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电线价格联盟

“三战”麻怀第一回:只为天堑变通途!

贵州综合广播2019-11-10 10:37:35


邓迎香与村民开凿隧洞


点击下方音频收听


(建议在WIFI环境下收听)


 “一年辛苦半年饭,从春到冬肚无油。”这曾是深处麻山腹地的罗甸县沫阳镇董架社区麻怀村的真实写照。千百年来,层层山峦将这里与世隔绝,村民过着“半碗泥巴半碗饭”的苦日子;如今,这个曾经被烙上“落后”标签的贫困村庄却因为一个人,成为脱贫攻坚战的先锋地,吸引了无数目光。这个人叫邓迎香,是麻怀村的“好媳妇”,是 “麻怀干劲”的主人公。从今天起,《贵州新闻联播》推出系列录音报道《“三战”麻怀——记“最美基层干部”邓迎香》,今天请听第一集:一战麻怀:只为天堑变通途!采制:贵州台记者王兴城、汪汐。


【记者口播山穷水尽疑无路,穿过隧洞又一村。站在麻怀村村前大山的半山腰上,山下回旋起伏的美色尽收眼底。在蜿蜒山路的尽头,一个高约8米,宽约5米的石洞赫然于眼前,这就是麻怀隧道,一个历时12年,消耗上万名劳动力凿出的出山通道。穿过蜿蜒的隧道,麻怀人就走上了这样一条坎坷曲折却一往无前的脱贫之路。



被大山环绕的麻怀村


初春的清晨虽然寒意依旧,一缕难得的阳光却绕过山顶铺洒下来,山间迷雾慢慢被驱开,麻怀村新的一天开始了。这是大山阻隔下的世外桃源,除了“竹林深处有人家”的静谧,这里还有不为人知的眼泪和贫穷。


录音
【邓迎香这个山村就是像那个青蛙坐井观天,抬头只是看见一个天!……



在田里辛勤劳作的麻怀村村民


说话的就是邓迎香,麻怀村翁井组的一个普通农村妇女。26年前,为了爱情,邓迎香独自一人从经济条件较好的外村来到麻怀,嫁给了她的丈夫袁端林。出嫁那天,她的身后没有迎亲送礼的唢呐伴乐,有的只是和着风声的脚步在大山回响。山的另一边,新郎袁端林牵着马儿,在山脚下等着远嫁而来的新娘。当时19岁的邓迎香并不觉得这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有什么不好。尽管进村出村要爬一山下一坡,一走便是两个多小时;尽管坐在马匹上,邓迎香看着巍峨群山也有后悔,但这个地方有她的新郎,便从此是她的家。


录音
【邓迎香去到家里面了晚上就是黑了,没有灯亮了,那个米饭是玉米搓一半,大米搓一半;还有他房子上面那个是玉米秆,一根捆一根的这样遮过去,真的心是有一点灰了。那时候想吃一块肉都很难呀。


昔日的生活,带给麻怀人的,就像耕犁的刨痕,苍劲而深刻。“这不是人住的地方”,所有到过麻怀村的外来者都这样说。石山连片、自然条件极度恶劣、交通极度闭塞,使生活在这里的村民极度贫困。村里大部分60岁以上的老人走得最远的地方就是从家里到田里,用双脚丈量出来的2亩地的距离。村里不通电,照明还是靠传统的煤油灯;村民靠山吃山,可麻怀村山里的石头太多、太硬,寻遍山间也找不出几块平整的土地。“吃愁穿愁睡也愁,脑壳垫个木枕头。”董架社区主任黄勇说,千百年来,麻怀村150多户600人就这样被横亘的大山锁在山涧里,时常环绕在麻怀村上空的薄雾就像一面屏障,任村里的人怎么也冲不出山去。



记者采访村民


录音
【董架社区主任黄勇当时也比较贫困,房子全部是木瓦房;养的猪在外面的可能要10块钱一斤,但是里面的8块,因为从里面买了一头猪杀了要肩挑马驮、要请那个马呢把它运出来,所以自然而然它的价格就要低得多。


本是穷人家出生的邓迎香,并不害怕过穷日子。她始终相信,只要通过双手勤恳劳作,就一定会过上好日子。然而就在她下定决心这样做的时候,大山回应她的却是当头一棒。1993年5月16号深夜,邓迎香两个月大的儿子突发高烧,在莽莽的大山中,孩子还没能等到送进医院,就再也没有醒来。那一刻,邓迎香开始痛恨,痛恨大山的无情和自己的软弱。


录音
【邓迎香两个月,我背到那个种铁皮石斛的大棚那就死掉了。那个不是滋味,真的,最苦的那个!


大山的决绝不仅让邓迎香体会了丧子之痛,也让她看到了山里孩子每天陷在泥巴里的无奈和迷惘。在二女儿和小儿子还在上学时,邓迎香每天天不亮就得招呼两个孩子起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上一个多小时的山路送孩子们上学。那个时候,邓迎香一心巴望着孩子们能好好学习,以后有出息。可是村里却有越来越多的孩子因为路难走、上学晚辍学回家了,原本就因为穷出了名的麻怀村,从此还多了一个“文盲村”的称号。


录音
【邓迎香那时候7岁不能走,只能10岁上学,上到三年级去他就有十三、十四岁了,就不好意思,不愿意上学,所以我们这个地方文盲就太多了。



邓迎香和村民用着最原始的方法打隧洞


穷不可怕,可怕的是一辈子没文化。为了让孩子们能够继续读书,此时的邓迎香比任何时候都要坚定,她决心要向大山开战,打通一条通往外面世界的道路。当时恰好是1999年,国家实施农村电网建设,山高路险的麻怀村,因为电线杆子和变压器运不进村,电网建设就此搁浅。为了通电,村里开会决定顺着村南面的溶洞凿开一条出山隧洞。这一次邓迎香响应最积极,然而凿洞工程比想象中困难得多。



打洞过程中,漆黑的隧洞即使是白天,也需要用蜡烛照明


录音
【邓迎香打到最矮的地方他就是坐在地上,如果头高起来的话就可能碰头,就坐在水上就这样把泥抓,这样捂起来,这个指甲有些都不在了,如果是戴手套,他有些夹那个黄泥在里面,两次就不成用了,所以都是没戴手套这样做。



麻怀隧道简介


在狭窄的隧洞中或跪着、或趴着,一锤一镐徒手开凿。就是用着这样几乎最原始的方式,在2001年农历11月24号,200多米长的隧洞终于被打通,随着一根根水泥电杆从洞内运进村里,从此麻怀村用上了电,也将进出村寨翻山越岭写进了历史。此后的十多年间,麻怀隧道经过十多次整修,从可勉强过人,到通马车、摩托车。隧洞的贯穿,那些潜藏于邓迎香心中的梦想也渐渐明朗。正如飘散在村庄四周的雾蒙,最终被阳光穿透,洒在慵懒的牛羊身上。



村民行走在打通的隧洞中


录音
【邓迎香打这个路就是要小孩上学。现在你看就6岁的小孩可以从这边走路过去上学,走15分钟就到学校了。我的梦想就是没有文化这些人的文化都跟上来了!

(文中部分图片由罗甸县委宣传部提供)


FM94.6
贵州综合广播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友情链接