒危的物种加速减少。



其实早在2003年,

就有调查报告称中国穿山甲30年来种群数量至少下降了80%,

栖息地内的种群密度已低至0.001134~0.056头每平方公里,

中国穿山甲面临灭种危险。

如今广东、广西、安徽、四川等中国南方曾有穿山甲大量存在的省区,

已经很少再见到野生穿山甲的身影了。


北京师范大学等专家在2008年的一项调查显示,

我国穿山甲数量大致在25,100到49,450只之间。

而据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张立教授2010年的估算,

中国市场每年穿山甲的需求量在20万只左右。

如果我国消费的穿山甲全部来自国内,

那么我国的穿山甲还不及一年消费量的五分之一。



于是中国人把手伸向了同样分布穿山甲的东南亚各国——

世界自然基金会东亚野生物贸易研究委员会中国地区项目负责人徐宏发教授表示:

“这几年,中国查处的一些成吨的穿山甲案基本上都是从东南亚走私过来的,

而这种大规模的走私也给东南亚的众多穿山甲带来了灭顶之灾,

其在很多地区已经基本灭绝,

目前在柬埔寨、越南和老挝的森林中,穿山甲已经所剩无几。”


穿山甲对环境的适应性很差,

现在只能勉强人工饲养,

但不能人工繁殖,

即便是饲养也不是每一只都能养活。

穿山甲“养殖难度超高”,

野外也已难觅踪迹。



吃穿山甲有什么用?


各路“妖精”冒着触犯《野生动物保护法》的风险,

非要把穿山甲摆到餐桌上,

小小穿山甲哪来的这么大吸引力?

按照中医的说法,

穿山甲、尤其是穿山甲的鳞片,

是传统的中药材,

具有通经下乳,消肿排脓,搜风通络等功效。


显然,这种功效源于“取象比类”,

“穿山”是一种很厉害的“通过”,

于是穿山甲就是下乳、消肿、通络的良药。

这和通草的功效是下乳汁、利小便、通鼻塞同理。

穿山甲甚至被宣传为能有效抗癌,

“每当非法贸易商想要刺激需求从而抬高价格时,

这种吹嘘神奇功效的说法就会出现”,

保护穿山甲项目的发起人科塔拉尔森说。


实际上穿山甲有什么功效并未被严格的试验证明

而且穿山甲鳞片的成分的角质,

吃起来应该就跟啃指甲差不多。

反而穿山甲已经被证明有毒副作用,

食用穿山甲可能引发变态反应性肝损伤

(胡锡琴《对中草药引起药源性肝损害的分析》)


除去做药材之外,还有些食客认为穿山甲是“大补”。

这个谣言又是怎么来的呢?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越是稀奇的东西,

越有神奇的功效——

有病吃了它可以治病,

没病吃了它可以补身。

所以穿山甲既是神药,也是“大补”。

尤其广东人特别讲究“食补”,

包括穿山甲在内的各种珍惜“野味”在广东最有市场。



照深圳某酒楼陈师傅所说,

一道用穿山甲烹饪的美味应该是这样的:

“先用锤子敲穿山甲的脑袋将其击昏,

然后用绳子将其倒挂起来,

用锋利的刀在其喉咙处割开一条口放血;

而后放到一个大盆中浇上开水,

像杀鸡一样将鳞片烫掉,

再用微火慢慢烧掉身上的汗毛。

最后,剖腹去内脏洗净用来烹调。


通常,客人会要不同的口味,

厨师就把剁好的肉分别红烧、清蒸、煲汤等。”

经过这一系列残忍至极的做法之后,

端上餐桌的真的是美味吗?


2013年4月2号,广西防城港警方查获42只活体穿山甲,

为了增加个体重量和在长途运输中保持活性,

这些穿山甲被灌了大量木薯粉和注射了一些化学药水,

其体内不断排出黄色液体,散发出阵阵恶臭。


而在2013年1月15号,

广州警方查获118只穿山甲,

为了让这些穿山甲死后不腐,

其肚里被不法分子灌了石膏。

广西南宁市森林公安局副局长覃远鹏介绍说,

犯罪分子一般会先将野生动物宰杀,

用福尔马林水浸泡后再冰冻,

货主不可能一次性将货物卖完,

有时候为卖上好价钱还要冰上一年半载再卖,

绝大部分最终流向餐桌的穿山甲基本已腐烂,

但饭店进行处理后却很难吃出来。


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常务理事冯祚建指出,

很多野生动物带有细菌、病毒,以及寄生虫,

这些野味没有经过卫生检疫部门的检验,

即使进行加工再食用,

也很容易引发多种病症。

没有任何用处,

人们却一再对穿山甲下毒手,

至今走私泛滥,

穿山甲濒临灭绝。


还记得《葫芦兄弟》中穿山甲在惨遭殒命前,

那个红色尖嘴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句:

“放开我,你们这些坏蛋,害人精!”


- END -


欢 迎 交 流,投 稿、合 作

请 联 系

( zhike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