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电线价格联盟

【记忆都安】李里宁:都安,永远在我心中

都安热线2019-01-17 06:31:16


  李里宁,1943年出生,男,广西陆川人。曾任广西水利厅厅长,高级工程师。历任广西都安县委副书记,县委书记;河池地委组织部长,地委副书记;自治区水利厅党组副书记、副厅长;水利厅党组书记、厅长;自治区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其主要著作有《与水同歌——李里宁文集》,《踏遍青山》。


都安,永远在我心中

——青春岁月光明

 

□ 李里宁

 

 

在永乐水电站

1968年,我大学毕业分配到都安瑶族自治县。从学校到县革命委员会政工组报到后,县里安排我到位于板岭公社刁江上的永乐水电站任技术员。永乐电站距县城约80公里,由于道路曲折,乘汽车要将近3小时才行。当时,永乐水电站是一个正在兴建的装机2400千瓦的小电站,但对于有85万人口、仅靠一个196千瓦水电站发电供电照明的都安县城,却是大工程。领导十分重视,从各部门抽调干部成立了电站建设指挥部。正在建设的电站几乎没有机械施工设备,开石头,挖土方,碎石块,捞河沙,截钢筋,筑大堤,建厂房,竖电杆,拌混凝土,修进站道路等全是手工操作。住油毛毡房,吃玉米饭,每天工作三班倒,技术员也三班倒指导施工。工地人数最高时近5000人,民工劳动8小时的全部收入(含伙食费)是0.30元。我作为大学本科毕业生,每月工资43元,没有工地补贴,生活水平比民工高一些。但当时,一块上海牌手表价格是120元;一部自行车价格是170元,以我的收入来说都是奢侈品。管理人员的食粮、食油、肉类、用布全是凭票定量供应,住的也是油毛毡房,茅草作墙,竹垫为床,夏热冬寒。

 我刚工作时配合老技术员使用经纬仪和水平仪进行放样定点,接着担任施工技术员参加大坝的施工技术指导。当机电设备开始安装时,我聚精会神跟随广西水电安装工程队进行水轮发电机组及电气设备的安装和测试工作,准备作为业主的技术代表接收电厂。广西水电安装工程队安装了第一台和第二台机组后,因第三台机组的设备未到货,便撤退了。第三台机组是我们依靠自己的力量,在县委县政府的支持下,自行安装调试成功的。这一成果体现了县里的水电技术力量上了新的台阶,同时大幅度降低了安装成本。当时,中共都安县委工交部通报全县,表彰了我们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精神。

1971年水电站发电了。投资340万元,建成了水电站,架设了60公里从电站到县城的35千伏高压输电线路(采用两线一地制),建了三个35千伏简易变电站。靠的是一股干劲,一种艰苦奋斗精神,若现在建设,投资不超过3400万元是搞不了的。

 电站发电后,建设指挥部撤消,建站农民工撤退,从建站农民工中招收了30多名工人搞电站运行。我学的是发配电专业,留在电站任主管技术员,负责培训新工人和全面技术工作。电站职工宿舍后面是高高的莲花山,沿着上山的道路走6公里到了弄英屯,是生活尚贫困的瑶族同胞世代居住的地方,也是三只羊公社政府所在地。我们义务把输电线路架设到了弄英屯,我亲自到屯里指挥安装变压器和第一次送电仪式。当晚三只羊公社举办第一次用电灯照明的文艺晚会,公社书记蓝海洪(瑶族,后来曾任县委副书记)在会上热情洋溢地喊:“我们热烈欢呼毛主席的光辉照到了瑶山上!”身为电站主管技术员的我仿佛感到一股电流在身上瞬间通过——巍巍瑶山千百年以来的无电历史在我们手里结束了!

当时都安电网是一个孤立小电网,永乐电站对包括县城在内的八个乡镇供电。我在永乐电站工作8年,亲自动手主持过发电机组的安装、机组大修,继电保护整定,电气设备试验,步行巡查高压输电线路,还被借调去主持完成了琳琅水电站3号机组安装发电(曾任广西水利厅副厅长的张霍德同志在此电站工作过)。为确保节日期间发供电安全,有5个年头的春节,我主动放弃节日回家与亲人团聚的机会,坚持在电站上班。有一次永乐至都安35千伏高压输电线路不能送电,我穿起雨衣,拿起长电筒,顶着毛毛细雨,带领工人连夜步行巡查线路,深夜借宿在八达村的一个农民家里。第二天一早继续巡查线路,夜以继日全程步行了60多公里山路。找出原因后,第二天中午及时恢复送电,县城所有的工厂也随之恢复生产。

我虽然只是永乐水电站的技术员,但县里常有工厂请我去处理电气方面的技术难题。地区水电局举办水电站长学习班,专门请我去主讲电站管理课程。我在电站工作期间曾被评选为“县劳动模范”。电站站长韦生乐同志,打长工出身,文化水平只能看懂文件,是一个很实在的人,当电站遇到偶然突发事故,我们通霄加班抢修时,他对技术工作插不上手,就悄悄地安排人员给我们准备霄夜。他主动和韦海坚同志介绍我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可以说,我直接参加了永乐水电站建设的全过程。“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永乐水电站从土木工程施工、水轮发电机组安装、电气设备系统调试,以及发电厂安全运行管理,全部都在我心里装着。这8年对于我,是理论结合实践的8年,是知识分子与工农结合的8年,也是确认自己的实际工作能力、增强自信心的8年。因为这8年的宝贵经历,我拥有了基层水利水电第一线的发言权,为我后来担任广西水利厅长,统揽好广西水利水电全局工作打下了坚实基础。

  当时到永乐水电站虽有公路,但没有班车通过。我们出差或回家要翻越一座长长的山坡,全程步行需用约4个小时,才能到达下坳公社政府所在地等候路过的班车。这段路程我有时骑单车,有时步行。有一次我步行快到下坳时,见到3个姑娘费力地推着一部装满清水的木车,一问知道是下坳公社卫生院的医生,因为下坳缺水,她们来到两公里远的板买村取水。男人比女人有力气,我主动帮助她们把水车推到卫生院。这是一次难忘的路遇,其中有一位家在桂林市的女医生,后来成为我的终身伴侣。这段姻缘,也是永乐水电站对我的馈赠吧。

 我在电站写过一诗,填了一词,留此纪念:

                         乐在滩头迎春秋

1970年3月2日

舒适安逸何足道,尝甘茹苦与民同。

油毡当瓦遮暴雨,茅草作墙挡寒风。

瓜苗常为桌上肴,玉米正餐营养丰。

志在瑶乡脱贫困,愿学峰顶大青松。

 

                             满江红

都安 1970

盛夏瑶山,

禾黍壮,

梯田天接。

跃进鼓,

万山响遍,

人马未歇。

仰望蓝天云起舞,

环顾身畔群山列。

听太空:

乐奏《东方红》,

神思越。

 

经风雨,

胸怀热。

当鼓气,

何能泄。

上高峰遥望,

风光殊绝。

一片丹心呈祖国,

深山奋战无难色。

干革命,

百折不回头,

志如铁!

                                -----1970年于莲花山下,刁江水旁。

 


在都安水电局

约在1977年5月,我调回县水电局任机电股长。这期间,我们机电股规划了都安—大化和都安—琳琅两条35千伏高压输电线路,参加设计了一批农村电灌站工程。同时,为金滩水电站准备开工建设做前期工作。

 有一次择优评比提工资,我印象深刻。我因为工作成绩较突出常当选为各级先进工作者,和五年制大学本科学历,当时在局里的同事中工资相对高些。这次评工资,有老同志与我开玩笑:“里宁同志,我们年龄比你大,工龄比你长,孩子比你多,工资却比你低,劳动模范我们选你当,提工资你可让给我们吧?”我想这些同志五十年代就参加工作,孩子好几个,有的妻子在农村,仅靠在生产队挣工分过日子,生活较困难。于是在评选前,我就主动表示不参加这次评工资。提工资名单上报后,分管工交系统的副县长韦海珊发现我作为科技先进工作者,却没有提工资,认为不符合政策,竟然从工交系统运筹一个指标给农业系统的水电局,指明如同意给李里宁提工资可使用,同事们一致同意给我提了工资。多年以后邓小平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论断时,我在回忆往事中才理解这位领导如此决策的远见卓识。



 

在小水电公司

1978年,我从水电局调任供电所任副所长。当时是“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知识分子只能任副职。书记韦桂京、所长陆秀英是非技术专业的人员,都是埋头做事的同志,我们合作很好。从无到有的都安供电线路是一小段一小段增建的,在供电所里没有图纸,也没有资料。我努力开展收集资料,整理资料,分析资料,绘制图纸,建立档案,规划未来发展,并协助主要领导处理各种日常业务。由于我的学习和工作经历,在供电所里很受尊重。

在甘苦同志(后来任职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任自治区水电厅厅长时,提倡成立县级小水电公司,对一个县的小水电站和电网实行统一管理。我被任命为都安水电局副局长兼小水电公司经理,主要工作在小水电公司。当时公司管辖有永乐电站、琳琅电站、尚游电站、地丁电站和供电所。我亲自动手起草公司章程、各种规章制度;深入调查研究,确定公司下属企业的生产指标;力求用制度管人,奖罚分明,奖惩透明。

自治区投资的大型水电站——大化水电站开工了,从百色地区澄碧河水电站引来了施工电源。我和副县长到百色地区找有关部门进行了多方面工作,终于争取到同意都安县电网与百色电网并网运行。接着,在财力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县里自筹资金、自行设计、自行施工架设了都安——大化35千伏高压输电线路,实现了并网运行,明显改善了供电质量,较好地解决了都安枯水季节工业用电(特别是糖厂榨季生产用电)问题。并网运行在当时是都安电业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突破。

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忘记。琳琅电站一青年工人,没有请假,已很长时间没有来上班,电站报告公司准备处分这个工人。我指示站长派人去了解情况,并做工作请其回来。但这个工人还是不请假又不及时回来上班。最后公司同意按制度规定给予除名。但我一直没有见过这个工人。

有一天我在公司上班,突然有一个人闯进来,开口问道:“你是经理吗?”我看他满脸怒气,来势汹汹。我让他坐下,亲自倒一杯水给他喝,说:“我就是经理,你有什么事?”他说:“你开除我,我不服!”我感觉到这就是琳琅电站那位被除名的工人,带着不甘罢休的气概。我说:“对你的处理不是开除,是除名。”我一边说一边把国务院发布的有关国营企业职工“连续旷工十五天”、“一年累计旷工三十天”可以除名的规定和公司要关规定给他看。我继续说道:“你不是不知道规定,站长已派人看望了你,重复给你讲了规定,你还是不请假又不上班,是你的错。”他声音激动地列举了过去有人旷工不受处分的例子,认为处理不公平,所以心中不服。我说:“第一,过去国务院没有这样的规定;第二,我没有来当经理。我们是管发供电的,发供电一分钟也不能中断,一旦停电不仅给我们公司,而且给整个社会造成损失,所以我们必须有严格的纪律。”我看他态度缓和了一些,又说道:“我是一个从外地来的技术员,不是找不到饭吃才来都安的。现在政府任命我当了经理,我就要尽心尽职做好工作,公平无私地对待每一个职工。这些规定都是经过职工代表大会讨论通过的,不是专门针对你,每个人都得执行。”他沉默下来听着。我进一步说道:“你离开电站后,可能生活暂时有困难,待我们研究后,可以考虑一次性发给你三个月工资,给你转岗工作一点帮助。我体谅了你的困难,希望你也能理解我作为经理必须严格执行规定。”我们谈了近一个小时,他刚进来的满脸怒气不见了,最后以和解的态度说:“那么,就发给我三个月工资吧。我回家设法开个小卖部。”我说:“感谢你对我工作的支持。”然后站起来送他离开办公室。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执行规定坚持除名是原则性,必须“挥泪斩马谡”;发三个月工资的补助费是灵活性、是关心人,避免激化矛盾出现失去理智的行为。

由于同心合力,狠抓管理,士气大振,工效提高,当年公司所属企业总利润增长了一倍多。我任了两年多的经理后,调回水电局任党总支部书记(与正局长同级别)。后来公司第三年总利润又翻了一番,公司各方面都有新的发展。我也被评选为河池地区和自治区的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




在都安县委

 以邓小平为核心的第二代党中央实行以“革命化、年青化、知识化、专业化”方针选用干部,我多次当选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1983年,作为“为少数民族地区科学技术事业发展作出贡献”人物,还受到国家民委、劳动人事部、中国科协联合进行的全国表彰。因为知名度较高,民意推荐票较集中,1984年初被选拔担任县委副书记、不久任县委书记兼武装部第一政委(地委书记韦成栋,行署专员韦继松)。我当时的技术级别工资和县委书记的行政级别工资是一样的,提拔为县委书记并没有增加工资,但要处理的问题却复杂得多了,全县涉及到的党政军民、工农学商的问题都要调查研究,都要决策处理,再没有时间管理孩子和家庭事务。我曾向时任地委书记韦成棟同志表示,希望专职从事技术工作,不要安排行政职务。成棟同志当即对我进行了严肃的教育,要求我必须全心全意把县委书记的工作做好。从政并不是我的初衷,是时代潮流把我推上了从政的道路。

县长蓝炯标,是精力充沛干劲十足的瑶族干部、好搭档。当时都安瑶族自治县(尚未设立大化县)90多万人口,32个乡镇,370个行政村,6000多个自然屯,面积6300平方公里(新加坡全国面积只有620多平方公里),是广西县域面积最大的县。主要特点是山多、人多、地少、水缺,资源不足,交通不便。有4个乡尚未通汽车,被称为“耕地碗一块、瓢一块,盖个草帽少一块,九分石头一分土” 的著名大石山区贫困县,闻名全国的贫困乡七百弄和三只羊就在都安。

 群山起伏交通不便,物流不畅,“要致富,先修路”。 古山乡是新建立的乡,当时还没有通公路,我带着秘书从县城步行到古山调查研究,当地村干部对我说:“你是来到古山的第一位县委书记。”我们既争取国家交通部门支持修建标准公路,同时也努力争取以工代赈的资金,政府提供钢钎、开山的炸药,补助架桥的钢筋和水泥,发动群众自己动手,3年时间全县各乡镇修了600多公里不同等级的乡村道路。

 “无商不活,无工不富”。我们规划扩大县城布局,增建乡镇市场,召开私营和个体工商业者表彰会。引进北京葡萄酒厂技术,改造扩大都安葡萄酒厂;先后在县城、南宁、北京举办试纸笔会,请来书法名家题警句、留墨宝,努力提高都安书画纸的知名度;充分利用喀斯特石山的原材料优势,增建扩建水泥厂;多方运筹资金,抓紧县里投资的金滩水电站建设;积圾做好国家投资的大型水电工程大化水电站(装机容量40万千瓦)和岩滩水电站(装机容量120万千瓦)征地和移民安置工作。

 “争取外援,加快脱贫”。我们了解到有一笔1500万元澳大利亚利亚政府无偿援助,正在选择项目,要投放广西一个贫困县,我们以发展旱藕生产系列化、加工系列化、销售系列化为项目,充分论证、认真备好材料后,通过各种关系,派常务副县长到北京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汇报,终于在众多的竞争者中胜出,获得了援助。

 “脱贫致富,教育先行”。我们起用教育局长为组织部长以促进发现教师队伍中的优秀人材;广泛开办适用技术培训班,努力让更多的农民掌握脱贫致富的一技之长;挽留欲调动回南宁的优秀教师罗教,任命为都安高中校长,我和韦优同志到都安高中宣读任命书,定副县级侍遇。以后都安高中年年高考有人上清华,进北大,入重点大学,优良学风形成,学子精英辈出。多年后罗教因病去世,万人自发送行,可知其师德感动人心,可见民众尊师之深情。

 “增强商品观念,适应市场经济”。广西宾阳县农民搞商品专业户、专业村处在自治区领先地位,我和县长带领导32个乡镇的书记和乡镇长到宾县考察学习,吸取农民发展商品生产的经验。并组织有关部门负责人到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江苏等沿海省市考查学习。 

 “耕地少,往外走。”人多地少劳动力剩余,我们专门设立劳务输出局。我到北京拜访广西政府驻京办主任薛健,请求帮助。薛主任派办公室主任带我们到各有关单位联系,让广西驻京办宾馆从都安招收了首批广西的服务员。国家确定北海市为对外开放城市,周边农民弃农经商,我往北海拜访市长梁自卫,与高德镇军屯村签订低价租用土地30年使用合同,让都安缺地农民使用。我到南宁请示自治区党委书记陈辉光同志,专题汇报都安有些如同七百弄、三只羊的乡村必须进行移民安置的设想,陈书记表示赞同,指示要先搞试点。接着,我们往沿海,往城市,往国营场站、往大小工地,往三资企业大搞劳务输出,积极推动农村剩余劳动力进城务工。

“千山万弄路弯曲, 县域过大管理难。”都安瑶族自治县当时是全广西县域面积最大的县,相当于当时新加坡全国面积的十倍,同时也是国定贫困县。我们广泛征求意见,反复论证,多方努力,报告上级,建议都安分县。在我调离都安不久,新设立了大化县,都安面积从6300平方公里减到4092平方公里。

 我们依照政策处理了文化大革命遗留问题和广西地下党遗留问题。采取措施加强党的建设和廉政教育。岩滩电站库区移民办主任以权谋私,我们认真查处,绳之以法。大化水电站提前发电,给县委每个常委发了奖金,我们感谢大化电站对都安的支持,同时我们个人不拿,归公使用。中共都安县委被评选为自治区党风廉政建设先进集体,我作为先进集体代表第一次在广西电视台直播发言。

 我在都安瑶族自治县不同的岗位工作和生活了19年,走遍了当年都安的32个乡镇,踏着大石山区的石板路一步一步往前走,有着许多不同层次的朋友,都安的山山水水给我留下了一辈子的记忆,对都安的了解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故乡。2011年中秋节期间,15位曾在永乐水电站当过学徒工的退休职工集中在县城,安排专车来南宁“请李技术员回来和我们一起过中秋节”,我乐意接受了邀请。分别30多年后,大家都退休了,他们仍然惦念着我这位从外地到都安工作过的“李技术员”,令我心潮澎湃!我退休后在南宁会见一位都安籍的大学校长,他对我说“你比都安人更像都安人!”——且将此话当作对我青春年代的嘉奖吧。

1987年12月我调离了都安,但勤劳而纯朴的瑶山人民一直跃动在我心中!

 


编辑:审国颂

关注都安热线,传递正能量,唱响好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