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电线价格联盟

木心诗选:回廊止步自问 而今所剩何愿

ONE信2018-06-18 14:16:19

木心,“木心”是他的笔名,本名孙璞,字仰中,号牧心。1927年2月14日生于浙江乌镇东栅,木心先生木心的家庭与作家茅盾两家有较远的姻亲关系。木心先生的大甥婿郑儒针是香港银行前行长——郑铁如先生的长子,民国著名社会活动家谢仁冰先生的外甥,与钱钟书先生交好,其母与鲁迅先生相识。
著名画家陈丹青解释木心的名字起源于“木铎之心”,是佛语说法;木心先生却自道“名字其实是累赘,起名木心,是取‘木’字笔画集,‘心’字笔画发散之意。”(据童明教授介绍,“木”字亦有“‘十’字架上的那个‘人’”之意)
1946年,进入由刘海粟创办的“上海美专”学习油画,但随后又转到与他的美术理念更为接近的林风眠门下,入“杭州国立艺专”继续探讨中西绘画。1971年,木心先生在“文革”期间被捕入狱,囚禁18个月,所有作品皆被烧毁,三根手指惨遭折断。狱中,木心先生用写“坦白书”的纸笔写出了洋洋65万言的《The Prison Notes》,手绘钢琴的黑白琴键无声地“弹奏”莫扎特与巴赫。
木心先生在台湾和纽约华人圈中被视为深解中国传统文化的精英人物和传奇式大师。
其学生陈丹青推崇:“木心先生自身的气质、禀赋,落在任何时代都会出类拔萃。”一批当代著名的画家、文学家深受其艺术影响。



我纷纷的情欲

木心诗选一

    

我纷纷的情欲

    

  尤其静夜

  我的情欲大

  纷纷飘下

  缀满树枝窗棂

  唇涡,胸埠,股壑

  平原远山,路和路

  都覆盖着我的情欲

  因为第二天

  又纷纷飘下

  更静,更大

  我的情欲

   (1990)

  

    

地中海

    

  冰块摹拟着

  往事说

  拿波里的那几天

  阳台对食草莓

  皆因口唇

  咀嚼之际尤美

    

  不可知论

  在远涯辊鸣

  白帆,黑帆

  也许黑白方格帆

  迎面吹来

  伟大慢板的薰风

     (1989)

    

    

牛奶·羊皮书

    

  牛奶中

  有牛的力气

  羊皮书中

  有羊的智慧

  我天天喝牛奶

  长久不读羊皮书了

  论智慧

  现代才可能有

  现代又一无智者

  本世纪的天之骄子

  假装要自杀

  叫世界殉葬

  世界呢

  早就油掉了

     (1987)

    

    

艾斯克特赛马纪要

    

  每年

  不免要

  置身艾斯克特

  走动着

  啜香槟

  坐下来

  品味草莓

  听皮而不俏的俏皮话

  呆看女人们的帽子

  帽子说

  早已技穷了

  女人不知道

  男人不知道

  帽子知道

  别的,也都

  一天天技穷了

     (1988)

    

    

巴黎俯眺

    

  许多打着伞

  在大雨中

  行走的人  

  我们实在

  还没有什么

  值得自夸

     (1990)

    

    

茴香树

    

  高大茴香树

  伞形黄花

  墓地芬芳闷热

  弗雷德利克少爷

  不再到海上去了

     (1989)

    

    

F A R 0

    

  果香花香广场一片憨娈夕阳

  缎滑薰风里送阵阵晚祷钟声

  人是五彩幽灵,说话轻似寂静

  凯尔特、条顿、摩尔族之调色板

    

  餐桌位于葡萄架下,举手可摘

  海鲜汤后,烤剑鱼,我又受难了

  此国的厨师个个慷慨挥霍盐

  我不能靠甜食过日子,唉咸哪

    

  夜十时,小镇Faro丝丝入睡

  一切安善,没有谁放浪形骸

  路畔橘果坠地而裂,整夜芬芳

  可惜葡萄牙人的舌头非我族类

     (1987)

    

    

寄回波尔多寄回波尔多

    

  我不偏爱沙拉

  除甜瓜外

  也不嗜好其他水果

  父亲不喜欢一切酱汁

  我喜欢

  若就品种而言

  没有食物不适于我

  新月也罢

  满月也罢

  秋也罢春也罢

  对我的胃纳无影响

  拿小萝卜来说

  很合口味

  继之发觉不易消化

  现在又比较好些了

  我都是这样在轮换

  白葡萄酒红葡萄酒

  再回到白葡萄酒

  我特别贪吃鱼

  忌讳鱼和肉混淆

  吃鱼的日子不吃肉

  我认为是良心问题

  《蒙田随笔》第三卷第十三章《论经验》中有一节写得如此伧鄙直率,令人莞尔慨允别有奇趣,试加分行断句,措置而得以上一首,盖东方之恬淡,欲辨已忘言,而西方之恬淡,忘言犹欲辨也,是诗之可念,殆古今诗薮中之最乏味者哉,中国晚明小品诸家亦将瞠乎其所以,故存之,有待顽仙之俦取乐耳。巴斯卡(Pascal)曰:“蒙田涉己多烦言。”近人中唯知堂耽此道,惜其未必解诗。

     (1988)

    

    

佐治亚州小镇之秋

    

  那年秋天

  一段欢乐时光

  周围农村收成好

  烟草价格

  市场上坚挺不坠

  炎炎长夏过后

  最初的凉爽

  使人松快得

  直想去做件大事

  路面尘土飞扬

  路边菊花金黄

  甘蔗熟了

  透出尊严紫红

  每天清早客车来

  带小孩去学校

  假日在松林里

  他们合伙猎狐狸

  家院的绳索上

  晾满被褥冬衣

  白薯摊了一地

  干草堆得高又高

  暮色苍茫

  屋舍间炊烟袅袅

  橘色的月亮扁而大

  头几个寒意夜

  静得不能更静

  以前的秋天

  好像没有这样静的

     (1989)


 

    

即景即景

    

  夏日向晚

  海滩人散了

  驾车上路

  靠出车窗外的

  赭黑壮实的肘臂

  剽悍恬静

  逆夕阳而驰

  仿佛犹在眼前

     (1989)

    

    

在雅尔塔

    

  这样的长谈,只有

  赫尔岑与屠格涅夫

  青春岁月中才会有的

  那光景,人们彻夜不寐

  谈美,永恒,崇高的艺术

    

  生活的道路太不同

  萍水相逢,匆匆分手

  这位尊贵的朋友过于拘谨

  啊,那个夜晚,由于年轻

  诚不知矜持为何物

    

  在最昂贵的餐馆晚宴

  席间才谈一两句

  便有相见恨晚之感

  我们并坐着

  喝阿布芬久尔索香槟

    

  走上凉台

  谈俄罗斯散文与诗的衰落

  步下台阶

  那是旅馆的大院

  我们不觉已到了海滨街

    

  时已夜深

  一路阒无行人

  临岸相对憩坐

  钢索的焦油味

  黑海特有的清爽气息

    

  普希金,莱蒙托夫

  丘特切夫,费特,迈可夫

  他还朗诵迈可夫的诗

  “我去岩洞等你

  在那约定的时辰”  

    

  他赴美国之前

  我们曾多次会面

  总不及初相识的那回

  海滩,整整谈了一夜

  他搂住我:我们将终生为友

    

  蒲宁在雅尔塔结识拉赫马尼诺夫。

     (1989)

    

    

俄国九月

   

  沿途所遇大车都运载家具杂物

  九月的雨刚过,果园间小巷泥泞

  树叶全枯黄,凋疲景象要持续到来春

  饮料铺子紧闭店门,全然病废似的

  滨海别墅,岩上的小屋百叶窗放下

  剩落艳红的野葡萄藤缠绕灰白的柱子

    

  火车班次减少,到站离站汽笛长鸣

  空气洁净,传得远而又远像是回声

  果园间火车隆隆的轨音也消游之后

  万籁俱寂,踏着枕木走去,呼吸均匀

  凉爽的秋风轻灵甘媚,要是留在这里

  每夜听黑暗中翻腾的大海波涛声

     (1989)

    

    

阿尔卑斯山的阳光面

    

  早晨,滑雪

  山间小溪钓鱼

  下午,海滨游泳

  葡萄园劳作,饮酒

  每个村庄有一座教堂

  静静的巴罗克尖顶

  客栈,小学,坟场

  野花开遍斜坡山谷

  卡穆尼克对面层峦起伏

  是奥地利吗,是奥地利

  大山羊颈挂铃铛,领头

  小山羊不好好走跳跳蹦蹦

  没多时已登上了帕尼瓦峰

  消失在淡青的云雾中

  红,白,紫,黄

  斯拉维尼亚到处是花

  矮矮的小杜鹃最兴奋

  恣肆占有坡地

  卡穆尼克的SADDLE

  山头上坐满了人

  捧着啤酒,咖啡

  跳波卡舞的不仅是青年

  在南美担心被抢被偷

  匈牙利、布达佩斯真的老了

  布拉格游客多得莫名其妙

  唯这斯拉维尼亚

  文雅的乡土

  纯正的乡土味

  原来只有乡土味才是文雅的

     (1989)

    

    

大卫

    

  交给伶长

  用丝弦的乐器莫倚偎我

  我习于冷

  志于成冰

  莫倚偎我

    

  别走近我

  我正升焰

  万木俱焚

  别走近我

      

  来拥抱我

  我自温馨

  自全清凉

  来拥抱我

    

  请扶持我

  我已衰老

  已如病兽

  请扶持我

    

  你等待我

  我逝彼临

  彼一如我

  彼一如我

     (1990)

    

    

南欧速写

    

  N雄威的眉宇间

  出现不相称的羞涩

  每次都恰如其分

    

  名城豪奢大街

  穿着朴实得像个山民

  难掩M的一身宫廷气

    

  我常遗忘物件

  A收存着,见面就交给我

  似乎喜事连连

    

  诚悫,顽皮,L呀

  常把真挚的表情弄成鬼脸

  迸出火辣辣的艳

    

  至今我还不明B是什么

  静久了,饿了

  会走来喝汤的白石雕像

    

  凡事细心,虔诚

  一派中古风情,W

  抵押给现代的悠悠人质

    

  近月以来,H勤奋

  顾盼生姿,不知何故

  心情太好是不好的

    

  谅必在寂寞

  只能由E去寂寞

  我已寂寞过了

    

    

俄国纪事

    

 I

  普希金逝世百年祭

  我十岁,十一岁

  知道这辈子要

  不停地去喜欢他那

  有颊髭的自画像了

    

 Ⅱ

  颂赞新鲜蔷薇的

  屠格涅夫在法国

  天才地置一幢别墅

  他那大胡子老友

  吃亏就在缺这项天才

    

 Ⅲ

  退离舞会

  兀立冷风中

  马车还没来

  我是在借火点烟时

  认识莱蒙托夫的

    

 Ⅳ

  算叶赛宁最漂亮

  爱田园,爱革命

  更爱他本人

  自恋原也不坏

  他犯了自恋的情杀案

    

     (1987)



西班牙三棵树

木心诗选二

  

  1、“三棵树”是西班牙产的一种酒Tres Cepas,初就觉得清纯,继之赞赏,不久又嫌那点点甘味是多余而不良的。

  2、曼哈顿上城区,麦德逊大街,白鲸酒吧,进门两侧橱窗,尽量海洋风调,别人还以为讨好梅尔维尔,其实是借借Moby Dick的光,做生意。

  3、在白鲸酒吧啜“三棵树”,写长短句,消磨掉像零碎钱一样的零碎韶华,韶华,在辞典里是青春岁月的称谓,我忘掉辞典就是了。

  4、待要成集,乱在体裁上,只好分辑,分三辑。

  5、哀利丝·霍珈走过来悄悄说,说如果有人欺侮你,你就种一棵树--这也太美丽得犬儒主义的春天似的;我是,是这样想,当谁欺侮了谁时,神灵便暗中播一棵树,森林是这样形成的,谁树即谁人,却又都不知道。

  6、诗集无以指唤,才袭用一用酒的牌名,西班牙与我何涉,三棵树与我何涉,诚如Faust作者所云:假如我爱你,与你何涉。

   一九八六年夏

  

  

中世纪的第四天

  

  三天前全城病亡官民无一幸存

  霾风淹歇沉寂第四天响起钟声

  没有人撞钟瘟疫统摄着这座城

  城门紧闭河道淤塞鸟兽绝迹

  官吏庶民三天前横斜成尸

  钟声响起缓缓不停那是第四天

  

  不停缓缓钟声响了很多百十年

  城门敞开河道湍流燕子阵阵飞旋

  街衢熙攘男女往来会笑会抱歉

  像很多贸易婚姻百十年前等等

  没有人记得谁的自己听到过钟声

  钟声也不知止息后来哪天而消失呫嗫呫嗫

  

  

寄回哥本哈根

  

  已经很多年

  流行穿蘑菇色风衣

  

  流行很多年

  不好说流行

  (说什么)

  

  人穿了蘑菇色风衣走在路上

  比蘑菇多两只脚

  

  蘑菇圆

  人不圆

  蘑菇静

  人不静

  (走来走去)

  

  蘑菇有鲜味

  人没有鲜味

  

  人吃蘑菇蘑菇不吃人

  我也不吃没有鲜味的人

  

  

昨天我在丹麦

(祭叶芝)

  

  蔚蓝终于拜占庭航向绸缪你卸尽诗章,

  余亦识众星如仪罗盘在握嗟夫圣城覆灭,

  迟来者半世飘流所遇紫霭沉沉中途岛呵。

  预言吗我能,你预言荣耀降临必在二度,

  除非眉额积血的独生子换了新父,我预言。

  恺撒海伦米开朗基罗都曾长脚蚊过来的么,

  平素拒事体系的我盈盈自限于悲喜交集,

  竟然伸攀信仰,翡翠怀疑指环蔓卷的手。

  吁,形亸貌衰心绽智扬,夜阑记忆大明,

  圣苏菲亚殿堂未启柏拉图院门未掩,那时,

  啼唱啼唱那株金打银造的树上璀璀璨璨,

  那只人工的鸟闪烁其辞便是一样的我。

  

  

赴亚当斯阁前夕

  

  一些异味的

  细点子忧悒

  撒落门口

  雀儿啁啾,飞走

  天色渐暗

  忧悒在

  

  年年名缰利锁

  偶值深宵

  与少壮良友谈

  那类谈不完的事

  每次像要谈完它

  因而倦极

  因而无力成寐

  良友似一本

  平放的书

  架上诸书也睡着了

  常常是此种

  不期然而然的橄榄山

  

  现在变得

  凡稍有幸乐将临的时日

  便见一些细点子的忧悒

  撒落门口牕口

  现在变得

  当别人相对调笑似戏

  我枯坐一侧

  不生妒忌

  

  现在变得

  街头,有谁拥抱我

  意谓祝福我去

  远方的名城

  接受朱门的钥匙

  我茫然不知回抱

  风寒,街阔

  人群熙攘

  

  总之,庞培册为我的封地时

  庞培已是废墟

  

  

北美淹留

(赴约的路上)

  

  蔷薇忧郁

  牧羊犬忧郁

  APT忧郁

  鱼骨天线忧郁

  斜过747忧郁

  

  士多啤力忌红忧郁

  意大利肉串焦忧郁

  心形气球银亮忧郁

  没有什么

  是没有什么

  

  AVE

  ST

  阴霾仲夏

  从早晨起就不高兴

  很不高兴了

  

  

《凡·高在阿尔》观后

  

  大都会博物馆看罢

  《凡·高在阿尔》

  下午四时

  森丘帕克树树皆凡·高

  后面的天凡·高天

  

  小便急了

  钻进树丛

  SOS过后

  又是一个心旷

  神怡的男子

  但见枯草地上

  狼狗逐松鼠

  松鼠没命地爬上树

  上帝之德历历可指

  

  (狼狗转身追鸽子

  鸽子扑翅飞起

  上帝之德

  真是历历可指)

  

  狗在草地

  松鼠在树上

  鸽子在空中

  凡·高在博物馆里

  我在路上走

  

  下午六时了

  曼哈顿第五大道

  圣诞节前三天的路啊

  上帝之德真是左右历历可指

  

  

上帝

  

  从早晨到此刻

  我吃过一只蛋一杯奶

  你的鸡的蛋

  你的牛的奶

  多么快乐呀

  就要下午七点钟了

  上帝之德无处不是历历可指

  

  从银行里取出一些钱

  够买香肠和威士忌

  下午八点钟了

  我在路上走

  狼狗到哪里去了呢

  松鼠到哪里去了呢

  鸽子到哪里去了呢

  凡·高在博物馆里

  我在路上走

  

  

西岸人

  

  诺尔曼古堡

  巴里里塔

  临海多悲风

  不是迟暮的我

  住在那里

  是迟暮的叶芝

  

  

夕殿

  

  回廊止步自问

  而今所剩何愿

  曰无都不必了

  蓦地兴起一愿

  髴若爱尔兰之叶芝

  挥华服俱去

  裎身御风而行

  

  

毋与哥德言

  

  毋与哥德言

  叶芝唯君明审

  年命之迟暮

  愤怒和情欲

  竟殷勤颠舞

  前些秋夕

  前一个月的寒夜

  

  如此晤及三度

  刚启始爱

  兀自恸绝了

  

  

夏夜的婚礼

  

  夏季里的事多半容易沾随记忆

  许是久处温带自来私悦于夏的缘故

  其它三个名音琦美的季节届时偏爱

  尝试比取时莞尔相认容易记忆的是夏

  独居者日长怡静回环滋生的近身琐事

  无端而垂绪的琐事因之历历如璎珞蔽体

  浪迹渐泯的迁客深明福祉定义已在乎此

  

  重大的故实件件皆疠毒否则何以称重大

  世界是个瓷器店历史是上场接下场的斗牛

  但凭狡黠脱身走在不见碎瓷血牛的绿荫下

  一任琐事缭绕如璎珞蔽体清凉自许福祉

  

  夏季在去年的苦楚仍然是知识的临界匮乏

  例问Luciola Vitticollis是怎样的呵

  鞘翅类的小昆虫之多种族为什么为了什么

  西班牙三棵树中国江南仲夏便见萤光点点于古台芳榭

  何以北美洲纬度等如的地域夏阑始见萤飞

  Luciola Vitticollis整个灰褐无光泽

  

  前胸桃红尾端暗黄它的头隐在前胸之下

  习惯产卵于浅湄草根卵子也有澹弱磷烁

  幼虫小小像蛆漫长冬寒冥伏土层各自作蛹

  春来化成鞘翅的正式萤那么北美洲育萤迟迟吗

  萤子移夜色中含黄的绿辉宛如会呼吸的宝石

  悠悠亮起悠悠暗没却是瞬间瞬间的无为剧情

  残剩的知识浮示萤的发光部由繁多细胞簇成

  萤自土壤汲磷抑吮自植物符号也是P吗

  知识又断了链锁徒然听信闪光是引侣婚媾

  

  拇指食指的轻撮中并不挣扎亦非侍机的佯死

  最温文的虫吧萤仍按其节律冷炫稍稍转为急促

  置于掌心也未展翅兀自沿腕爬上臂来一如觅食

  萤与人毫无感应徐徐显出孤伶在于撮萤的人

  夜色使草坪宽广林荫的浓绿耸作森严黑屏

  群萤愈见轻盈高低明灭款飞细雨飘落

  若有归者行过毋庸道晚安添说请看美丽的萤

  儿歌童话谜语谣曲中的萤是赤子自己素人自己

  这样的朝代恩雠兴衰次第过尽也算倥偬了却尘缘

  眼前又是深宵无人高楼窗户犹明映笼纤草修木曲径

  空气因微雨滋润熟悉得陌生了的痴痴童年的夏夜呀

  

    

  夜十时后去看萤飞以致接续夜夜彳亍在草坪边缘

  新的知识是萤在雨后或极微的雨中漫游最为恣意

  如有本《昆虫学》在书架上就亟于取下翻看有关之章

  傍晚潇潇雨歇俄顷一天绮霞无言苍茫入暮不觉凝黑

  餐毕吸烟髴若有人语这样正是萤子尤欢的良夜啊

  那是去年夏末的琐事赴约似的孑身悄然掩扉下楼

  阶尽便有青涩的气味随风而扑鼻霎时沁透胸臆

  草坪夜幕沉沉不见半点萤光像是从来未曾有过

  下午雨前或雨后刈草机密密巡回工作那是真的

  其时群萤栖息草根不知逃遁它们顷刻全成了屑

  草坪上若有一盏灯一本专述萤的书也不欲开阅

  琐事缭绕如璎珞蔽体的清凉福祉何可多得

  世界是瓷器店历史是斗牛草坪上历史来过了


  

  


春寒

  

  商略频频

  昨我

  已共今我商略

  一下午一黄昏

  且休憩

  且饮恒同室温的红葡萄酒

  独自并坐在壁炉前

  凝眸火的歌剧

  

  明日之我

  将不速而至共参商略

  

  那件事

  那个人

  那是前天定夺了的

  爱或不爱

  

  

十四年前一些夜

  

  自己的毒汁毒不死自己

  好难的终于呀

  你的毒汁能毒死我

  反之,亦然

  说了等于不说的话才是情话

  

  白天走在纯青的钢索上

  夜晚宴饮在

  软得不能再软的床上

  满满一床希腊神话

  门外站着百匹木马

  那珍珠项链的水灰的线

  英国诗兄叫它永恒

  证之,亦然

  干了等于不干的杯才是圣杯

  

  太古,就是一个人也没有

  静得山崩地坼

  今夜,太古又来

  思之,亦然

  静了等于不静的夜才是良夜

  

  

丙寅轶事

  

  比来

  乏善足述

  且也很久了

  

  顷见中文报载

  贝多芬属十二生肖之虎

  

  不禁莞然

  

  之外命运十分可怕

  命运

  命运十分精致

  

  

FRACTURE

  

  拿破仑指甲积着别人的秘密

  赛马商与圣方济亦暧昧不清

  是故土耳其蓝旌上贴了湾新月

  耶稣的父亲实实在在部属Rome军

  丑陋者是意外捡到个瓜葛生命

  艳丽者活着才是醒睡咸宜的本分

  童话中林间古堡用糖果饼干造

  刚写完七磅悲剧总要去洗澡

  就缅怀第一辆火车短得不敢笑

  完美是可怕的上帝深知咱们胆子小

  譬如春天啰卡洛思神甫瓶装黑春天

  赤道两边有恋史也哪会是长篇

  逍遥学派歇脚于Pizza连锁店

  昨昔是玫瑰牌真理海盗不数钱

  原想花在情场上战场上的百般辎重

  变得那样薄那样轻那样浅浅

  风来摇曳整出秋光是白痴的芦棉

  旷野电杆木嗡嗡低鸣还有什么

  探险家的太太又把Map扯成了碎片

  

  

十八夜晴

  

  十二月

  十八夜晴

  归途步行

  望及整片天空

  无数脉脉的星恍若

  迢遥童年所识乃一度

  今夕始见二度

  想起爱情

   

  亦岁阑灯影并步

  于明衢于暗巷于市河长桥

  相偎仰对繁星

  惊悦嗫

  唯赤诚之恋

  燃烧而飞行

  能与杳无神灵的宇宙作睥睨的是

  吻

  

  而消殒

  而凡消殒

  

  皆独自隳灭

  

  

泥天使

  

  四月杪

  四月五月间

  紫丁香紫丁香无疑

  胴体作甜饼堕杯状

  眉之三角洲栖唇尤宜

  太阳穴的酒精力度

  少些曩昔云

  多些些来日雨

  浙江的勤

  巴黎的懒

  

  

面对面的隐士

  

  当你还是

  晴朗地

  款款清语

  不知已伤裂了谁

  谁被伤裂

  

  如若你憬悉

  必将阴晦而悄遁

  你憬悉了,如若

  晴朗依然

  清语款款依然

  那夜

  那,晨

  我仍是我

  你岂复是你

  

  不说

  永永不说

  你无由憬悉

  

  每次,雯光清飔

  恒使你勿明

  谁已伤裂


—END—

一个人·信·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