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电线价格联盟

奇闻旧宅白蚁成灾之谜

故事会2018-08-12 13:06:32

微信号:story63



民国初年,有个叫陈静言的小伙子,携新婚妻子到苏州度蜜月,小两口被苏州美丽的园林风光深深吸引,决定就在这里定居下来。

但这对年轻人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经济上并不宽裕,要在苏州落脚,一时又没钱买房,怎么办?就只好先租间屋住下来再说。一连数日,小两口走街串巷看了不少待租房,不是嫌租金太贵,就是觉得周围环境太闹,看来看去都没有看中意。

这天,两人走到一座宅院前,妻子实在走不动了,两人于是就坐下歇歇。陈静言抬头打量,发现这宅院看上去气派不小,虽然院门上的朱红油漆脱落不少,宅院显得有些破败,但看得出这户人家曾经的富庶,这不禁让他心里感慨万分。

看着看着,陈静言突然发现,宅院门前正中的石阶上,横卧着一块大石头,他心里好生奇怪:这不是‘石头挡道’吗?一般人家非常忌讳这个,是谁做下的缺德事呢?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地就站起身来,走上去使劲儿把大石头挪开。

这一挪,陈静言看到石头下压着一张纸,上书“待租”二字。他心里觉得很奇怪:原来石头是主人自己放的。可这“待租”的纸条完全可以贴在院门上,主人为什么居然要搬来这么大一块石头压着它呢?

他心里又一动:这个地方倒是挺清静的,院落看上去又这么破败,会不会租金比别地方便宜一些?他赶紧回身拉起妻子,小两口如此这般一商量,就叩响了斑驳的院门。

好一会儿,从院里传出一声问询和一阵咳嗽的声音,随着蹒跚的脚步声越走越近,院门终于打开了,出来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头,睁着昏花的老眼看着他们。

陈静言赶紧施礼:“老伯,我们想进去看看,我们是租房的。”

“啊,那进来吧。”老头一听是租房的,就侧过身,把他们让进了院子。

院里很大,看上去满眼青绿,而且随着碎石小路往前延伸,显得越发开阔,凉亭、假山、水池,处处精巧美丽,错落有致,小两口立刻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三人在正屋坐定,陈静言急不可待地问:“老伯,我们想租这房子,不知租金是多少?”

老头似乎没听陈静言说话,坐在那儿自顾自地嘟哝:“终于等到了,我也该回去了,家里人惦着呢!”

看老人昏昏噩噩的样子,陈静言以为他没听清自己的话,就又大声问:“老伯,这房子要多少租金?我们想租。”

老头“哦”了一声,点点头,说:“就给二十块吧。”

小两口一听:这么大一套房子,租金居然这么便宜?顿时又惊又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当即付了半年的房租。

老人接过钱,数都没数,往兜里一揣,掏出一串钥匙交给陈静言,说:“这宅子就交给你们了,什么时候搬进来都可以啊!”

小两口一听,可兴奋了,决定第二天就搬过来。可谁知当他们第二天来时,诺大的宅院竟空无一人。他们想起老人昨天嘀咕过,家里人惦着他,一定是等不及他们来就自己回去了,所以也没在意,把房间彻底打扫了一遍,还找人把院子里的花草树木也修整了一番。

安顿下来后,陈静言便去附近学校找了一份差事,妻子一心打理家务,每天忙碌完了,小两口就在院子里散散步,聊聊天,小日子过得悠哉游哉。不过有时候,看着眼前这么大一个宅院,而老头却只收这么少的租金,小两口就对宅院主人充满了好奇:他们到底是一户什么样的人家呢?

这天课余,陈静言偶尔听同事们说起,才知道了关于这个宅院的一些传闻轶事。原来,宅院主人姓胡,家道非常殷实,但人丁不旺,只有—个儿子。胡家儿子生性儒雅,知书达理,尤其对园林建筑情有独钟,在研究了苏州许多大户人家的庭园以后,胡家儿子博览众长设计并督造了这座宅院,可惜他虽然才气横溢,却从小体质虚弱,为建宅院大耗心力,竟在院落建成之日病倒在了床上,三年后就撒手西去。胡家俩老伤心欲绝,安葬了唯一的儿子之后,他们就大门紧闭,谢绝一切亲友探望,再不与外界来往……

得知此番情由,陈静言心情十分沉重,回来后如此这般向妻子学说了一遍。两人不由猜测:如此数年,想必现在一定是两位老人迁出了这块伤心地,只留一个老管家看门……

小两口正谈论着,此时妻子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掉在脸上,一摸,一看,是一只淡黄色的蚂蚁。可谁知陈静言竟脸色大变,抬头就朝梁柱上看。这一看,他更是大惊失色。

“怎么了?”妻子也跟着抬头看,这一看她差点没吐出来!原来,柱子上爬着许多蚂蚁。

陈静言惊恐地对妻子说:“这是白蚁!咱们明天一定得找人来治,否则,长则半年,短则数月,这宅院就完了,会被白蚁吃跨。”

第二天,陈静言就去蚁行找专治白蚁的师傅。师傅过来一看,发现白蚁已经把整根梁柱都吃空了。这事儿得赶快找房主说啊,可一时到哪里找房主呢?陈静言只好自己掏钱,请师傅把蛀空的梁柱换了,又上上下下把该撒的地方都用药撒了一遍。虽然花了许多钱,但想到这座宅院从此可以太平无事,小两口还是觉得欣慰。

可万万想不到,没过几天,陈静言发现房柱上又爬满了白蚁,他又惊又奇,赶紧又去找蚁行师傅。师傅看了也大为吃惊,撒了加倍的蚁药。但这次治理却也仅仅安宁了三天,三天过后,房柱上又爬满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白蚁,蚁行师傅大惑不解,便去把治蚁专家请了来。

专家到底经验丰富,一看就推定这座宅院里有蚁穴。果然,顺着蚁路找,师傅在院里一棵桑树下发现了一个特大的蚁穴,挖开之后,成千上万只受惊扰的白蚁纷纷从蚁穴里爬出来,但它们并不四处逃命,而是成群成群凶狠地噬咬师傅手里挖蚁穴的镐头。师傅急了,狠命向蚁群猛撒药,只一会儿工夫,地上就积了厚厚一层粘糊糊的蚁尸。

师傅接着又挖,把蚁穴彻底挖开后,手里的镐头突然像是碰到了异物,发出“嗡”的一声闷响,扒开看,下面竟是一口棺材。陈静言看得心惊肉跳,头皮阵阵发麻,怎么也没想到,这段日子自己和妻子竟一直在伴着这口棺材过日子。难怪租金这么便宜,他心里真是感慨万千。

陈静言心里一边想着,一边又斗胆朝那口棺材瞥了一眼,发现那棺材盖已经被白蚁噬得千疮百孔,师傅轻轻一掀,棺盖顿时就成了烂木渣,而棺材里躺着的,正是租屋给他们的那个老头。陈静言吓得差点没昏过去!

这宅院无论如何也住不下去了,小两口决定第二天就搬。

然而,他们最终却没有搬走。

这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当天夜里,陈静言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租屋给他们的那个老头邀他到正屋坐,劝他们不要离开此地。老头说,他自己就是宅院主人。儿子死后不久,他老伴因伤心过度也不治身亡,他心中倍觉凄苦,于是就替自己买了这口棺材,在院里选了入土之处,打算永远守护着这座儿子用心血和生命换来的宅院。但万万没想到宅院里会出现蚁穴,看着白蚁慢慢吞噬宅院而自己又无能为力,他真是心急如焚。恰在这时,陈静言小两口来了,老头发现陈静言是一个有责任心的善良人,于是就决定把这座宅院交给他。

陈静言听得目瞪口呆,简直觉得不可思议:“胡伯,那……您凭什么就选中我,说我是个有责任心的善良人呢?”

老人微微一笑,说:“还记得宅院门前石阶上那块挡门的石头吗?它是块试心石啊!”说完,翩然而去。

奇怪的是,陈静言妻子这晚也做了一个和陈静言完全相同的梦。

第二天,小两口不约而同地把梦里的事儿一说,都惊讶不已。也不管它到底是真是假了,他们决定遵从胡伯所托,继续在宅院里住下去。

小两口于是对这座宅院精心治理,彻底清除白蚁,从此时时处处细心维护。据说,宅院至今仍保存完好……

常育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