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电线价格联盟

【玉海楼】“十八老祠记”碑新发现

人文瑞安2020-03-06 07:33:38


点击上方“人文瑞安”可订阅哦!





晚清民国时期,瑞安有不少乡邑先贤、文人、学士群体喜结社、集社,创建社址作为雅集畅饮,吟诗诵赋之爱好。现流传下来的分别有“五老祠”;“话桑楼”(后称飞云阁的“七老祠”);位于瑞城东门外八逸街,现解放东路的“八老祠”;位于隆山南麓的“九老祠”;落成于1927年农历九月底,今解放东路现五金交电公司仓库内的“十老祠”等。


而万松山杨府殿旁原有的“十八老祠”鲜为人知,完整保留下来的民国十六年(1927)的“十八老祠记”碑,掀开了民国初期娱老之别墅“十八老祠”的面目。

“十八老祠记”碑受保护

1951年冬,南京军区驻温雷达分队奉命进驻万松山,山顶设立雷达,营房就地安排莲花庵和杨府殿,由于庵殿年久失修,柱梁遭到白蚁蛀蚀腐烂不堪,因战备之需要,莲花庵由部队拆改为营房和仓库。


“十八老祠记”碑发现于莲花庵旁不起眼的塌圮建筑旁。部队官兵将其保存在室内,又躲过了“文革”,直至1979年部队离防时,将营房交还给周湖村管理,并将碑存放莲花庵旧址内之事告诉老人协会的木振富先生。木振富认为该碑极具文物价值与意义,得好好保存,有朝一日,将碑文告白于天下,让瑞城人知道万松山上曾有一座“十八老祠”。

2013年8月的一天,木振富带来亲手抄录的“十八老祠记” 碑文,供我作研究,因为十八位老人中有何家人,名曰子华。

粗阅碑文内容,我认为这是地方史上缺载的一块文物。但是,手抄的碑文某些字读不通顺。木振富说,碑文上一些字确实模糊不清,无法确认。我们约定当年10月13日,和何锡木一起上万松山莲花庵,实地考察,再作研究。

松为十八公 祠名由此来

民国革新,人们剪掉清朝遗留的长辫,摘掉瓜皮小帽。开始流行穿着中山装、西装,以取代清代遗留的长袍马褂,帽子也改为礼帽(本地称为学士帽)。

以薛志松、陈眉山、姜玉舟、叶志声、吴元甫、陈庆珊、何子华、叶馨泉、黄焕章、蔡汇卿、姜午庭、张禧臣、蔡公权、叶炘如、胡筱岩、金于谦、金华亭为“四民代表”(??)的17位清朝“遗老”,或多或少对经过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斗争而建立的以民族、民权、民生为内容的三民主义国家看不明白,自谓维护自身纯洁清廉,不愿随波逐流、趋炎附势,参与世事为由,愿作野鹤闲云,无意世事,悠闲自得,谈笑于山水之间,来消磨他们的余年岁月。

为有休闲、娱乐的场所,集资契约万松山麓莲花庵僧人,购得庵西侧地基筹建“老祠”,又邀绅士陈志峰,共18人。陈志峰因求职于政学两途,奔波了30多年,年老多病,欲回乡养老,亦急切要觅一养身去病延年的清幽之地。便欣然答应十七老的邀请。

开始,陈老觉得“十八老”的名称欠雅,可一想,后汉的丁固曾经解释“松”为十八公,说明“十八公”是有根据的。所以,祠坐落在万松山麓,名为“十八老祠”,意义及名,各有所取,正符合名从主人群体。

蔡汇卿、叶志声、吴元甫三老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异常艰难地拓平屹立在西侧的岩石,砍伐周围丛生的荆刺,始建祠,开门窗,累续数月终建成。

从碑文的侧面,我们解读到民国初期社会中一些“四民”的侧面与生活缩影,同时也可看出当时这些群体的自负性格。




“十八老祠”创建的意义


“十八老祠”建成之初,时值孟冬,气温偏低,太阳初升时,冷暖交锋,受温差的影响,飞云江水域出现蒸腾的雾气。其时,18位老人立于祠前四眺,全城风物尽收眼底,景色绝佳,遥望前方的飞云江,但见江面上云雾缭绕缥缈,怪态百出如入仙境,真不知此时身处何境。

十八老祠的左侧有许、杨二圣神庙。昔时,南方越地的瑞安风俗,每逢农历九月初九(许、杨二圣寿诞日)向神祈福,祈求消灾解厄。这天又恰逢重阳登高求寿,佩插 茱萸避灾之佳节。就此碑文再现了民国初期,世人登万松山的壮观场面。幼童和白发老人,诗人和隐逸者,骈肩接踵,穿越于万松之小道,蜿蜒而上。

祠内是父老登高游览的歇息处。与本地其他的“五老祠”、“九老祠”、“十老祠”等相比较,“十八老祠”的深远用意确实不一般!


“十八老祠”的衰落

民国初期,瑞安多次遭遇台风,“十八老祠”亦不同程度地受到破坏,毁瓦损墙,几乎塌圮。叶志声老人邀诸老集资修理,使其景象得以重新出现。

遗憾的是,建成后仅15年,金老于谦、华亭、陈老眉山、姜老玉舟、胡老筱岩、叶老炘如已先后登仙而去。唯恐天长日久会失传,诸老请陈老(名字?)为此事记叙其始末,因此,以碑记形式追述祠的落成经过,诸老命名的意向,使其不忘。

有关“十八老祠”的存在,志书未留有丁点记载,但民间记载较详。乡贤张震轩于1928年10月25日、31日所作的《赴瑞游万松山》和长赋《游万松山记》分别提到“十八老祠”;次年2月17日又记录洪蓉轩曾戏题“十八老祠”一联:此地是瀛州胜境,其人皆罗汉出身。横匾“先生本相”四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