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电线价格联盟

当我们在找错别字的时候我们在想什么

竹园子2019-09-10 10:32:45


 

党政信息中心委托上海某公司开发了一个网站监测平台,开放给各部门网站使用。监测各栏目更新频率是否符合国务院网站普查要求,检测空白链接,检查错别字。


    培训回来以后,小伙子马上用平台对范围网站进行了检查,这一查不要紧,错别字检查报告出来,一共386处错和别。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一边看这个检测报告,一边忍俊不禁。笑过之后再想想,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错别字?其实也是一个一点也不轻松的话题。





        错得最多的三组字

        报告单里,错得最多的竟然是“帐”和“账”,总共有将近60处出错。账号、帐户、台帐、名誉帐、政治帐……写了巾字旁,都被认为是错的。排名第二是“其他”和“其它”。检测平台认为所有“其它”都是错的。排名第三的是“的”“地”“得”的用法,这个问题不足为奇,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这三个字的用法似法是语文课的语法部分的经典考题,出错率极高。

         查阅了相关资料,与语言文字继续打交道的人士进行了一些探讨。


      “帐”与“账”。国家语言文字委员会有关资料,由于古人常把账目记于布帛上悬挂起来以利于保存,故称日用的账目为“帐。”后来为了与帷帐分开,另造字“账”,表示与钱财有关。2012年教育部、国家语委发布的《第一批异形字整理表》注释说:“账”用于货币和货物的出入记载等,如“账本、报账、借账、还账”等;“帐”专表用布、纱、绸子等制成的遮蔽物,如“蚊帐、帐蓬、青纱帐”等。因这五十多处都与货币、货物或者由此引申的用义都应该用“贝”字旁的“账”。


      “其他”与“其它”。《现代汉语词典》词条中,“其他”表示“别的”,“其它”同“其他”(用于事物)。可以理解为,当语境中表示“别的人”必须用“其他”,另外的都是既可以用“其他”也可以用“其它”。网站首页中的“其它栏目”应该算别字。检测出的40多项内容涉及人物的不多,大多不能算用错。


      “的”“地”“得”。这是最简章也是最常见的错误。语文老师一辈子也改不完的别字错用。这三个字用作虚词的时候都发轻声。简章地说,“的”用在名字、代词的后面用来修饰中心词,作定语,如“我的母亲”、“幸福的生活”,也可以用在谓语动词的后面,强调动作的实施,比如“买的书”“唱的歌”,限用于过去的事。“地”,用在状语(形容词、副词)后面,比如:天渐渐地冷了,合理地安排工作,表示一种状态。“得”,用在动词或形容词后面,连接表示结果或程度的补语,如天气冷得很,歌唱得好。对比一下,“幸福的生活”与“幸福地生活”的用法,前者强调生活,后者强调幸福。“唱的歌很好”与“歌唱得很好”,前者强调名词“歌”,后者强调动词“唱”……

         一说到主谓宾定状补,就是不爱语文的孩子们最头痛的事。就是爱语文的孩子,喜欢语法的也不多。这是对语言文字的技术性解剖,的确很枯燥乏味。据一位资深初中语文老师说,中考阅卷中已经不再对“的地得”的用法作要求,就是说怎么用都是对的。但是高考呢,或者之后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呢,比如这样的错别字检测。

      虽然说语法的分析是专业人士要做的事,更多的普通人是在平时人阅读中培养而成的语感,可以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中考以前不作要求,以后再改就难了。


        还有哪些字易错?

        再然后,就是一些不应该错的字了。其实,键盘输入代替手写之后,错字已经消息,用的其实都是别字,这些错处,还是有一定的规律可循:

    一种的因为字形相似而错用。比如,经典出错的“拨”和“拔”。当年在给学生上课的时候,曾经用一个小技巧提醒过他们:“拨”就是有一点,需要轻轻拨动。这样孩子们就可以很形象地记住了这个字,提笔时不会写错。两年前的一次友情主持工作时,大大的舞台背景上就将“选拔赛”写成了“选拔赛”,在不用提笔写字的年代,这样的错误是不应该的,因为在五笔输入法里,这两个是是拆成完全不同的偏旁结构,“拨”是RNT,“拔”是RDC,输入性错误其实不应该,只能说是基础知识不扎实没有分清这两个字。类似的错处还有“自己”和“自已”,“末梢”和“末稍”,“选址”和“选扯”。

     第二种是同音不同字的错用。“处置”写成“治”,“尚属首次”写成“数”,“座落于”写成“坐”,“娴熟”写成“闲”,天燃气(天然气)、严峻(竣),火爆(暴),与此同时(于),参与(予),“毋庸置疑”(质)……

     第三类是同音词的错用。比如“权力”与“权利”,“过度”和“过渡”,“作出”和“做出”这些词都是正确的,只是有语义上有不同。不可以混用。“权力”是指一种强制的力量,“权益”是指享受的利益。“过度”是指超过适当的限度,“过渡”是指事物由一个阶段发展而转入另一个阶段。“作”和“做”似乎更难以理解一些,“作”一般用于构词语素,作为一个构词成分,需要跟别的语素构成一个复合词以后才能使用,而“做”则是一个单用的词,作为一个词,它单独就可以充当句子成分在句子中使用。其实这两个字在嘉兴方言里是有不同的发音的,也可以以此作为判断的一种简易方法。

    第四类是由于发音的不正确而错用别字。比如“物资”与“物质”,前者平舌音、阴平,后者翘舌音、去声。“毋庸置疑”写成“毋容置疑”,前者“庸”发“YONG”音,阴平,后者“RONG”,阳平。在嘉兴方言里都发“用”的音,因此错用。再如:“混凝土”写成“混泥土”,前者“凝”发“NING”音、阳平,后者“泥”,发“NI”、阳平。南言人往往没有后鼻音,就读成了差不多的声音,况且这玩意儿在形态上和用途上与“泥”很接近。

    第五种是因对词义不理解而错用。比如:“俩”和“两”,前者念“LIA”,或“LIANG”,都是第三声,“俩”字后面不可以再接“个”或者其他量词,如“夫妻俩”、“小哥俩”,或者是“夫妻两个”“小哥两个”。还有“顶级”写成“最顶级”,顶级已经含有“最”的意思,“杜绝”写成“彻底杜绝”,写作者强调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从语义语法上分析是错误的。

     第六种是音形不同而词义相近而错用。比如:“截止”和“截至”、“物资”和“物质”。“截止”是到一定期限停止,“截至”是到某个时候。“物资”是指生产和生活上所需要的物质资料。“物质”是指独立于人的意识之外的客观存在,或者特指金钱、生活资料。

    上述几种别字错用有一定的迷惑性,似乎还情有可缘,下面的几个错字就有些不应该了:居住(祝、注)、仍然(任)、潜移默化(浅)、方面(而)。

    当然还有机器不能识别而误判为错字的情况。比如“白蚁分飞”,机器认为应该是“纷飞”。白蚁防治所的工作人员解释说,这个一个技术术语,是指白蚁长到一定阶段后飞出去另组巢穴,相当于分家吧,用这个“分开”的“分”是对的。还有比如建筑工地上的“安全防围设施”,是一种用于围挡的栏杆或者织物,并不是机器建议的“防卫”措施。


    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错误?原因之一当然首推基础教育。文字基础教育的不扎实是出现错字别字的根本原因。第二是审核程序不落实,虽然制定有层层修改审阅的制度,但是落实得不到位。人不是机器,不可能绝对不犯错误,多一道审核多一个人仔细看,就会减少错误的发生。三是技术的不到位。既然机器可以更准确地发现错误,那这个功能应该在提交或者审核中就发挥作用,相当于英文输入法中的拼写错误红线提示功能,及时提醒写作者或者审核者纠正错误,可惜俺不吃技术这碗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